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燕君(慎思明辩)花钱买举目(梁慕天)做打手,打的什么假?

作者:小草

举目(也叫梁慕天,微信公号:我要向山举目)是龚燕君“打假队”的核心同工,他主要的功能是写文章,充当龚燕君的打手。2020-01-10,龚燕君直接授意给举目,要他写几篇有力度的文章攻击我。看下面他们的对话截图:
14AC4E22-0E8C-4F8C-86F4-9CE49EC7D2D7
F1887BE6-0AFB-4E6B-8026-DDB315C25669

接受了龚女士的命令的举目,连等一天都没有,就在第二天,也就是2020-01-11,就发表了攻击我的文章《小草的网络攻击考验这基督徒的智商与品德》。可见,举目是多么积极地听从龚女士的话!紧接着,在2020-01-13 和 2020-01-15 又发表了另两篇攻击我的文章。下面就是举目这三篇攻击我的文章的截图:

666067D4-5D4B-4BEC-A228-DA01905998E590969160-3FAF-42D3-BED0-09D84AAC97F2

举目声称要扒下我的面具,不知道他这三篇文章达到效果没?究竟扒下了我什么样的面具?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戴过什么面具?我能有什么面具让举目扒呢?举目写这几篇文章,又赚了多少赏钱呢?就为了些钱,听人使唤,充当别人的打手,值得吗?不觉得卑鄙吗?

如果举目不是龚燕君买来的打手,举目会这么听话和积极地去执行龚女士的命令吗?而且,龚女士为什么就叫他写,而不叫别人写?当然了,他们可能会说,龚女士不是说了吗,因为举目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和我说过话。可为什么是他花不少时间来和我说话?我和他本没有任何私交,甚至因他批陈鸽的事还存在分歧。

2019-11 中旬我被拉进到龚女士的群里,发现举目也在群里。进群没几天,我就在群里公开指责举目,并@举目,他不会不知道我早就对他没好感的吧。下面就是当时我指责举目的一些话截图:

29B20093-55DE-4832-80D2-250661C99D5A
32307738-5B07-46C8-8376-240DCB4679A8

基于我与举目这种关系,要是没有人指使他来找我的话,他会主动因为我揭发沙光的事来找我吗?我相信是不会的。我揭发沙光的事与举目本无关系,只不过龚女士与沙光关系密切。举目来找我时,为了给沙光辩解,给我留了约一个小时的语音,他可真是太费心费时了!在他语音的一开始,他还称我是“宝贝的姊妹”,一个本来就让我反感的人,这样称我,真是让我感觉好肉麻。看下面他给我留的一堆语音里的第一条转化文字后的截图:

gongliang1

但是,在我根本不接受他和龚女士的种种诡辩和威胁之后,再来看梁慕天是怎么侮辱我的。见下面截图:
82D1E920-2D38-4A18-8261-DF59C4EFF64B

这段时间里,我还是我,我没什么改变,至少是在我揭发沙光和反对他和龚女士抵毁陈鸽的事上,我没有任何改变。虽然沙光和龚女士威胁要起诉我(具体的请参阅 《沙光,龚燕君,举目干的是什么勾当:起诉几百万美元赔赏》),但我揭发沙光的文章还在我的网站和博客上,我对她的揭发依然不变。以前我反对举目对陈鸽的抵毁,现在还是反对。但举目却从称我是“宝贝的姊妹”,到一个多月后变成对我人格的侮辱,何等截然不同的两付面孔!

龚女士和举目号称在“打假”,说是要揭发假师傅和异端,可他们却一再地攻击和抵毁陈鸽。不只是举目曾发表了数篇抵毁陈鸽的文章,在“打假群”里,龚女士也是一再地发表抵毁陈鸽的言论。在华人教会里,陈鸽是一位少有的敢讲真话的牧者,他勇敢地揭发假师傅假道,为教会守望。陈鸽与保罗华许同工,担任保罗华许的现场翻译,让很多听不懂英文的华人也可听到华许的讲道。陈鸽的《金牛教》也唤醒了很多原来在金牛教里的人离开金牛教。这几年,陈鸽还担任《中国福音桥》的翻译和讲员。陈鸽为华人教会所作的这一切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陈鸽有什么假?陈鸽岂是异端?龚女士和举目的打假打到陈鸽的身上,这打的是什么假?!

沙光是位撒谎造假者,虽然她的文章很多,但去看看她的那些文章,有几篇不是在炒作和吹嘘她自己?都自我炒作到把她根本就没有的学位,也说成她有。而且,她还曾经声称,如果她吃安眠药死了,那是殉道。连她去三自体系里混个饭碗,还要谎编是神要她去的,把自己粉饰得很神圣的样子。就她这种撒谎和自吹自擂的德性,还敢自诩是耶稣手中的笔,这可是在妄称神的名(可参见《沙光(朱雅楠)是神之笔吗: 贬损上帝,扬言自杀,学位造假》)。沙光这种人才应该是打假的对象。但是,龚女士和举目不仅不打沙光的假,反而是在我揭发沙光的荒谬和造假时,他们还百般地为沙光诡辩,甚至到了和沙光苟合一起来威胁我的地步。如此的护假,与恶与假为伍,还打什么假?!

龚女士给她的所谓核心同工钱财的事已不是什么秘密事了,前不久闹出来的龚女士索回钱财的事,已让不少人看到了龚女士团伙里有着众多的钱财关系(可参阅《龚燕君(慎思明辨)的施舍和索回犹如笼络和抢劫》)。甚至在给举目那些抵毁陈鸽的文章打赏的背后,也有弄虚作假的赏钱作为,具体的可参见《揭龚燕君(慎思明辨)打假队之假:攻击陈鸽之文背后的阴暗》。举目收过多少龚女士的钱或物?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是,龚女士曾经对我说过,举目的老婆有病,要长期吃药,不能工作,云云。

经上说,“定恶人为义的,定义人为恶的,这都为耶和华所憎恶。” (箴17:15)“瞻徇恶人的情面,偏断义人的案件,都为不善。” (箴18:5)“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 (赛5:20)“不可按外貌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 (约7:24)“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明眼人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 (出23:8)“他们因受贿赂,就称恶人为义,将义人的义夺去。”(赛5:23)

龚女士拿钱财贿赂和收编各种人马到她的“打假队”,但她和她的打手瞻徇恶人的情面,颠倒黑白,以善为恶,以恶为善,不按公平断定是非,他们这打的究竟是什么假?!

更多相关文章:
龚燕君的同工刘江长老:以恶为见识不一般、毁谤、恶毒
“打假队”的神学老师刘江长老:抄袭错误的解经忽悠人
“打假队”的打假老师温长老:人品和教义都有问题
晒晒“打假队”龚燕君(慎思明辨)的打手“举目”之假
三自和作协里的沙光(朱雅楠)是哪种虔诚?哪种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