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勤(生命季刊)曲解经文和政治化信仰

作者:小草

周晓勤是生命季刊的重要同工之一,之所以说她是重要同工,因为生命季刊为她开了一个专栏,发表了很多她的文章,如下面截图所示:

周晓勤也是生命季刊主办的2020年福音大会的讲员,见下面视频截图:

生命季刊号称是走家庭教会的路线,长期转载发表了大量的王明道的文章,甚至在微信的公号里把王明道的文章设置为生命季刊的原创文而收打赏。虽然生命季刊给人的感觉是走以王明道为代表的家庭教会路线,但事实真是这样吗?王明道做为基要派,常被一些热衷于文化使命的人批判,说王明道不关心政治,不参与政治。吴主光牧师说,

在历史上,所有福音派和基要派教会,都从来不参与政治的,正如王明道先生所写的一篇著名文章“我们是为了信仰”,明白地表示与政治无关。是故,今天,基督徒中所鼓吹的“政治关怀”行动,实在连累了教会。我们不反对基督徒个人凭基督徒的良心参与政治,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公民的权利,但我们非常反对鼓吹“教会”参与政治,因为这样做,绝不是圣经的教训,更是将教会拖到世俗化的漩涡之中。” (引自《教会应否实行政治关怀》)

对于基督徒关心政治的问题,周晓勤却大肆宣称,“上帝命令基督徒关心政治”,“假如把政治从圣经中除去,圣经就所剩无几了!”见下面她所做的视频《圣经里真不谈政治吗?》的截图:

周晓勤说,圣经里处处都是政治事件,以致于在她看来,如果把政治从圣经中除去,圣经就所剩无几了。换言之,以她的这种看法,圣经差不多就是一本记载以色列民族的一系列政治事件的书籍了。这无异于是把属灵的事件世俗化,政治化。事实上,圣经记载的以色列民的历史,是神救赎的历史,是属灵的事件,而非属世的政治事件。

我就很好奇,不知周晓勤会怎么看待王明道对政治的不关心?难道王明道讲道不讲政治,是因为特别注意回避大量的经文,而只挑无关政治的一小部分经文来讲吗?难道王明道为了信仰,而不参与政治,是不听神的命令吗?生命季刊一边特别地推崇王明道,一边又用周晓勤这种曲解圣经来为她对政治的热衷和政治化信仰背书,真是令人费解。

我说周晓勤曲解圣经是有根据的,她把经文申6:9 作为神命令基督徒要参与政治的根据。在她的发表在生命季刊的《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读申命记六章4-9节有感》一文里,她对这节经文的解释如下:

把上帝“所吩咐你的话”写在“你的城门上”,就是基督徒要用信仰去影响政府,政客及政治。“写在你的城门上”是积极主动的行动,不是消极被动的应付。基督徒关心影响政治的目的,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光宗耀祖,牟取任何私利,而是为了在更大的平台上见证上帝的作为,荣耀上帝的名,履行在地上做盐作光的职责。
孙中山的基督信仰,引导他革命的方向,供给他孜孜不倦,奋不顾身的动力。他弥留之际留下遗言:“我是一个基督徒,受上帝之命,来与罪恶之魔宣战,我死了,也要人知道我是一个基督徒。”他是近代中国史上被海内外华人公认的最无私的政治家。
” (原文截图附在文后)

在周晓勤的《圣经里真不谈政治吗?》的视频里,她也是明确地说,基督徒必须积极主动地影响政府政权政策,并声称这是命令,见下面视频截图:

把申6:9解释为用信仰积极主动地去影响政府、政客、及政治,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我查看了几个不同的解经书,从没看到有周晓勤这样的解释。

正如吴主光牧师所说的,基督徒个人可以凭着良心去关心和参与政治。所以,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是个处境化的问题。如果一个基督徒从政,对政府的立法或执法有一定的影响力的话,那么,他当然可以尽他所能的去影响政府的政治。但如果把这上升为上帝对所有基督徒的命令,那就是在假冒神的名来歪曲圣经。

在王明道那个时代,连教会都是不允许的,只能悄悄在家里聚会,那么,当时的基督徒还怎么能积极主动去影响政府和政治?再比如,在一些基督教受到严厉打击和迫害的地方,比如一些伊斯兰国家,有时叛教就会被处以死刑,或是被驱逐出家族和社群,在这样的处境下,基督徒还怎么积极主动去影响政府和政治?叫他们积极主动去影响政治,岂不等于叫他们主动去送死吗?

现在回到申6:9这节经文,看上下文,申6:4-9

以色列阿,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
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
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
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
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

很显然的,这几节经文是神对刚刚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所发出的训词。当时神刚刚给以色民颁布了律法,摩西要以色列人学习并遵行,“摩西将以色列众人召了来,对他们说,以色列人哪,我今日晓谕你们的律例典章,你们要听,可以学习,谨守遵行。”(申5:1)

在当时,以色列民并不是人人都有经卷可阅读的,那么神赐给他们的律法和典章怎么学习和记住呢?那就是靠这几节经文所说的,要记在心上,要随时随地谈论,要系在手上,戴在额上,也要写在门框上,并在城门上。如此这样,神的教训就不容易被忘记,而是处处可见,随时被提醒。

为什么要写在城门上呢?因为旧约时代的城门是民众公共活动的地方,比如,商业交易,传扬消息,教导百姓,判决事件常是在城门进行的,城门也是一个城的军事要塞,得着了城门相当于得着了这个城。所以,把神的律法写在城门上,就是要以色列在交易、教导、审判、军事,等等方面都要遵行神的律法。

能否把神对以色列民的要求应用到当今对世俗政府的要求上呢?当然是不能的,因为以色列是神的选民,以色列国是神权统治的国家,所以当然是要遵从神的律法。但是,现在世上的国家都不是神权统治的国家,而是世俗的政权管制的国家。把神的律法写到世俗的政府的大门上,要求世俗的政府和世人遵行神的律法,行得通吗?肯定是行不通的,更何况这也不是圣经所教导的。

钟马田(David Martyn Lloyd-Jones,1899-1981,20世纪英语世界中最杰出的传道人之一)说,

教会的存在不是为了改革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根本无法被改革。教会的职责是传福音,将神救恩的福音传讲给那些被罪弄瞎了心眼、被魔鬼所束缚、辖制的人听。一旦教会开始关心政治、经济的琐碎事务,她就偏离了传福音的首要责任。

把旧约时代神要求以色列把律法写在城门上,解释为是要求基督徒主动去影响世俗政治和政府,完全是误解和误用了经文。遗憾的是,这位生命季刊的重要同工周晓勤,自己误解了经文还要误用到定罪不关心政治的基督徒是在违背神的命令。

最后顺便指出,周晓勤说孙中山是基督徒,但这极可能是个谣言。因为,宋庆龄在1966年4月13日写给爱泼斯坦的信里说道,“孙中山明确地告诉我,他从来不信什么上帝,他也不相信传教士。” 此信在《蒋介石:一个力行者的精神世界》一书第375页被提到和被引用。如果孙中山真是基督徒的话,他又怎么会对宋庆龄说,他从来不信什么上帝呢?而且孙中山的妻子和情人一堆,这样的人会是基督徒?难道关心政治和参与政治,虽在生活上淫乱不堪,也会是基督徒?这种判断基督徒的标准实在与圣经的教导严重不符!

附图:截自周晓勤的《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读申命记六章4-9节有感

周晓勤(生命季刊)曲解经文和政治化信仰”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