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巴特把创世记当作是非真实历史的传奇(巴特,小草译)

作者:卡尔.巴特(Karl Barth) 译者:小草

译注:首先说明,我翻译卡尔.巴特对圣经创世记所持的非真实历史的观点的论说,不是我赞同他,而是为了揭示他对圣经的不信和否定,是作为批判他的直接证据,证明他是道地的不信圣经、甚至批判圣经的自由派人士。那些宣称巴特是在维护正统的基督教、归回对圣经的尊重的人士是在撒谎!巴特对圣经所持的观点和立场就清楚地证明了,巴特根本不是在维护基督教信仰,更谈不上尊重圣经,而是以主观和不信的态度在批判和抵毁圣经,是在拆毁圣经的权威性。因为,如果圣经的记载有误、不是真实的,而是混杂了非真实的传奇故事在其中的话,我们的信仰就是建立在不可靠的传奇故事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实实在在的真理之上。圣经的绝对权威性和无误性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是不容妥协或否定的。此文直接译自巴特的代表作《Church Dogmatics: The Doctrine of Creation, Volume 3, Part 1》(教会教义学:创造的教义,第三卷,第1部)第79-81页。英文原文的截图附在文后,第81页有划去两段没翻译。

我们说,创造的历史是 “非历史性的”,也就是说,它是一个不能被 “历史性地 “觉察和理解的历史,但它具有所有 “历史 “的样貌,有它自己的历史性实际。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它就不是创造的历史。因此,关于它的叙述就不可能被理解为一种 “历史性的”关系。

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我们是在认真对待这样一个事实,即圣经讲述的创造故事是缺少人的见证。“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约伯记38:4)如果人不能宣布他在哪里,那么显然他也不能从个人的观察和理解中 “历史性地 “宣布上帝立大地根基时发生了什么,或如何发生的。如果没有历史学家,即使因为这个原因(接受他觉察和理解所发生的事情的能力),显然也不可能有 “历史”。

但其次,我们坚持这样一个事实,即圣经中的创造故事的内容具有明确的史前特征;显然是在自然历史之前的意义上来说的。它们自然涉及到一个发生在时间上的事件,但这个事件的出现是所有其他历史的自然的前提。不可能有这样的历史记载,在那里,天、地、海、植物和野兽以及最后的人的第一次出现,也就是说,在那里,它们还没有存在,但会像创世记第1章中大致描述的那样出现,也像在创世记第2章中更简要地描述的那样出现。 只有在自然界存在的实际里发生的事件才是历史。但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处理在自然界不存在和存在的边界上发生的事件。如果有任何关于此类事件发生的描述,它们当然不可能是 “历史”。

第三,我们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在圣经的前面几页,我们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有两个关于创造的不同描述,这些描述在圣经的其他地方被独立地提及,当我们对这些经文进行解释,并试图在创世记的背景里来理解这些经文时,这些创造的描述因此被延伸,但也有部分是相互矛盾的,应该注意到,它们不仅以极大不同的兴趣描述这些事件,而且还以非常不同的方式描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叙述中的每一个都显示出令人头疼的疏忽和不可调和的矛盾。强烈怀疑它们是取自不同的资料来源,这些资料产生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思想方式。出于谨慎思考,肯定就会远离评价和贬低那些与出自不同来源的假设有关的东西,因为这些实在无关乎做出诠释。然而,即使这样做了,即使我们看到两个叙事的共同点,即使我们确定这个共同点无疑是两个叙事中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也不能不看到,两个叙事中可能被认为是 “历史性的 “东西,如果没有其他矛盾的话,并不属于这个共同点,因此,即使有可能从这些叙事中构建 “历史性的 “画面,但实际上我们不可能不对一个或另一个或两者造成损坏。试图对这两种叙述进行 “历史性的 ” 调和的旧式的诠释者并没有太忠于文本上所写的。 文本上所写的,可以说是出自独立的来源,将两种不同的叙述并列在一起以调和 “历史性的 ” 基层是不良的方式。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阅读和解释它,我们只能对它造成损坏。

创造的历史是 “非历史性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 “史前的”历史。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再陷入同样走不通的释经和教义的主张,认为它不是历史,而是对一个非历史的和非时间的实际的伪装。但是我们必须再次在教义和释经的基础上,坚持认为它不是 “历史性的 “历史。不是所有的历史都是 “历史性的”。我们重申,就其与上帝直接的相关性而言,每个历史实际上都是 “非历史性的”,也就是说,它不能被推导和比较,因此不能被觉察和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不再是真正的历史。在它的决定性因素或维度上,在它的方向上最终是重要的和有趣的,所有的历史,作为真正的历史,都是 “非历史性的”。而这一点越是如此,越是明显,这个元素越是占有主导性,与上帝的直接相关性这个维度就越会显现出来。创造的历史只有这个因素。在创造历史里面,造物主和被造物直接相遇。在这个最高的意义上,它是真正的历史,但在这个最高的意义上,它是“非历史性的”,是史前的历史。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它只能成为 “非历史性的”、史前的描述和叙述的对象。

除了 “历史性的 “,一直存在着合理的 “非历史性的 “和史前的历史观,以及 “非历史性的”和史前的传奇(Saga)描绘。

在下面的内容中,我使用传奇(Saga)是在史前的实际的直观和诗意的描绘的意义上而言的,史前的实际是一次性地在时空里出现。传说和轶事应被视为传奇的变质的形式:传说是对具体的人的个性以传奇的形式进行描述,而轶事则是以传奇的形式对这种个性或具体的历史情境进行出乎意料的阐述。如果神话的概念证明是不恰当的,这一点还有待证明,那么很明显,描述圣经的创世史的唯一概念就是传奇。

它实际上包含了大量的传奇(甚至是传说和轶事),这是由于圣经的见证的性质和主题决定的。它也包含 “历史”,但通常带有或多或少的强烈的传奇包装。这对与上帝直接相关性很突出的历史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圣经所叙述的历史一样。另一方面,它也包含大量的带有历史包装的传奇,这也不足为奇,因为迄今为止,它所涉及的大部分事件都发生在至少在原则上 “历史”和 “历史性的叙述 “还是可能的范围里。谨慎地来说,它几乎不包含纯粹的 “历史”,也不包含纯粹的传奇,这两种很少能清楚地被识别出是属于哪一种。这两种元素通常是混合在一起。在圣经里,我们通常必须同时考虑历史和传奇。

附图:《Church Dogmatics: The Doctrine of Creation, Volume 3, Part 1》p 79 – 8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