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在圣经的启示性、命题性、 历史性上的立场(钟马田,小草译)

作者:钟马田 (Martyn LloydJones) 译者:小草

译注:这是钟马田在1971年的国际福音派学生团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会议上,以《What is an Evangelical?》(什么是福音派?)为题发表了三次的讲话,他讲话的内容后来被编辑成书出版,成为他的一本经典之作。

钟马田在50年前就已经深切地为福音派在信仰上的妥协而感到担忧,他当时的讲话对当今的我们还是很好的教导和提醒。钟马田在谈到福音派所相信的具体内容时说,首先是圣经教义,他阐述了一个真正的福音派在这一核心教义方面应该相信什么。本译文只翻译了这一部分。

基本的信仰告白说:“我们相信圣经原文是神所默示和完全可信的,它是我们信仰和行为的最高权威。”我认为仅仅这样说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走得更远。有些人声称赞同这一教义,但我认为,他们的一些言论让人非常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接受这一教义。

在我看来,我们必须更清楚地说明整个启示的概念,只在一个简短的声明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基本的告白说,’神所默示和完全可信的’,但我们必须超越这一点。我们今天必须说明这种启示。我们必须排除这样的概念,也就是,真理是人们通过寻找和思考,或通过哲学的手段而得到的结果。我们必须确定这完全是赐给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彼后1:21),或者,正如保罗不断提醒他的读者,他的福音不是他自己的,”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 。”(加1:12)

我们必须以一种新的和非常明确的方式强调整个启示的概念,并以同样的方式强调默示,表明我们所说的默示并不是指这些人像某些诗人受到”启发 “并瞥见真理那样,而是指他们实际上被圣灵所控制。正如彼得在彼得后书1:21中所写的那样,“被感动”,或者像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16中所说的那样:”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它是 “神所默示的”。这些事情我们必须特别申明。

同样地,我们今天必须申明,我们相信圣经包含命题式的真理。这常常是福音派和伪福音派之间的分界线。我已经注意到,多年以来,开始反对和拒绝命题式真理是人们偏离福音派立场的首要特点之一,就像卡尔.巴特(Karl Barth)那样,他的大多数追随者也还是那样。但我们宣称,在《圣经》中有命题,有以命题方式表述的真理,是有关上帝和祂的存在和祂的属性,以及许多其他事情。我们必须持守命题式真理的部分。

同样地,我们必须特别申明圣经中的超自然因素。我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必须强调,我们是在预告的意义上相信预言。今天的重点是 “预告”。我们承认,我们同意预言是预告。对我来说,圣经独特的默示性的最深刻的论据之一就是预言的真实性,也就是预言的成就。我们必须强调这种超自然现象的特别的彰显。

我们还必须坚持相信,旧约和新约中的神迹在字面意义上的真实性和历史性,因为有些人说他们仍然可以赞同我们关于圣经的默示性和权威性的一般声明,但他们越来越多地否认旧约中许多神迹的历史性,甚至试图用科学或心理学来解释新约中的一些神迹。我们必须坚持这些超自然显现的历史性。

然后,在有关圣经这个标题下要说的是,我们必须相信整本圣经。我们必须相信圣经的历史和教导。在这方面的失败一直是偏离真正的福音派立场的一个标志。今天有一些人说,哦,是的,我们相信圣经,相信它在宗教问题上的最高权威,但是,对于科学的问题我们不会去看圣经;圣经是为了帮助我们的灵魂,为了救赎,为了帮助和指导我们如何过基督徒的生活。他们说,有两个伟大的权威和两种启示的途径:其中一个是圣经,另一个是自然。他们说,这两者是互补的,是平行的,所以圣经是有关你灵魂的事情,但你不要到圣经里去寻找上帝在自然界中对祂自己的其他启示。对此,你要到科学里去找。

这种观点在我看来,它不仅极其危险,而且倾向于破坏我们的整个立场,我们必须强烈地与之抗争。关于目前的这种趋势,有一件事让我相当吃惊,那就是,那些主张它的人似乎认为他们在说一些相当新的东西;但这并不是新的。这正是立敕尔 (Albrecht Ritschl )和他的追随者在一百年前所教导的。他们称之为 “事实判断 “和 “价值判断”。它只是回归到那里去。福音派在1840年代和后来就是这样误入歧途的。这正是它产生的原因。他们的论点是,他们只是为了捍卫福音的真理,对抗这种越来越多的来自自然科学领域的攻击。而这就是他们所采用的方法。他们认为,圣经只关乎 “宗教 “真理,因此,无论科学发现什么,都不能影响这一真理。

当今我们的朋友怀着同样的动机,让我们假设他们的动机是好的和真诚的,正在做完全相同的事情。在我看来,他们这样做与立敕尔的跟随者和其他人走的是同一条路,而且结果总是一样的,即在福音上做出了让步和妥协。我们必须申明,我们相信创世记前面几章和所有其他圣经的历史的历史性。

— 英文原文《Lloyd Jones on Inerranc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