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燕君想利用杨奉稣与孙宏广之间的关系做什么?

作者:小草

2019年11月,我被龚燕君(慎思明辨)拉到她的“打假群”(护教商议-谦卑学习群)里,在群里没几天,就遇上杨奉稣也在她群里出现。结果我和他很快就因基督的人性是否受造的问题发生了冲突。在争辩的过程中,他态度傲慢野蛮,说我是在传异端。后来,我就整理了一篇文章,把杨奉稣在学历和学位上撒谎和造假的事给揭发出来,就是这篇:《揭林慈信的中华网络圣约学院学员杨奉稣(杨征宇)之虚谎(2019-12-03)》。

杨奉稣看到了我的文章,他就把文章转发到“打假群”里去,并就此给我扣了一堆罪名,要龚女士处理,否则他退群,见下面截图:

5579146D-7E8B-4A85-A43F-D318905B9AAC

过后,龚女士跟我私聊,要我不要再说杨奉稣了,原因之一是,杨奉稣与孙宏广关系不错,而孙宏广在龚女士的眼里是“改革宗的领军人物”。龚女士不想得罪杨奉稣,说留着他会有用处。见下面龚女士当时就杨奉稣的事给我留的语音转换成的文字截图:

487357D1-9560-409F-ABF6-ECC205FC36AB

由于这些文字是从语音直接转换的,加之龚女士的地方口音还是比较重的,所以转换后一些字句错得挺严重,简直是面目全非。前两个转换的文字还是可以看出大致的意思,但在第三个转换文字里,有些就错得比较离谱了,其中 “苏红搞”是孙宏广,“他送过去”是他孙宏广,“牙缝树根送红包” 是杨奉稣和孙宏广。这段话的意思是,“他(杨奉稣)跟那个孙宏广关系蛮好的,他都有来往的,他孙宏广是改革宗的领军人物。所以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说,有些时候我们要利用他们。

从这可见,龚女士的打假哲学就是,可利用的人,就不要去得罪,不要去揭发他们的假,要保留关系。所以,龚女士的所谓打假,可是要看人的,像杨奉稣这种可利用的人,她是不许我在“打假群”里转发我揭发他撒谎造假的文章。

当时龚女士还和某人谈到我和杨奉稣纷争的事,其间还说到杨奉稣,耿伟与孙宏广的关系比较近,有时还有在一起探讨教义、教会等问题,见下面他们的聊天记录截图:

08B79409-A420-433D-8311-835A0503D591

从上面记录可见,与龚女士对话的人指出,杨奉稣是西安大公教会的立场。西安大公教会是什么样的立场呢?请参阅我的文章:《披着宗教外衣以基督教为敌的政客:西安大公教会主教董建林》,这篇文有根有据地指出,西安大公教会的立场是以基督教为敌的立场。那么,孙宏广与西安大公教的人关系蛮好的,还能一起探讨教义和教会问题,这是不是很怪异?请问,真正的基督徒跟以基督教为敌的人在教义和教会的问题上有啥好探讨的?

经上说,“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 (罗16:17)“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 (约二1:10)“弟兄们,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就当远离他。” (帖后3:6)按经上的这些教导,对于异端人士,抵挡基督教真理者,背道者,基督徒都当躲避和远离他们。

龚女士自己说,她原来是在三自,2019年8月初去一改革宗家庭教会,当即就去向“改革宗的领军人物” 孙宏广“报到”了,见下图:

C4C5D981-1996-4BE0-8BEB-75945794BF70

对于杨奉稣这位西安大公教会的撒谎造假人士,龚女士竟然舍不得他退群,还想留着利用他。而孙宏广作为“改革宗的领军人物” 竟然还和西安大公教的人关系蛮好的,他们之间这样的关系究竟说明了什么?孙宏广这样的“改革宗领军人物”要把中国改革宗领到哪里去?

龚女士想利用杨奉稣与孙宏广这位“领军人物”搞好关系,那么她要这个关系做什么?!该不会是想成为“中国改革宗大妈领军人物”,或“中国改革宗打假领军人物”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