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性原则要求唯颂诗篇?圣经并无唯颂诗篇的原则(Robert Letham)

作者:Robert Letham(罗伯特·雷瑟姆)

圣经的限定性原则要求敬拜中唯颂诗篇吗?

我认为诗篇应当是教会敬拜中颂唱元素的主干。

诗篇是神对人的话和人对神的回应。诗篇在基督身上应验,基督自己将他恩典的福音以诗篇为基础(路加福音24:44-49)。诗篇内容丰富宽广且有无穷的能力。我几乎总是为我所安排的每次事工选择至少一首诗篇中的赞美诗。

但是,教会敬拜中的颂唱元素应当“唯”由诗篇构成的观点,又是怎样的?

此观点依据的是“圣经限定性原则”的某一应用,在其中,这个原则被拿来表达只有圣经中明确命令的才是允许的。既然没有明确的命令要求颂唱非默示的诗歌,思维发散之,即教会敬拜中必不可包含这样的诗歌。(小草加注:这句的原文是:Since there is no explicit command to sing uninspired songs, the thinking goes, church worship must not include them。意思是:因为没有明确的命令说可以唱非默示的诗歌,所以按照限定性原则,教会敬拜就不应该唱非默示的诗歌。)这种立场如何去区分诗篇和另外两种保罗所命令“当用诗篇、颂词、灵歌彼此对说”(以弗所书5:19)的音乐形式?这三个词或者被理解为对诗篇的三部分的一种参照,或者被理解为一种重名法的表达,即两个或多个的词被用于表示一个东西。

然而,在圣经中何处,我们能找到一个明确的要求说教会必须只做被明确命令的事情?假如圣经要求敬拜之法有明确依据,我们必须假定圣经提出了该原则。在圣经中何处,教会被明确地命令按照诗篇唱赞美诗,并且只能唱诗篇里的赞美诗?那么旧约和新约中的其他赞美诗段落呢?为什么在圣经中在除诗篇以外的其他经卷中也能找到荣耀颂和其他赞美之辞?

我认为,圣经里只不过没有唯颂诗篇的原则,偏好此原则的观点也只是依据某个对限定性原则误导的解释。让我们先审视限定性原则。

澄清限定性原则

为了弄明白限定性原则意味着什么不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先思考威斯敏斯特会议对它的经典阐述,以及这种阐述的历史背景。

威斯敏斯特会议对限定性原则的观点

敬拜的限定性原则见威斯敏斯特信条21:1,其相关部分如下:
但是敬拜这位真上帝,必须要按照祂自己设立的法则,限于祂自己启示的旨意,才可蒙祂悦纳。 所以我们不可按人的想象和道理,撒但的提(建)议,而以任何可见的表象,或其他非圣经所规定的方法来敬拜上帝。

这样的阐述必须依照会议的圣经教义进行评估,在信条1:6中提到,上帝全备的旨意,圣经都明明记载,或是可以用正当且必要的推论,从圣经引申出来。如会议所表述的,限定性原则不能把圣经缩小成一本命令手册,借此敬拜由明确的命令所专门地决定。(小草加注:这句的 原文是:The regulative principle, as expressed by the Assembly, does not reduce the Bible to a command manual whereby worship is to be shaped exclusively by explicit commands. 意思是: 如会议所表述的,限定性原则不能把圣经简化成一本用于界定敬拜的命令手册。也就是说,限定性原则并不是要使敬拜按照明确的命令来定规。

限定性原则的历史背景

英格兰的历史背景极大地影响着会议及其对限定性原则的领会。彼时严苛的规条管理着英格兰教会的敬拜。议会立法规定所有的牧师有义务按照《公祷书》中所写的进行服事。假如一位牧师被某个法庭判为故意违抗,他将失去所有的圣职,并被监禁六个月;若有再犯,则罚以一年的监禁,再而三的违抗,则将被处以终生监禁。假如任何人所写或所言违背此书,在第三次触犯时,他将被剥夺所有的财产并遭终生监禁。

在这种背景下看,威斯敏斯特信条21:1更多是解放而不是限制。将敬拜限定在唯独神的话语的引导上,教会也就不拘于人的规条,不管这些规条是与圣经相违背的还是外加的。强缚之轭已被摘除!(小草加注:这句的原文是:Bound in its worship to the direction of the Word of God alone, the church is freed from the dictates of man, whether these are contrary to the Word or simply additional to it. The yoke of imposition is lifted! 意思是:将敬拜限定在唯独神的话语的引导上,教会就从人所强加的观条下得释放,无论这些人所强加的规条是与圣经相违背的还是外加的。因此,强加之轭已被就此除去!

1643年前改革宗教会的习俗

当信条在21:5中提到歌唱诗篇时,这是在规定什么是需要的,还是在描述当前所践行的?假如是前者,我们如何理解会议用“诗篇”表达的意思?

尼克·尼达姆曾表示会议对“诗篇”的理解要广于大卫的诗篇。在改革宗教会的敬拜中,其他的诗歌通常被接受,尽管诗篇仍然是主要的。他从巴克斯特,慈运理和布林格,加尔文以及法国、德国和荷兰的改革宗教会那里找到了依据。在日内瓦的英国清教徒并不反对在敬拜中颂唱其他圣经经文段落,而斯滕霍尔德和霍普金斯的标准英国圣诗集也包含了相当大数量的非大卫诗歌,并且到1696年已经是最终版本的。而在苏格兰,唯颂诗篇是个规矩,在会议之前苏格兰人使用《荣耀颂》(Gloria patri)。

综上,威斯敏斯特信条对限定性原则的经典阐述,并不将全体的颂唱限于诗篇。而且在那个年代整个欧洲的改革宗教会的敬拜习俗也不是唯颂诗篇。

反对唯颂诗篇的圣经论据

历史回顾既是如此,此处还有两个直接的圣经和神学论据反对唯颂诗篇。

启示的范围

首先,诗篇没有“明确地”反映出三位一体的启示的全部:既没有基督的道成肉身、生命、事工、死亡和复活、升天和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也没有赐圣灵给教会。一个要求敬拜习俗有明确圣经依据的原则,要求这些习俗仅仅隐含涉及圣经启示的中心真理,这是很奇怪的。(小草加注:这句的原文是:It is strange that a principle requiring explicit biblical support for worship practices should require those practices to refer to the central truths of biblical revelation only implicitly。意思是:如果原则是敬拜必须是根据圣经明确教导的,但是实践时却只需参考圣经启示所隐含的,那么,这样的做法是奇怪的。)由此,如果没有别的原因,诗篇不能成为教会敬拜唯一的一道菜。如果已然如此,那将删减教会的敬拜,并且造成其神学的失衡。

唯颂诗篇禁止什么,要求什么?

进一步讲,假如你允许我使用归谬法,请思考唯颂诗篇禁止什么和要求什么。唯颂诗篇禁止教会颂唱“我主耶稣,我心之乐”,“主名至宝”和“圣哉圣哉圣哉,主全能的神”。然而,它明确地命令颂唱“将要被灭的巴比伦城啊,报复你像你待我们的,那人便为有福!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以及诗篇109:6-20中倾泻的咒诅和辱骂。

全然的诗篇仍然要好过全然的赞美诗

所以,总结起来,我认为教会未被要求仅仅颂唱诗篇。然而,假如在唯颂诗篇和当代敬拜诗歌中要做出选择,唯颂诗篇是一个更好不过的选择。

当今的敬拜潮流给了福音派教会偏颇的内容,可怕的音乐,以及往往带来错误的感觉。犹太-基督教诗篇和圣诗的一脉相承已经被循环重复所替代。(小草加注:这句的原文是: The linear nature of Judaeo-Christian psalmody and hymnody has been replaced by cyclical repetition。意思是:犹太基督教诗篇和赞美诗的直线特性已经被循环重复所替代。)相较之下,尽管其主张站不住脚,我可能情愿唯颂诗篇。

注:作者罗伯特·雷瑟姆(Robert Letham)拥有25年长老会教会牧会的经验,他也是威尔士福音神学院系统神学与历史神学的研究主任与资深教授。

转载注:本中译文转自《9Marks:限定性原则要求唯颂诗篇?
英文原文:《Does the Regulative Principle Demand Exclusive Psalmod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