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终将止息(约翰.麦克阿瑟)

作者: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在哥林多前书十三8,保罗有句话很有意思,他话锋一转:「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 译作「止息」的希腊文意思是「衰退」或「被废止」。保罗没有说爱是坚不可摧、不可被丢弃的,只说爱是永恒的 ― 永远可应用,也永远不会过时。

然而,说方言却「终必停止」,哥林多前书十三8所用的希腊文动词(pauō)意思是「永远停止」,暗示当说方言之能停止时,就永远消失了。 这节经文为当代灵恩运动点出一个问题:倘若说方言之能终将止息,是已经发生了?还是将来才会发生?在基督里的灵恩弟兄们坚称,这些恩赐都尚未止息,所以说方言之能消失也是将来的事。但绝大多数非灵恩派都坚持说方言已经止息了,随着使徒时代的过去而消逝。

因着历史、神学和圣经的理由,我相信说方言之能在使徒时代就止息了。而且一旦止息,就是全部都止息了。当代灵恩运动并不代表圣经说方言之能的复兴,而是类似哥林多教会假冒方言,偏离了正道。说方言已经止息,有什么证据没有?

第一,说方言的恩赐是一种异能,具有启示之意。而我们已一再看到,神迹异能和启示的时代已经随着使徒离世而终止了。

新约圣经所记载最后的神迹,约发生于主后 58年,就是在米利大岛上的医治神迹(徒二十八7~10)。从主后 58到96年,当约翰完成启示录的时候,已无神迹的记载了。行异能的恩赐就像说方言和医治一样,仅哥林多前书提及,而那是使徒早期完成的书卷。于晚期完成的两卷书信,以弗所书和罗马书(以颇长的篇幅讨论圣灵的恩赐)都没有提到行异能的恩赐。到那时候,神迹异能已经被视为过去的事(来二 3~4)。使徒的权柄和信息已确立,不需要更多印证了。在第一世纪终了之前,新约圣经的书卷已全部写成,也在众教会间流传,服事的目的消失,启示性的恩赐也就终止了。而当使徒年代随着使徒约翰过世而划上句点,这些印证使徒身分的记号也就无实质意义了(林后十二12)。

第二,如前所述,说方言是为了给不信的以色列人作记号,宣示神将外邦人包容进来的新工作已经展开。如今神将以全地的语言对万国万民说话。障碍全被拆除了!因此说方言的恩赐不仅象征神对一个悖逆民族的咒诅,也象征神对全世界的祝福。

所以,说方言之能是旧约和新约之间过渡期的记号。教会建立后,新的日子在神的百姓眼前展开,神将用所有的语言说话。但是,一旦这过渡期过去,这记号就没有必要了。罗柏岑( O. Palmer Reobertson )将这一点阐释得非常透彻:

说方言恩赐的一大目的,在显示基督教虽始于犹太教的摇篮,却非仅限于犹太人⋯⋯如今过渡期 (旧约和新约之间)已完成,过渡期的记号对于教会生命的价值也就不再了。今天不需要记号来显示神的工作正从以色列一个民族,扩展到万族万民。此项移动已经完成。方言恩赐的功用是作旧约和新约的属神百姓的圣约证据, 就像使徒建立根基的职事一样,都是特别针对过渡期而有。任务既已圆满达成,在神的百姓当中的作用也就停止了。

不但如此,说方言的恩赐是次于其他恩赐的。此恩赐主要是作为证据(林前十四22),用它来造就教会并不恰当,而且很容易被误用来造就自己(十四4)。教会存在的目的是为了造就肢体,不是自我满足或追求个人经验。因此,说方言之能仅限于用在教会内,所以,它从来就不是一个长存不变的恩赐。

历史记载说方言之能确实已经终止了。 再次重申,值得注意的是,说方言之能仅在新约较早完成的书卷中提及。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之后至少写了十二卷书信,却不曾再提及说方言。彼得、雅各布、约翰、犹大也没有提到。说方言之能仅短暂出现在使徒行传和哥林多前书,当时福音的信息才刚刚被传扬开来。但是,一旦教会被建立起来,说方言之能就消失了,终止了。新约后来完成的书卷中,都没有再提到说方言,在后使徒时代,也没有任何人有说方言之能。

罗杰斯(Cleon Rogers)写道:「在使徒教父著作中,从来没有透露、暗示或发现说方言一事,这点很重要。」

屈梭多模和奥古斯丁─ 东方和西方教会最伟大的神学家 ─都认为说方言之能已废止。屈梭多模断言,说方言之能在他那时代早已终止。第四世纪的他形容方言恩赐的运用是隐晦不明的,他承认他连这个恩赐的特性都不确定,他写道:「其隐晦性是由于我们对其关连的事实已无所悉,也由于它们已然终止,昔日曾出现,但如今已不再发生。」

奥古斯丁认为,说方言是适用于使徒时代的一项记号,他写道:

在最早期,「圣灵降临在信徒身上:他们就说起别国的话来」,当时他们还不知道那是「圣灵所赐的口才」。这些记号适用于那时代,是有必要的,为了用各国语言证明圣灵,显示神的福音将透过所有的语言传遍全地。这事的成就是作为证据,如今它已经过去了。如今藉由按手祷告,人就可以领受圣灵,我们还认为他们应该说方言才能证明吗?(对此一修辞上的疑问,显然奥古斯丁期待的是否定的答案)⋯⋯倘若今天不能看到此类神迹而证明圣灵的同在,那么要凭借什么才能知道一个人已经领受圣灵?就让他扪心
自问吧。如果他爱他的弟兄,那么神的灵就是住在他里面了。

奥古斯丁还写道:

弟兄们,那么倘若我们不信他已领受圣灵又如何?他虽已奉基督的名受洗、信靠祂,却没有说万国的方言?我们的心千万不要被这种不信所诱惑⋯⋯为什么现在没有人说起各国的方言呢?因为如今教会本身就在说各国的方言了。从前,教会仅在一个民族当中,就在那个民族中说起各国的话,藉以点出将要临到且要过去的事;借着教会在万国万民中增长,它将说起各国的话来。

在教会历史的前五百年中,声称说方言的只有「孟他努主义者」,而他们是异端(见第3章)。之后一直到十七世纪晚期,基督教圈内才又出现重大的说方言运动。在法国南部的色芬区有一群好战的更正教徒开始发预言、看到异象和说方言。此团体有时被称为「色芬先知」,他们流传给后世的却不是属灵的遗产,而
是政治与军事的活动。而他们的预言绝大部份并未应验,他们是反对天主教的急进派,主张使用武力推翻天主教会,许多人因此被迫害、遭罗马政府处死。

在光谱的另一边则是一群罗马天主教会的忠贞派 ― 约翰逊主义者,他们反对宗教改革者因信称义的教导,在十八世纪的时候此派人士也号称能够说方言。

另一个实行某种说方言形式的团体,是「震颤教派」( Shakers ),他们是美国贵格会的分支,于十八世纪中达到顶盛。该教派创始人李妈妈(Mother Ann Lee )自视为女耶稣基督,号称能够说 72种语言。震颤教派相信性交是罪恶的行为,就算夫妻之间也一样。他们以跳舞和唱歌进入一种出神的状态,而说起方言。

然后是在十九世纪初期,苏格兰长老会牧师艾尔文(Edward Irving )和他的会友也说方言和发预言。艾尔文先知的预言经常互相矛盾,没有应验,而他们的聚会也充满狂放的不当行为。后来他们的先知自己承认预言是虚假的,有人甚至将他们的「才能」归因于邪灵,使得该运动的可信度荡然无存。最后这个团体成了天主教使徒教会,教导许多错误教义并创立十二使徒职事。

所有这些号称方言恩赐彰显的团体,都被归类为异端、狂热教派或非正统教派。与他们同时代的正统信徒依据圣经所作的判断是,这些团体偏离了正道。今天所有关心真理的基督徒,也应该有相同的评断。

因此我们作出结论,从使徒年代的结束,直到二十世纪之初,不曾真实发生过新约的方言恩赐。说方言之能已经终止,一如圣灵所说(林前十三8)。新约学者艾德嘉(Thomas R. Edgar)有以下观察:

既然这些恩赐和记号确实终止了,那么证明灵恩派真实性的责任就落在他们肩上了。长久以来,基督徒一直假定非灵恩派必须提出无可置疑的圣经证据,来证明行异能的神迹恩赐真的终止了。然而,这个证明的担子并不在非灵恩派身上,因历史已经为他们证明了,许多五旬宗信徒也承认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因此,灵恩派必须提出圣经的证据,证明神迹恩赐会在教会年代期间,重新再起,并证明今日现象就是。换言之,他们必须证明他们的经历就是这些将近一千九百年不曾发生的恩赐的再现。

— 转自麦克阿瑟的《Charismatic Chaos》(正视灵恩)一书的第10章《今天还有说灵恩的恩赐吗?》,这部分是出版社允许公开放在网上的,见下面截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