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为何允许这场武汉病毒大灾难?评唐牧的解释

作者:小草

在面临新冠病毒导致的大灾难之际,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灾难?对于这个问题,科学家从生化和流行病的角度在寻求答案,政治家也企图从体制和管理的角度在寻思这个答案,普通的百姓更是有各种的猜测和阴谋论。而对于基督教界,也不乏各种的探寻和解释。比如,唐崇荣牧师在《福音与文化》2020吉隆坡大会上公开说:“他(WY)现在被判坐牢九年,这很可能是冠状病毒在中国爆发的原因。”(见下面视频截图)有的人则说,这场灾难是神要借此呼召中国人认罪悔改,使福音在中国得到复兴。

我不知道这些说出神在这场灾难背后的心意的人,他们的根据何在?他们为何敢这么肯定地、公开地说出他们的解释?虽然,唐牧说的是很可能,但只说出这样一个很可能的原因,说明这是他比较肯定的答案。难道他们得到了神直接的启示?如果不是的话,他们这些的说法,岂不是把个人的猜测归于是神的意思吗?这岂不有冒犯神之嫌?

神是掌管万事万物的,没有什么事的发生会在神的掌控之外,灾难的发生,当然也是在神的掌管之下,是有神的允许。但神为何允许某个特定灾难的发生?若不是神清楚的启示,又有谁能知道呢?经上说,“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做过他的谋士呢?” (罗11:33-34)我们所知的很有限,哪有能力去准确地判断或知道神在一切事上的旨意究竟是什么呢?

大卫说,“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 (诗131:1)对于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们还是应当谦卑地,不要随随便便地信口开河地讲论,虽然那样的讲论会给人造成好像自己更有智慧或更能明白神的心意的样子,但这样的作为却显得颇为狂妄。

唐牧在华人基督教界里是颇有影响力的,他把这次新冠病毒之灾与王yi的被关之事联在一起,他这样的推测我实在不敢认同。王明道坐了二十几年的牢,当时怎么就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发生瘟疫?特别是,王明道和王怡有本质的不同,王明道是为了基督信仰的緣故而坐牢,而王怡并不完全是因为信仰的原因。王怡的问题可参见陈鸽写的这几篇文章:《陈鸽论王怡:一个穿着牧师外袍的律师(2018-3-11)》,《陈鸽论王怡:一个行侠仗义的“牧师”(2018-5-29)》,《陈鸽论王怡:藉神权挑衅政权(2017-12-18)》 。

如果神因为祂的仆人受到不公待遇或迫害而降灾的话,那么更可能的会是在王明道受迫害时降下灾祸,而不会因王怡的事让举国(特别是让武汉和湖北省的百姓)深受这场新冠病毒的苦害。但既使是在王明道遭受长久的迫害之际,神也并没有因此而降瘟疫或灾祸于众多的普通百姓身上。

瘟疫、疾病、死亡、灾难都是与罪有关,如果没有罪,这些都不会发生。我们活在有罪的世上,就难免会有瘟疫、疾病、死亡、灾难这样的事,人类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数次的大瘟疫。圣经也记载了发生在旧约时代的几次瘟疫,但那些瘟疫都是局部性的,要么是只对埃及人,要么是只对以色列民,神也清楚地让以色列人知道祂为什么要降下这样或那样的瘟疫。

十四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在几年时间里夺去了约1/3的欧洲人口,当时整个欧洲都笼罩在瘟疫和死亡的恐怖阴影之下。如果要去追问神为什么允许这场造成数千万人死亡的黑死病,我们能有答案吗?难道是因为欧洲某些人犯的某些罪而遭到神的惩罚吗?这些问题我们没有答案,或者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神允许这么大的灾难临到欧洲。

如今源自武汉的这场新冠病毒瘟疫,已从局部快速地波及到了世界各地,受影响的并不只是武汉人,也不只是中国人。那么,如果说这场瘟疫是神对中国人或中国里某特定人群的罪恶的惩罚的话,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是众多的各个阶层的百姓在这场灾难中承受着病痛和死亡?很少人能完全置身在这场灾难之外,这是一场全国性的灾难,对别国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已不可小观。所以,我不认为新冠病毒的蔓延是出于神要惩罚某类人或某些罪而允许发生的一场灾难。实际上,我们很难确知一场灾难或瘟疫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属灵原因。

每每当人类遭灾时,就会问神,为什么?当约伯遭到极大的苦难时,他不知道天上发生的事,不知道神与撒但的对话,不知道是神允许撒但去攻击他。虽然他知道是示巴人把牲畜掳去,是神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了,是迦勒底人分作三队忽然闯来,把骆驼掳去,是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他儿女的身上,他们就都死了。(参伯1:15-19)但他知道,“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伯1:21)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神要如此待他?

约伯多么想能得到神的解释,所以他说,“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他的台前。我就在他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 (伯23:3-4)最终,神从旋风中回答约伯道,“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 (伯38:1-2)然后,神向约伯提问了许多的问题,并对约伯说,“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你若全知道,只管说吧。” 显然的,神问约伯的这些问题都是约伯不能回答的,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聪明,也不是全知道。最后约伯承认道,“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伯42:3-6)

在面对灾难和痛苦时,愿我们不要用无知的言语使神的旨意暗昧不明,因为我们实在不够聪明,我们也不是全知道。只愿我们对神心存敬畏,为自己的罪懊悔,为神浩大的恩典感恩,相信一切都在神智慧和大能的掌控之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