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堡垒:马丁.路德(Lawson)

作者:史蒂文 ‧ 劳森(Steven Lawson)

马丁 · 路德是历史上的巨人。有人认为他是第二个千年中最重要的欧洲人物。他是宗教改革的先驱,是上帝首先用来引发基督教和西方世界变革的人。他是德国宗教改革无可争议的领袖。在教会腐败和叛教盛行的日子里,他是英勇的真理斗士,他强而有力的讲道和著作帮助恢复了纯正的福音。历史上除了耶稣基督(或许还有奥古斯丁)以外,有关于路德的书籍比世上任何其他一个人还要多。

路德出身于勤劳的家庭。他于 1483 年 11 月 10 日出生在德国的一个小镇──艾斯莱本。他的父亲汉斯是一个铜矿工人,他最终通过共同投资的矿山、冶炼厂和其他商业项目获得了一些财富。他的母亲很虔诚,但在宗教上十分迷信。路德是在罗马天主教会严格的纪律下长大的,他勤奋的父亲一心想要把他培养成一名成功的律师。为此,他在艾森纳赫(1498-1501)接受教育,然后在埃尔福特大学攻读哲学,并于 1502 年在那里获得了学士学位,1505 年获得了硕士学位。

路德的人生在 1505 年 7 月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当时他 21 岁。在一场剧烈的雷雨中,他因着落在身旁的雷击而倒在地上。惊恐万分的他向天主教的矿工主保圣人喊道:“ 救命啊,圣安妮,我愿意成为一名修士。” 路德在暴风雨中幸存下来,并兑现了他戏剧性的誓言。两周后,他进入了埃尔福特的奥古斯丁修道院。路德抛弃了自己的学业生涯,他的父亲对此感到十分愤怒,但路德却决心要履行他的誓言。

迷失在自义当中

在修道院里,路德决心要通过好行为来得到上帝的接纳。他写道:“ 我用祷告、禁食、守夜和受冻来折磨自己;光是冰霜就可能要了我的命……。我这样做,除了寻求那本应该注意到我严格遵守修道院秩序和苦修生活的上帝以外,还能寻求什么呢?那时的我经常在做白日梦,并活在真正的偶像崇拜之中,因为当时我不相信基督。只把祂看作是一个坐在彩虹上、严厉而可怕的审判者而已。” 在其他地方,路德回忆说:“ 当我还是个修士的时候,在将近 15 年的时间里,我每天都用献祭来苦待自己,我用禁食、守夜、祈祷和其他非常严格的工作来折磨自己。我热切地试图要靠自己的行为来获得称义。”

1507 年,路德被按立为神父。在他第一次举行弥撒的过程中,当他第一次拿着饼和杯的时候,他被变体(transubstantiation)的想法惊吓住了,几乎晕倒。他坦言说:“ 我当时完全吓呆了,怕得要命。我心想:‘ 我是谁,竟敢向神圣的君王举目或伸手?因为我只不过是尘土和灰烬,满身是罪,却是在对永活且真实的上帝说话。’ ” 恐惧加深了他想要得到上帝接纳的挣扎。

1510 年,路德被派往罗马,在那里他目睹了罗马教会的腐败。他爬上了圣阶,据说是耶稣在彼拉多面前所爬的阶梯。根据传说,这些台阶是从耶路撒冷被移到了罗马;而神父们宣称说跪着爬上这阶梯的人都能得到上帝的赦免。路德照做了,他重复地念主祷文,又亲吻每一个台阶,寻求与上帝和平相处。但当他爬到阶梯的顶端时,他回过头来想:“ 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呢?”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与上帝更亲近。

路德在 1512 年获得了威登堡大学的神学博士学位,并被任命为该校的圣经教授。值得注意的是,路德在接下来的 34 年里一直保持着这个教职,直到 1546 年去世为止。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他:罪人如何能够在圣洁的上帝面前成为义人?

1517 年,一个道明会的旅行商人名叫若望 · 特次勒(John Tetzel),开始在威登堡附近出售赎罪券。这种愚笨的做法是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开始的,目的是为教会筹集资金。平民们可以从教会那里买到一份证书,教会宣称说这些证书可以使死去的亲人从炼狱中解脱出来。罗马从这个骗局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在这次的事件里,赎罪券的收益是为了帮助教皇利奥十世筹款,用以在罗马建造一座新的圣彼得大教堂。

这种可怕的恶习激怒了路德。他决定必须就此事进行公开辩论。1517 年10 月31 日,他把一份关于赎罪券的 95 条论纲钉在了威登堡教堂的大门上。把论纲钉在教堂的门上是当时学术辩论的一种常见做法。路德希望在教职员工中引起一场冷静的讨论,而不是一场群众的革命。但这份论纲的复印件落入了某印刷商的手中,于是《九十五条论纲》在几周内就被印刷出来,并传遍了德国和欧洲。路德一夜之间成了英雄。就这样,宗教改革诞生了!

塔上的经历

当时路德有可能还没有信主。路德在精神上的挣扎,使他不断思想《罗马书》1:17,“ 因为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 义人必因信得生。’ ” 路德曾把上帝的义理解为祂主动的义,祂藉以惩罚罪恶的复仇之义。在这样的认知下,他承认他憎恨上帝的义。但当路德坐在威登堡教堂的塔楼上时,他对这段文字进行了沉思,并绞尽脑汁要明白当中的含义。他写道:

虽然我是一个无可指摘的修士,但我觉得我在上帝面前仍是罪人,良心极度不安。我无法相信祂的愤怒会因为我的苦行而得到平息。是的,我不爱上帝!在私下里,我甚至憎恨这位公义且惩罚罪人的上帝,即使不是亵渎祂,也肯定是对祂大发牢骚;我对上帝发怒说:“ 就好像我们这些可悲且因着原罪而永远迷失的罪人,所遭遇十诫里的每一种患难还不够似的,上帝还要用这福音来增加我们的痛苦,并且用祂的公义和愤怒让福音来威胁我们!” 因此,我带着猛烈的情绪和不安的良心向上帝发怒。尽管如此,我还是念念不忘保罗所写的那段内容,十分热切地想知道圣保罗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最后,借着上帝的怜悯,我昼夜默想,注意到了这句话的上下文,也就是:“ 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如经上所记:‘ 义人必因信得生。’ ” 于是我才开始明白,上帝的义就是义人因着上帝的恩赐(也就是信心)而活。上帝的义是由福音所显明的,而这个义就是满有怜悯的上帝因信心而称我们为义的被动之义,如经上所记:“ 义人必因信得生。” 从此,我觉得自己完全重生了,经过敞开的大门进入了天堂。在那里,整本《圣经》的另一面在我面前展开了。于是我思想脑袋中的所有经文,并在其他的用词中找到了类似的寓意,例如:上帝的工作可以在我们身上成就大事,上帝的能力可以坚固我们,上帝的智慧可以使我们变得聪明,还有上帝的力量、上帝的救赎和上帝的荣耀。

路德信主的时间是有争议的。有些人认为他早在 1508 年就信主了,但路德自己写说他是在 1519 年信主的,也就是在他发表《九十五条论纲》的两年后。总之他信主了,这才是更为重要的。路德意识到救恩是对罪人的恩赐,而不是对义人的奖赏。人得救不是靠自己的好行为,而是靠相信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因此,“ 唯独因信称义 ” 成了宗教改革的中心原则。

抨击教皇的权威

唯独因信称义与罗马天主教因信心和行为成义的教导互相冲突。因此,教皇因路德宣扬 “ 危险的教义 ” 而谴责他,并传唤他到罗马。路德拒绝后,于 1519 年被召到莱比锡,与天主教著名的神学家约翰·埃克进行公开辩论。在这场争论中,路德坚称说教会会议也可能会犯错,而这一点,约翰 · 威克里夫和约翰 · 胡斯也曾提出过。

路德接着说,教皇的权威是近代的发明。他大声疾呼,说这种宗教迷信抵触了尼西亚大公会议和教会历史。更糟糕的是,它抵触了圣经。路德的这一立场,触动了罗马教会的主要神经──教皇的权威。

1520 年夏天,教皇发布了一份用教皇玉玺和红色印章密封的诏书。这份文件一开头就说:“ 主啊,求你起来,施行审判,因为有只野猪侵入了你的葡萄园。” 教皇用这些用词把路德说成是一只肆意破坏的动物。这份文件认定路德教导中的 41 项为异端、可耻或错误的。

因此,路德被给予了 60 天的宽限期,可以选择悔改,否则就要被逐出教会。而路德的回应是公开焚烧教皇的诏书。这无疑是公然挑衅。托马斯 · 林赛写道:“ 对于生活在 20 世纪的我们几乎无法想象,当一个微不足道的修士焚烧教皇诏书的消息传开时,整个德国、甚至整个欧洲是多么的为之振奋。” 尽管路德此举得到了许多人的欢呼,却也成了教会的眼中钉。

沃姆斯国会:路德的立场

1521 年,年轻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召见路德,要他出席德国沃姆斯的沃姆斯国会,以便正式撤回他的言论。这位叛逆的修士所写的书,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展示在他自己眼前。接着,路德被问到是否会撤回书中的教义。第二天,路德用他那段如今非常有名的话回答说:“ 除非有圣经或明显的理由说服我,否则我无法撤回。我不信任教皇或教会会议,因为他们经常出错,也常常互相矛盾,这是众所周知的。我受圣经的束缚,就是我所引用的圣经;上帝的话语约束着我的良心,所以我不能、也不愿撤回任何东西,因为违背良心是既不正确也不安全的。我只能这么做了。这就是我的立场,愿上帝帮助我。” 这段大胆的话就成了宗教改革的战斗口号。

查理五世谴责路德是异端,并下了重金要取他的项上人头。当路德离开沃姆斯时,在判决下达之前,他有 21 天的时间可以安全地前往威登堡。在途中,他的一些支持者担心他的生命安全,于是绑架了他,并把他带到了瓦尔特堡。在那里,他被隐藏了 8 个月,不让公众看到。在这段被隐藏的时间里,路德开始将圣经翻译成德语,即平民的语言。通过这项工作,宗教改革的火焰将更加迅速地蔓延。

1522 年 3 月 10 日,路德在一次布道中解释了宗教改革的日益成功。他怀着对上帝话语的强烈信心,宣称说:“ 我只是教书、传道、写上帝的话语,此外我什么也没做。当我睡觉的时候……上帝的话语大大地减弱了教皇的威权;从来没有一个诸侯或皇帝曾对教皇的威权造成这样的削弱。我什么也没做,上帝的话语却做了一切。” 路德看到,上帝已经使用他作了真理的代言人。宗教改革不是建立在他和他的教义上,而是建立在 “ 唯独圣经 ” 这个永不动摇的基础上。

1525 年,路德与凯瑟琳结婚。这个了不起的女人是一位致力于宗教改革事业的逃亡修女。两人为了结婚,放弃了修道院的誓言。当时路德 42 岁,凯瑟琳 26 岁。他们生了六个孩子。路德有一个极其幸福的家庭生活,缓解了他在事奉上的操劳。

直到生命的最后,路德都一直在处理繁重的工作,包括讲课、传道、教导、写作和辩论。这项改革工作令他在身体和心灵上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每一场战斗损耗着他的身体,使他更加虚弱。他很快就患上了疾病。1537 年,他病倒了,而他的朋友们都担心他会死去。1541 年,他再次重病,这次就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会去世,不过他又一次康复了。但在人生最后的 14 年里,路德一直被各种疾病困扰着,他患有胆结石,甚至一只眼睛失明。

忠贞不渝

1546 年初,路德前往他的家乡艾斯莱本。他在那里传道,然后前往曼斯费尔德。曼斯费尔德伯爵两兄弟曾请他去仲裁一个家庭纠纷。路德非常满意地看到这两个人最终和好了。

那天晚上,路德病倒了。深夜,路德的三个儿子(乔纳斯、马丁和保罗) 以及一些朋友在他身边守候。他们恳切地问他:“ 尊敬的神父,你是否坚持基督和你所宣扬的教义?” 这位改教家明确的地回答说 “ 是的 ” 。1546 年2 月18 日凌晨,他在他婴儿时受洗的那个洗礼盘旁去世。

路德的遗体被运到了威登堡,成千上万的哀悼者在路上排开,教堂的钟声响起。路德被安葬在威登堡教堂的讲台前,正是 29 年前他将他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钉在门上的那座教堂。

他去世后,他的妻子凯瑟琳写到他对基督教世界的持久影响和巨大冲击:“ 谁不会因为失去了像我亲爱的主人这样珍贵的人,而感到悲伤和痛苦呢?他不仅为一座城市或一片土地,而是为整个世界做了伟大的事情。” 她说的没错。路德的声音在他的时代传遍了整个欧洲大陆,并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在全世界回荡。

— 转自林格尼尔网站《真理的堡垒:马丁.路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