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小草/青草)的真实身份和文章可靠性的一点说明

作者:小草

不时有人指控我一直没有给出真实身份(真名和教会)。特别是一些被我揭发和批判的人,更是会以这为借口,好让人觉得没必要对我所说的认真,因为都不知道我究竟是谁,好像我只是躲在阴暗处放冷箭的。

事实上,我在网上写文章已有十年以上了,在网上我完全就不是匿名隐藏的人,而是很清楚地注明我的青草博客和小草网站,也开放文章的评论和无需注册的留言区,任何读者要给我的文章留评论或留言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我并不是把文章发出去,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更没有不让人质疑或申辩,而是一直对我的文章和我所说的话负完全的责任。

如果对我文章有什么意见,或我说错了什么,完全可以给我指出来,或找我理论。任何读者只要愿意找我,非常容易就能找到我的,这也是很多人可以证明的。我从不躲避读者给我提出的问题,有的愿意跟我成为私下的朋友,或跟我交流更多的事,我一般都是接纳的,也尽量回答他们的问题。有几位基督徒与我在网上认识很多年了,还一直保持着联系,有的还跟我谈很多他们的私事,我也很注意保护他们的隐私,从没出卖对我信任的人。所以,怎么能说我是躲在暗处呢?怎么能说没人知道我是谁呢?要是没人知道我是谁的话,怎么会有人很信任我呢?我要是躲在暗处的话,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人找到呢?不少人都知道我在网上这么多年的历史,我又不是突然冒出来的来历不明的人。

那么,请问,那些要我出示真名和教会名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找我吗?肯定不是,因为这些人绝大多数完全就不愿意找我,甚至很多还把我拉黑了,把我当仇敌地攻击和辱骂。既然都不愿跟我交谈,那他们要我的真名真教会做什么用?想去挖看看有没什么可以拿来作为他们攻击我的把柄吗?还是想找我的牧师告状?

我的文章都公开发在网上,如要找把柄批判我的话,那就去我的文章里好好找就够了。不都是我的文章引起的吗?那就该就事论事,就我的文章论事就够了。事实上,那些攻击和毁谤我的人,根本就没有证据,就可以给我捏造出一堆的罪名来毁谤我,那又何必对我了解更多呢?除了不怀好意之外,还会有什么?如要找我的牧师告状,那我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很多攻击和诬蔑我的人都是蛮不讲理的不良人士,我才不要让我的牧师因为我而遭受到这些蛮不讲理之人的骚扰。

出示真实身份与文章的可靠性有必然的关系吗?那就看是哪类的文章了。如果是纯神学性的文章,那么是谁写的就与文章的水平和纯正性很有关系,著名的、正统的神学家和牧者的文章就有水平和可靠得多,所以这类的文章就非常需要知道作者的真实身份。

但是,对于我所写的一些论证文,比如指证造假和异端的文章,可靠性就在于论据是不是事实。只要文章给出了确切的证据,那么,谁给出的又有什么关系呢?以事实来论证,远比以人格来担保更可靠。更何况我给出的证据都是公开在网络上的,并不需要以我的人格来担保其真实性,是任谁都可以自己去查证的。如果我真的有造过假,或有捏造过没有的事出来抵毁人的话,那些被我错怪或陷害的人,还不早就跳出来揭发和狠批我了吗?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去查我别的什么,直接拿出我造假的证据出来,就足以把我给批臭了。

很多人虽然以真名和一堆看似亮丽的头衔来写文章和说话,但却是满口的谎言和谬论,甚至有的人给出的头衔和学历都是假的,这些人才是最不可靠的骗子!他们用真名撒谎,用真名毁谤,但却也没看到有多少人在乎,因为他们是牧师,是名人,罪都可被轻易地忽视掉而不当回事。难道我没以真名出示的客观证据,就会让真实的、明明白白的证据失去可靠性吗?难道不以真名说诚实话,反而成了有罪的,成了该受谴责的?如果有人持这种逻辑,那只能证明他们连真假、是非、和黑白都分不清,对于这种人,真名或假名又能帮助他们分清什么呢?

近来我也翻译了好些文章,这些译文是我自己看过,觉得挺好的,作者也都是可靠的牧者和神学家,所以就尽我所能的翻译成中文,为了让更多人能从这些文章得些益处和帮助。这类的译文,我都有给出原文的出处,如果有人对比后发现我翻译得不够准确,我一定会谦卑受教给予纠正。英文只是我的第二语言,我也不是英语或翻译专业的,确实不敢担保处处都翻译得准确,只能是按自己现有的水平尽力而为之。

是,小草是我的笔名,青草是我的微信名和博客名,我是以一个基督徒的身份写文章。我的真名属于我的隐私,面对这么凶险的网络,我有保护自己隐私的权利。我写文章所持的原则是,要有根有据,力求符合事实,符合圣经,符合我的信仰立场。如果发现有错,一定纠正,这就是我的原则和承诺。虽然,小草只是个笔名,但我很在乎这个笔名的信誉,不是为了得人的称赞,而是出于一个基督徒该有的诚实,为了守住在神面前的良心,更是为了尽力遵主的诫命和教导:“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 (出20:16)“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 (箴12:22)“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说谎话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诗101:7)“口吐真言,永远坚立;舌说谎话,只存片时。 ” (箴12:19)

写于2021年11月24日

注:如果愿意和我私下交流有关我文章的问题,或者交流基督教信仰,可以加我的微信:GrassinNA2018

附:我(小草/青草)是如何成为基督徒的

我为什么会成为基督徒?从神学上解释,终极原因就是因为神在基督里的拣选,是神赐给基督的子民,而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别的条件或行为。全然是神的救赎之恩和怜悯,使我得以藉着神所赐的信心,靠着主耶稣的十架受死代赎,而成为神的儿女,我自己毫无功劳可言。

我所能说的,只能是神把我从世界里寻回的些微个人经历,而促成这个过程的神的作为,则是我测不透和不可能全然知晓的,我只是亲历其中一些片段,知道其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是出生在基督教背景的家庭里,我的祖母出生在南洋,在她年少时,就随父母移居到国内。祖母成年后,嫁到一牧师家庭里,因此我有一些长辈是基督徒,其中也有数位牧者。

我的母亲是在工作单位里与我父亲相识相爱,他们是很恩爱的夫妻,组建了一个满有亲情和温馨的家庭,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生长。从小我就对圣经故事有所闻,对亲人在信仰上的一些真实经历有所知,我毫不怀疑我的亲人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虽然小时候,我并不清楚福音的真理,对神的认识也很少、很模糊,但是在我有担忧或恐惧时,我会习惯地向神祷告,祈求神的帮助和保守,神一直是我幼小心灵的安慰和帮助。

学生时代,虽然无可避免地被灌输了一些与基督教完全相悖的观念,但奇妙的是,这些观念好像只停留在头脑的知道而已,并没有在实际的生活中对我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或许是当时年幼、单纯,还没有对人生有什么理性的思考,所以学校所教的并没有影响我心里对神的信靠。也可以说,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处在学校的教育和内心对神的相信的冲突之下,只是自己当时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

大学毕业后,我很顺利地在国内有个理想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有很多自己的时间,不再有繁重的学业压力。那段时间,我似乎才长大,才意识到有人生的问题需要面对和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应该怎样渡过自己的一生?这些问题让我非常困惑和迷茫,我究竟该如何活才有意义呢?之前我虽然心里相信神,但以为只是在有难处时才需要来求靠祂,并不清楚神与自己的整个人生有多大的关系。所以,自己一直是糊里糊涂地随着世界的潮流走,所接纳的是世俗的价值观,追求的也是世人看为好的东西,比如,学位,事业,爱情。

后来,借着我亲戚给我的几本简要的福音书,神打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看到自己是个罪人,将来是要面对神的审判,罪的问题不解决的话,结局就是在地狱里,这让我很感恐惧和不安。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不堪,如果自己转眼就死去的话,连归属在哪里都不肯定,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我就向神承认自己的罪,求神赦免,救我脱离地狱的刑罚。那时我清楚经历了生命的彻底翻转。我深知自己软弱不堪,全然无能靠自己来满足神的律法,但神应许祂的恩典是够我用的。

我并不是在人生遭遇到什么特别的难处或困境才开始转去信主的,反而是在我处于人生的顺境时,才被神打开了眼睛,看到了所得的学位、爱情、事业,再怎么光彩亮丽也还是那么的空虚和苍白,是不能真正满足心灵深处的需要。对于人生的终极之问,虽然世间有林林总总的答案,但都是空洞和经不起深入的拷问。一旦想多想深了,又找不到满意的答案,就可能产生幻灭感,自杀也就是可能的选择和结局。反正活着没意义,趁早结束也无不可。否则,活着也只是混日子,迟早也是死。

在大学时,我的床头一直有本圣经,睡前也常翻出来看,但很多都看不明白。信主之后,能渐渐地、更多地明白圣经里所说的,也从中找到了困扰自己的人生问题的答案。人生的意义就在神造人的意义里,在神造人的旨意之外是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意义。人生的价值就是神在自己生命中的旨意得以成就,在神之外,人自己的意愿和追求都是没有永恒的价值,都是转眼成空的。在神的教导里,我的心得满足,不再困惑和迷茫。

我的信主过程可以说是很平凡,平凡到,不曾有人专门来给我认真地传福音,也不曾有人费力地劝我要信主,也平凡到,我是毫无理性上的挣扎,也没有任何质疑,就接受了我所听和所看到的圣经和福音信息,且是当成很宝贵的信息来接受和相信的。反而是在我清楚信主之后,才对基督教信仰进行了很多的反思和追问。这些反思和追问,从没动摇我的信心,而是让我更多地明白神的道,也使我的信心得以建基在神所启示的话语之上。

在我这样平凡无奇的信主经历里,我相信完全是神自己把我寻找和引导回来的。从我幼年起,神就赐我生长在基督教信仰背景的家庭里,赐我从幼年就仰望依靠祂,在祂那里得安慰和帮助,祂也非常真实地让我经历祂在我人生路上的种种作为,否则我的人生之路不会是这样的。到了时候,神就带我认识祂的救恩,教导我更多地认识祂,让我清楚地归向祂,与世界分别开来,神赐我的恩典是我难以数算得尽的。

我清楚信主后不久,就到美国来读研究生。我是在美国的一华人教会受洗的。

前几年我开始听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牧师的讲道,从中得益良多。他的讲道、文章、和书籍纠正了我以往很多不符合圣经的神学观点。几年下来,我现在的神学观和立场是与麦克阿瑟牧师最接近,属于改革宗浸信会的立场。 在改革宗神学方面,我也听史普罗(R C Sproul)牧师的讲道,看他的书籍和文章。

我认为 麦克阿瑟牧师和史普罗牧师对我的神学观点和立场起了最主要的影响作用,他们的敬虔和对神的话语的忠心也影响了我的生命。可以说,他们两位是我最为敬爱的牧者和神学家。

小草姊妹 于美国

2020-09-09

史普罗牧师生前与麦克阿瑟牧师的合影:

就我(小草/青草)的真实身份和文章可靠性的一点说明”的一个响应

  1. Annie说道:

    忘了写有回复通知我了。再留一条。我还蛮想关注你的微信啥的 就wy的问题和你交流一下。感觉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是认识我先生之后才信主的。但一直接触的都是美国基督徒,他们完全不了解中国文化,所以有时候很沮丧。如果你愿意和我聊一聊,欢迎给我邮件 我们可以交换微信啥的。
    祝好!

  2. deborahleung说道:

    小草姊妹您好!我是中国大陆的一个小小姊妹,近一两年看了很多您的文章,非常受益,也转发给很多肢体看过,大家都为有您这样勇敢发声的姊妹感恩!愿主加添您的力量!另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回家特会(home coming)?这个回家运动现在对华人教会影响甚大,但其实里面所传讲的和圣经真理偏差巨大,可以说是另设中保!但中国大陆许许多多家庭教会都跟随这个回家运动,变成对上谄媚对下辖制的奇怪状态……如果您有所了解,有否可能写一些文章分析这个运动呢?

  3. luangp说道:

    “主啊,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我最开始是当作戏论,随便翻翻。后来在生活中感到未来没有希望,突然就想起了这句话。 当时感觉浑身被温暖包裹,之前觉得困苦的事不过如此嘛。

  4. 子凡说道:

    您是否诚恳的跟周小勤老师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是错了,是否可以当面的纠正呢?谁是没有犯过错的呢?谁是完全的呢? 爱主的心是可以做见证的。

  5. 感恩说道:

    小草姊妹,您好!请问评论区提到的关于晓琴姊妹教导的错缪之处在哪里可以看到。疫情这两年我自己在家主要线上听陈鸽老师的教导和安老师教义性的内容,有些时候看您发的护道的文章,和晓琴姊妹关于创世纪的分享,我自己都很受益。
    我看到有肢体在议论,心里有点疑惑,因为我还没有途径看到具体的指正的可能错谬之处的文字,如果有,我自己想做一些查考,有自己的一些分辨。我已提交好友申请,望通过!

  6. 麦子说道:

    你确实也很武断,有时候看了别人的文章,加上自己的理解就去批判,你根本没有和本人交通交流过,这就是论断。

  7. 嘉緋貓说道:

    写东西最重要的是观点是都正确⭕ 和写文章的人没什么关系鸭!有牧师说自己是脖士结果一查不知道哪个野鸡神学院花钱买的学历。
    您指出了真理,有人顽固不化、不愿接受,鸡蛋挑骨头而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