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向巴力屈膝、不与巴力亲嘴的七千人(周子坚)

作者:周子坚

「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19:18)

当北国亚哈作王的时候,以色列在道德及属灵上正处於极度黑暗及混乱的光景中。亚哈王固然是任意妄为,恶名昭彰,而王后耶洗別更是带动全国上下一同离弃真神,膜拜偶像。他们所拜的最少也有两个偶像,包括巴力及亚舍拉。那时事奉偶像的先如人数一定不少,因为以利亚要求亚哈招聚那些先知上迦密山,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能聚集了八百多人。相反,耶和华的先知的人数却少得可怜,圣经只记载俄巴底隐藏了耶和华先知一百人。当然全国中耶和华先知可能不止这一百人,但其余的先知应该不会太多了,因为似乎俄巴底已尽力保护所有耶和华的先知。无论如何,相比之下,巴力及亚舍拉的先知的人数、地位、势力都比耶和华的先知高出很多。

就在这个黑暗恶劣的情况中,神兴起了祂一个大能的仆人——以利亚。圣经没有详细的交代以利亚的背景及出身,只记述他寄居在基列。神这个安排给我们很大的安慰及鼓励。尽管在我们当中有人的背景及出身都不值一提,亦未曾受过甚么所谓「正规」的神学训练,神一样会按著祂的旨意拣选人来服侍祂。以利亚先知满有神的能力,在迦密山独自与四百五十个假先知决战。结果以利亚大获全胜,在众目睽睽之下,力证耶和华才是真神,并下令将这班假先知立即处决。

但教人难过的是,虽然以利亚这样得胜假先如,大部分以色列的臣民都没有悔改归向耶和华的心,王后还发誓要把以利亚杀掉。以利亚看见这个光景,不禁灰心软弱起来,急忙逃命。以利亚甚至软弱到一个地步,不想再活下去,遂向耶和华求死。事实上,以利亚有这个求死的心意,并不是绝对没有理由的。他心里或会这样想:神呼召我到以色列国与假先知争战,目的不过是为了叫以色列人知道谁是真神,谁是假神,叫他们得以悔改回转。可是我这样拼命地为主作工,换来的却是刚硬的拒绝及无情的追杀。迦密山之战无功而退,全无果效,白费心血,怎不叫人灰心丧志?不单对自己灰心,就是对神的计划也灰心了。神藉我作这么明显的见证,显出这么大的能力,尚且不能发挥甚么功用及得着甚么果效,以后再作甚么也必定徒劳无功了。既然神的旨意实在难以达成,而我也再没有信心及方法叫以色列人回转,那我继续生存有何意义呢?不如早一点死去算了!

我认为以利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但他确实是错了。他错误地以为神的工作已经失败了。表面看来好像真是如此,因为绝大部分以色列人并没有悔改,但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是绝对不会落空的。按著神的预知来说,其实祂一早已经知道绝大部分以色列人不会悔改,祂甚至知道以色列因他们所犯的罪,早晚要亡国。那么神为甚么还叫以利亚上迦密山与巴力先知争战呢?答案是,无论人听从不听从,悔改不悔改,神必定要有人为祂作见证!人接受神的见证,神固然是得着荣耀,因为神得着这些人,他们也因此而蒙福。但即使人不接受祂的见证,神一样会得荣耀,因为神要在这些不顺从的人身上彰显祂的公义。所以以利亚根本不需要为没有果效而灰心,因为他著实已经为神作了见证,有没有果效不是最重要的事,果效永远是出于神,神自有安排。神绝对能在人以为没有果效的光景中得着荣耀。

然而,有一件很宝贵的事,就是神不是单单呼召以利亚一人作祂的见证,祂在安慰求死的以利亚时,透露了祂为了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19:18)。让我们稍为看看这「七千人」是怎样的人:

这七千人是名无名无姓的人,圣经并没有记载他们的名字。他们不像大卫的三十个勇士,其名字两次清楚的被记录在圣经中,给后人记念。
这七千人是以色列中少数的人。当时以色列国的人口也该超过百万,七千人在比例上是极少的。在这么多人背道犯罪的环境中站立得住,绝对不是容易的事。他们所受的群众影响及压力可想而之。
这七千人大部分不是所谓的神的工人,意思乃是说,他们大部分都不是耶和华的先知。当然七千人可能包括了神的先知,但俄巴底隐藏了的先知只不过是一百人。这些人只是我们今日所说的「平信徒」而已。
这七千人似乎并没有为神作过甚么显赫的工,圣经只提及他们「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与巴力亲嘴而已。当然这七千人不一定不愿意为神说话及作工,但在那个时代的环境中,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及条件这样作。他们只能作的,只是不向巴力屈膝,不与巴力亲嘴。这个做法看似消极及容易,其实他们为了作这个见证,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是将生命置之度外。
这七千人是隐藏的。以利亚在以色列国中作先知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有这七千人的存在,直到神告诉他才恍然大悟!这七千人的隐藏当然是环境的迫使,他们不便高调张扬,以免遭杀身之祸。但神也公开承认这个见证,也重视这个见证。
这七千人的见证在神面前是显明及被记念的。请问这些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与巴力亲嘴的人既然是隐藏的,神怎知道有七千人?全知全能的神当然知道,因为神看透所有人的心,认识每一个属祂的人。这七千人一早已经在神心中,神在当时记念他们,直至在新约时代,神也未曾忘记他们的见证。在〈罗马书11:4〉,保罗引用旧约说:「神的回话是怎么说的呢?祂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我们相信不变的神在永世里仍会一直记念这七千人隐藏的见证!

弟兄姊妹,我们现在身处的时代,与当时的以色列国相当相似。世界社会的风气越来越黑暗及败坏,人的罪恶及私慾越来越失去控制。可叹连称为基督徒的,也受到许多出于仇敌的错谬道理所影响,背弃神的心意。许多教会及神学院受到灵恩神学、新神学、新福音主义、哲学、心理学等等不合圣经的道理侵袭,不但令教会及神学院世俗化,甚至连一些非常重要的教义如罪观、救恩观及世界观都变了质。试问连这些重要的教义都出了问题,他们所传的福音到底是否真正能救人的福音呢?但最令人最难过的,就是一些信仰纯正的教会,当中也有一些信徒受这些歪风影响,竟对教会一向保守敬虔的路线产生厌恶,视之为律法主义,并渴望走一条与世界妥协、令肉体舒畅的阔路。然而,当他们所走的路受到阻碍,便离开教会,令教会受伤。在这个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整个基督教渐渐地走向圣经所预言的离道反教的光景,情况令人担心。

许多基督徒身处以上这些环境当中,很容易会像以利亚一般灰心丧志,有的甚至对神的计划能否完成也失去信心。他们亲眼看到,神在不太久之前也曾兴起好像以利亚般有能力的工人,竭力地为主争战及作工,但他们亦未曾完全改变某些局面。随着这些宝贵的工人一个一个的离去,他们的心就更加低沉及无望。他们想,既然这些工人生前也不能力挽狂澜,突破困局,在他们离去之后,我们还能作甚么呢?我们人数既少,又不是有甚么特別的教会工人,亦没有突出的恩赐及能力,就是想在教会中分享,也是有口难言,不得要领。眼看神的工作就这样日渐衰微下去,自己又无能为力,心里实在悲痛莫名。然而,弟兄姊妹们,请你们不要灰心,神的工作绝不会失败,神的见证仍然存在,而你就是其中一位神的见证人。你就是那七千人的一员。你可能自觉无力为主作甚么,神应许不将別的担子加给你,祂只要你守着你的地位,「未曾」向世界屈膝,「未曾」与仇敌亲嘴的,你已是神的见证了:「至於你们推雅推喇其余的人,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我告诉你们,我不将別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但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启2:24-25)。弟兄姊妹,请你们想想,神竟然愿意用我们这些软弱无力,卑微渺小的人去为祂的名站立,神是何等看重及怜悯我们。感谢神,祂不轻看这「七千人」,祂用得着这「七千人」的见证,祂也会永远记念这「七千人」为祂所持守的。我们绝对没有原因灰心丧志,反而应该充满盼望及感恩。

万事都是按著神的计划发生,一切都是照着神的时间表进行。以利亚被接走后,神便呼召以利沙出来为祂继续作见证。坦白说,笔者一直都极度渴望神在接去这代的以利亚后,赶快兴起一些「有加倍的灵」的以利沙来,因为现在的属灵光景实在极为黑暗,极需要有一些强而有力的声音为真理宣扬,叫属神的人不要再迷糊下去。但神以祂无穷的智慧,既喜悅暂时不这样作,必然有祂的美意,可能就是想给我们这些软弱低微的「七千人」机会,尽力地发光,从我们这些「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祂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这是神极大的智慧及恩典!

弟兄姊妹啊,我们要为主坚守下去,绝对不能向巴力屈膝,与巴力亲嘴,亦不要因眼前所见的环境灰心。神的时间快到了。祂要为自己的名兴起真正合祂心意的工人及建立真正荣耀神的工作。但在这段「密云黑暗的日子」中,让我们坚守这「七千人」的地位,亦要感谢神给我们作这「七千人」的恩典。最后,愿主的话再一次的激励我们:

「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6:9)。

— 转自《七千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