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旭和孙宏广沆瀣一气:撒谎、毁谤、诡辩

作者:小草

前天有位叫闫旭的在微信群里发表了毁谤和诬蔑我的一大段文字,并为孙宏广辩护。根据他文字的开头说,“我们群的孙宏广牧师以前。。”  可知他与孙宏广在一个群里。在他所写的这段文字里,满是荒诞的谎言、毁谤,和诡辩。但这让我见识到了,围在孙宏广身边的闫旭是位什么样的撒谎和造假者。

2020-06-03我发表了《华人改革宗里“猴子称霸王”的乱象》一文。2020-06-06 我在一微信群里看到了有人转发的孙宏广对我这篇文章的回应,看下面部分文字截图: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e5ad991.jpg

2020-06-13 看到了孙宏广的跟班闫旭写的一长段文字,里面谎话连篇。他说,“小草是因为孙牧师推荐的公众号清单有她的仇敌而开始发文攻击孙牧师,孙牧师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因此一直没有回应她。” 之所以我在《华人改革宗里“猴子称霸王”的乱象》一文里提到孙宏广,那是因为他推荐了何奇伟的公号,而何奇伟是华人改革宗乱象的制造者之一,孙宏广这样为何奇伟站台是很不合适的。

孙宏广不知道我是谁?那他2018年对我的攻击是在攻击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小草”?要是这样的话,他是不是有精神病?哪有正常人会在文章里攻击根本不认识的人?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e5ad992-1.png

闫旭还说孙宏广一直没有回应我,那么我上面截图所显示的孙宏广于2020.06.06 写的文字不是他写的吗?难道有人冒他的名写了那段回应?转发那段文字的“小羊”可是清楚地在转发后说,“孙牧刚写的”,而且转发的文字最后也有孙宏广的名字.

只能说,闫旭的“孙牧师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因此一直没有回应她。” 是赤裸裸的谎言,明明有的事,他却可以公然地说没有,何等的无耻!

对于孙宏广在2018年毁谤和攻击我的事,闫旭说道:

孙牧师一篇有关“卫斯理”的文章,里面有个小草,那个人多年以来到处拆毁教会,攻击主内肢体,因此对号入座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攻击孙牧师。其实孙牧师公号里说的那位小草是一位叫“moses”的人,也可能是个男的,孙牧师在自己的神学群里多次说过要提防这个人,但并没有认定她们是一个人。这个小草既然联想到自己,就怒不可遏,失心疯似的连续发文。

闫旭说,孙宏广说的小草是叫“moses”,还说我是自己对号入座。这么说来,孙宏广要说的人是叫moses,但却说成了“小草”。难道是孙宏广以为moses的中文是“小草”?看不懂英文就别乱说啊。还说我看到小草就对号入座,就联想到自己。我这样的联想再不正常,也不会比孙宏广把Moses 与小草联想在一起更不正常吧!当然,我相信这完全是闫旭的诡辩,为了推脱掉孙宏广对我的毁谤,就死皮赖脸地把“小草”赖成Moses,真是不知羞耻!

闫旭又诬蔑我道,“小草和陈远明类似,专门挑选一些胡乱拼凑的“黑材料”,尤其是直接使用“谦顺”的材料,。。。仅仅在网上,专挑一些片段性的信息制造唐牧师的“从商”经历,手法完全没有合法性,令人匪夷所思。”  我给出的有关唐崇怀的所有资料,都清楚地注明了出处,任何人都可去查看。我根本就没有引用任何来自“谦顺”的材料,如果有,为什么不给出证据?唐崇怀做房地产的事是唐崇怀自己说的,出处在我文章里给得清清楚楚的,是出自唐崇怀自己办的神学院的网站,难道神学院发表的材料是我制造出来的?如果神学院的资料没有合法性,那么唐崇怀是神学院的教师可有合法性?可参阅《唐崇怀鲜为人知的一面:地产商人,不按规矩按立牧师

最后闫旭说,“小草原来毁谤孙牧师是自封自圣的,有人提醒她之后发现错了,也不悔改。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又开始怀疑孙牧师的按立合不合法了。这种“顺藤摸瓜”的方式根本是非理性的,只能制造各种冤假错案。” 我的文章里哪里有说孙宏广是自封的?有的话,为什么不截下图来作为证据来指控我呢?而且,我要是那样说了的话,还有什么必要接着写文章说到唐崇怀按立孙宏广是非法的呢?在我2020.06.07的文章《孙宏广用毁谤之法把罪名强加于人》的最后,我还做了如下声明:

最后说明下,网上看到孙宏广被称为改革宗牧师,但我实在不知道他是哪个教会的牧师?也不知道他是哪年被哪些人按立为牧师的?在毫无这些信息的情形下,我真是搞不清他的牧衔是怎么来的?对于我自己无法确认的事,我就不想跟着别人莫名其妙地就认他为牧师。

这不是很清楚吗?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孙宏广的牧衔是怎么来的,要是我知道他是自封的,那就不叫不知道了。在我文章发出后,一些人才告诉我,孙宏广是唐崇怀按立的。也才有了后来我的两篇文章谈到唐崇怀按立孙宏广是否合法的问题。但闫旭竟然不顾这么清楚的事实,捏造没有的事来毁谤和诬蔑我,真正制造各种冤假错案的不正是闫旭自己吗?

经上说,“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 (出20:16)“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 (箴12:22)为了替孙宏广辩护,闫旭做假见证,撒谎,诡辩,或许他这样的作法讨得了孙宏广的喜悦,但却得罪了神,是神所憎恶的。难道孙宏广在闫旭的眼里比神还重要?以致他宁可得罪神,也要讨孙宏广的喜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说,孙宏广的团伙太黑暗了!

因为刘波在他的公号里转发了我的文章,闫旭就说,“小草和刘波沆瀣一气。” 闫旭这种定罪的逻辑是荒诞的。我的文章又没要求必须有我的授权才可转发,我允许也欢迎任何人转发。刘波自己愿意转发我的文章,那是他自己的行为。我为我所写的文章负全责,与刘波和任何人毫无关系。而闫旭写这篇回应,不会没有孙宏广的参予吧,否者闫旭怎么会知道孙宏广所攻击的“小草”是想指向谁呢?可见闫旭是孙宏广的打手,他和孙宏广才真叫是沆瀣一气!

闫旭的全文截图如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