贵格会/公谊会/教友派的主要错误和危险(劳森,小草译)

作者:史蒂芬·劳森(Steve Lawson) 译者:小草

译注畅销书《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的作者傅士德(Richard Foster)就是贵格会人士。了解贵格会的信仰,就知道不该糊里糊涂地推荐和阅读他的书了

每当上帝打开天上的窗口来祝福她的百姓时,魔鬼就会打开地狱的门来攻击。  每当上帝在做他最伟大的工作时,可以肯定的是,魔鬼就在那里带进牠假冒的宗教。17世纪40年代,当清教徒在威斯敏斯特聚会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差不多就在城市的另一端,魔鬼也在做牠的工作。在同时代,出现了一个极端团体,后来被称为贵格会(Quakers)。 这个激进的教派也被称为公谊会(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也称为教友派)。  他们声称得到了新的启示和预言。这样一来,他们就被带入了极端情感主义和神秘主义的歧途,而这总是偏离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的后果。

他们由一个叫乔治.福克斯(George Fox)的人领导,他们在1652年组织并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贵格会神学的核心是,人可以在圣经之外得到拯救。 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内在之光,这种内在的启示可能使全人类得救。他们称这种内在之光为内住的圣灵( Indwelling Spirit)。 而且他们声称,圣灵甚至也在非信徒里面,当他们作为非信徒聚集在一起时,他们声称他们有圣灵在他们里面。

进到一个贵格会的崇拜里,没有一个按立的牧师,没有人会走上讲台传讲圣经。他们都会像我们一样坐在一个楼里,他们会被鼓励去静思。 当你觉得被激动时,你可以站起来说话,并给其他人的生命提供指导。 女人也被鼓励站起来,向男人们传道。出于对圣灵持续启示的开放和不谨慎的态度,他们被带入各种神秘的经验和怪异的样式里,其中最怪异的就是把裸体当作审判的标志。

而在1654年6月,两位贵格会的女人,Elizabeth Fletcher 和 Elizabeth Levins,来到英国的牛津,为的是把贵格会的信息带到这个大学城里。这两位女人开始向牛津大学的学生团体传道,警告学生,学习知识、把心思放在学术上、和学习圣经都是罪恶的,她们试图说服学生,他们所需要的是圣灵所赐的内在之光。  他们不需要图书馆,不需要教室,不需要教授,上帝会在他们的灵里对他们说话。但没人听他们的。其中一位女人脱掉衣服,半裸着身子在牛津里走来走去,声称这是对那些假冒为善的学生审判的标志。这种怪异的行为,清楚地表明了他们运动中固有的倾向,即高举他们认为的圣灵,但却走入了怪异的非理性、非逻辑的行为模式。

所有这些贵格会滥用的内在之光、新的启示、神秘的直觉、主观的冲动都是不确定的、危险的、无用的、和完全没必要的,必须被拒绝和回避。

— 译自《The Puritan Commitment to Sola Scriptura (Steve Law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