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上帝允许战争?(钟马田,小草译)

作者: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 )译者:小草

上帝允许战争是一个事实。为什么祂允许呢?圣经中对这个问题的正面处理是什么?这个特定的议题,并不是一个特别交代的问题,而是将某些明确教导的基本原则应用于此。

(1)首先,我们必须考虑我们可以称之为符合圣经的战争观。这不是说战争本身是罪,而是说战争是罪的后果;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说战争是罪的表现之一。事实上,从神学的角度来看,这种区别并不重要,因为争议仍然是一样的。圣经将战争追溯到其最终和终极的原因。诚然,它并没有完全忽视各种政治、社会、经济和心理因素,这些因素已经有很多人提出来了。但根据圣经的教导,这些东西不过是直接原因,是被使用的真实媒介,事情本身要深刻得多。

正如雅各提醒我们的那样,战争的最终原因是情欲和欲望;这种因罪而产生的不安定是我们的一部分;是对我们无法正当地获得的东西的渴望。它以多种方式显示出来,既在个人生活中,也在国家生活中。它是盗窃和抢劫、妒忌和眼红、骄傲和仇恨、不忠和离婚的根源。同样,它也导致了个人间的争吵和冲突,以及国家之间的战争。圣经没有像我们在思考时所倾向的那样,把战争孤立起来,好像它是单独的、独特的、截然不同的东西。它只是罪的表现之一,是罪的后果之一。也许规模更大,形式更可怕,但从本质上讲,战争与罪的其它影响和后果完全一样。

但有人可能会争辩说,由于战争中涉及到生命的损失,所以一定有本质的区别。对此的回应是,虽然圣经视生命为神圣,并禁止我们仅仅为了满足欲望或报复而夺取生命,但它同时也教导我们,从上帝的角度来看,灵魂的重要性远远超过身体的生命。上帝关心的不是我们的生命应该在地球上保持和延长多少年,而是我们应该与祂有正确的关系,并能活出荣耀祂圣名的生活。我们对时间和年限如此重视,以至于我们倾向于忘记最终重要的是生命的质量。

战争是罪的后果和影响,与罪的所有其它影响和后果完全相同。罪总是导致苦难、残酷和耻辱,无论是以静静的方式还是以触目惊心的方式。当这一原则以大量或大规模的方式表现出来时,我们往往会变得关切。我们忽略或者没有看到它的真正本质,这才是真正重要的。因此,要求上帝禁止战争或防止战争,就是要求祂禁止罪的特定后果之一。或者,如果我们认为战争本身就是实际的罪,那就是要求上帝禁止一种特殊的罪。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在这样的请求中,有自私和对上帝的侮辱。因为这种特殊形式的罪,或罪的后果,对我们来说是特别痛苦和艰难的,所以我们请求神禁止它。我们根本不关心上帝的圣洁,也不关心罪本身。否则的话,我们会要求祂禁止所有的罪,限制所有的不公行为。我们会要求祂禁止醉酒、赌博、不道德和恶习、违背安息日,以及所有其它各种人们喜欢的罪。

但是,如果有人冒然提出这样的建议,就会立即遭到以自由的名义提出的响亮而强烈的抗议。我们为我们的自由意志而自豪,反感任何关于上帝应该以任何方式干预我们的自由意志的建议或教导。然而,当我们发现行使这种自由的结果,是面临着战争的恐怖、麻烦和苦难时,我们就像乖戾的孩子一样,大声抗议,愤恨地抱怨上帝,因为祂没有使用祂的大能,强行阻止战争!上帝以祂无限和永恒的智慧,决定不禁止罪,也不完全限制罪的后果。战争不是一个孤立的、有别的属灵的和宗教的问题。战争只是罪的一个巨大的核心问题的一个部分和一种表现。

(2)但圣经的教导超越了这一点,并给出了更积极的理由来解释上帝允许战争的事实。我们只需将它们列出来。

(a)很明显,上帝允许战争,是为了让人遭受他们的罪的惩罚。这就是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 所表达的一条基本原则。惩罚并不是完全推迟到下一个世界。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为我们的罪遭受一些惩罚。这一点在以色列民的故事中一次又一次地显示得如此清楚!他们不顺从上帝,藐视祂的神圣法律。有一段时间,一切都很好。但后来他们开始受苦。上帝撤回了对他们的保护,他们在敌人的摆布之下,敌人攻击他们,抢夺他们。事实上,在一开始,人类所犯的第一个罪和过犯的结果,就是遭到上帝所定规的惩罚。上帝说:”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罪的每一个痛苦的后果都是对罪的惩罚的一部分。但有人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并问:”但为什么无辜的人受苦?” 这里无法给出完整的答案,但从本质上讲,它有两个方面。首先,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并不存在无辜的人,我们都是有罪的。但进一步说,我们显然不仅要遭受我们个人罪孽的报应,还要遭受整个人类罪孽的报应;在较小的范围内,还要遭受我们特定的国家或群体的罪孽的报应。我们既是个人,又是国家和整个人类的成员。福音拯救了作为个人的我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再是国家的成员,或不再是整个人类的一部分和组成部分。我们与其他人共享同样的阳光和雨露,我们暴露在同样的疾病中。我们受到同样的历炼,如工业萧条和其他不快乐的原因,包括战争。因此,无辜的人可能不得不为他们没有直接责任的罪孽遭受到部分的惩罚。

(b)看起来清楚的是,上帝允许战争,是为了让人们通过战争,比以前更清楚地看到什么是真正的罪。在和平时期,我们倾向于轻视罪,并对人性持有乐观的看法。战争揭示了人和人性中的可能性。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破了对人的乐观看法,这种看法在很多人心目中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并揭示了人性里一些基本的罪性。在危机和战争时期,没有时间进行肤浅的概括,也没有时间进行美好的、乐观的理想主义。它迫使我们审视生活的根基。它使我们面对直接的问题,即究竟是人性中的什么导致了这种灾难。答案并不能只从某些人的行为中找到。它是人的内心深处的东西,在所有的人的心中。它是存在于人心中的自私、仇恨、猜疑、嫉妒、苦毒,和恶意,并在个人生命和社会关系中表现出来,在国家和国际范围内表现出来。

在个人领域,我们倾向于为它们做解释和开脱。但在更大的范围内,它们变得更加明显。人在他的骄傲和愚蠢中拒绝听从福音中关于罪的教导。他拒绝参加敬拜,拒绝神的话语的教导。他拒绝福音的恩典和爱的赐予。他认为他了解自己,并认为他有能力在没有神的情况下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在和平时期,他拒绝认识和学习福音的东西,上帝通过允许战争向他揭示,他的真实本性和他的罪的结果。人拒绝接受用爱所给予的,常常会接受通过苦难的方式来给予。

(c)而这一切又导致了最后的目的,即引导我们回到上帝身边。就像浪子一样,当我们失去了一切,遭受了严重的痛苦,处于悲惨和痛苦的状态,看到我们的愚昧和愚蠢,我们会想到上帝,甚至像浪子想到他的父亲和他的家一样。在旧约中,没有一个词比 “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 “这样的描述更频繁地出现在以色列民身上。他们对上帝的美善视而不见;他们对上帝的慈爱和恩典的呼唤充耳不闻;但在他们的痛苦中,他们想起了上帝,并转向祂。我们仍然是一样的。只有当我们受苦,看到我们的愚蠢,以及人的一无所有和无助时,我们才会转向上帝,依靠祂。

事实上,当我思考人性和人的生命时,令我惊讶的不是上帝允许战争,而是上帝的耐心和长期的忍耐。”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祂忍受以色列民几个世纪的邪恶和罪恶的行为;现在,近两千年来,祂耐心地忍受着这个基本上是在拒绝和排斥祂的爱的世界,甚至拒绝和排斥祂的独生爱子。

需要问的问题不是 “为什么上帝允许战争?”而是 “为什么上帝没有让世界在其不义和罪恶中完全毁灭自己?为什么祂为邪恶和罪恶设定了一个限度,以及一个他们不能超越的界限?” 上帝对这个罪恶的世界的忍耐是多么的奇异:祂的爱是多么的奇妙!祂把祂的爱子差遣到我们这个世界,为我们而死,为拯救我们;由于人不能也不愿看到这一点,祂允许诸如战争这样的事情来责备和惩罚我们,来教导我们,使我们知罪;而且最重要的是,呼召我们悔改,接受祂的恩典。

因此,我们的关键问题不是问:”为什么上帝允许战争?” 我们的问题是确保我们吸取教训,并在上帝面前为我们自己心中的罪和整个人类的罪悔改,是这些罪导致了战争的结果。愿上帝赐予我们理解和真正悔改的心灵,为了祂的名的緣故。

— 译自《Why does God allow war by Martyn Lloyd-Jone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