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沪之谬:混淆基督教的上帝和中国古人的上帝

作者:小草

有些人很热衷去研究中国文化和基督教的关系,远志明就是个代表人物,他的《老子与圣经》一书企图要说明,老子是传讲神道的先知,而老子写的《道德经》则是来自神道的启示。他还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上帝与中国》。远志明还呼吁更多的人去研究中国文化与基督信仰的关系,他认为这事关中国的福音使命。

2017年9月,赵晓的《香柏领导力》发表了何光沪的《信上帝是最地道的中国信仰》,见下面标题截图。何光2

何光沪是人大宗教学系教授,据介绍,这篇文章是何光沪2015年受北京锡安教会的邀请,进行《中国宗教的反思– 从传统到现代》讲座时的讲稿。

何光沪在这个讲座里说道:

信上帝不是什么崇洋媚外,背叛祖宗,不做中国人,背叛丢弃我们的中国文化。拿些舶来品,拿些外来的洋货充塞自己的脑袋,不是的!信上帝是中国最古老的信仰,是中国最土的信仰,最地道的中国人的信仰,甲骨文时代就有的信仰。现在我们找不到比这更古老的记载,所以最古老的是甲骨文,甲骨文里面记载中国人信仰上帝。

那么何光沪是如何证明中国古人是信仰上帝的呢?他说好几本中国古书里就有上帝了,也记载了中国古人对上帝的敬拜。他还给出了下面这个统计图,来证明中国的五经里多次出现了上帝:

何光3

作为人大宗教学的教授,以这种方式来论证基督教与中国古人信仰是一样的,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按何光沪的逻辑,任何宗教只要所拜的对象叫上帝,那么也可以说是与基督教的信仰是一样的了。

上帝的英文是God, 或者说,中文把God翻译为上帝。在西方,几乎所有的宗教都说他们是信God,按何光沪的论证法,所有信God的宗教信的都是同一位God了,都没有本质的差别了。作为一个宗教学教授,竟然荒谬到如此地步,真是匪夷所思!这么荒唐的讲座还是在北京的锡安堂里讲,还被赵晓所转发,这倒也显露了些问题。

实际上,这种企图证明中国古人所信的上帝或天就是圣经所启示的上帝,究竟有什么必要?难道为了免于被人说是 “崇洋媚外,背叛祖宗,不做中国人,背叛丢弃我们的中国文化”,就得胡说八道一通把中国古人所信的上帝等同于基督教所信的上帝吗?既想不被人责骂,又想信基督教,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主耶稣说,“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太10:22)

基督教和中国古人的信仰是截然不同的,是不可调和在一起的。一旦相信和接受了何光沪的这种谬论,那么基督教就会和中国古人的原始宗教混淆一起,由此产生出来的东西就不是基督教了,而是中国特产的怪胎。

确实的,中国古籍里有上帝这个词语的出现,比如“昊天上帝”,“天帝”,“上天”,这些词表达那在冥冥之中掌管着天地和人类命运的那一位,至于这一位有无位格,还是只是一种能量或力量,中国古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因为当时他们并没有神的启示。经上很清楚地说,“他将他的道指示雅各、将他的律例典章指示以色列。 别国他都没有这样待过。至于他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诗147:19-20)“这样说来、犹太人有甚么长处、割礼有甚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3:1-2)神的律例典章、圣言、启示是交托给以色列人,且只是给他们,别国向来没有知道的。没有神特殊启示的中国古人,也就不可能认识神,他们所拜的上帝并不是启示圣经的这位真神。

之所以在中文里把基督教所信的神称为上帝,那只是翻译的缘故。据说,当时为了如何翻译英文圣经里的God这个词,还发生了纷争。因为中文里并没有专有的词是表达圣经所启示的这位耶和华神。所以,在翻译时,要么音译,要么在现有的中文里找最相近的词。最后,有的中文版本就选择中文里已有的“上帝”这个词来翻译God,而有的则选择用“神”来翻译God,这也导致了有“神版”的圣经和“上帝版”的圣经,这是翻译中存在的问题。

何光沪的荒谬就在于,无视当时翻译中所存在的问题,反而根据翻译时选用了“上帝”,就声称基督教所信的上帝与中国古籍里所指的上帝是同一位。何光沪这种只在翻译的用词上做论证是极其可笑和荒唐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