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长期与浸信会牧师合作,是何奇伟定义的非正统人士

作者:小草

何奇伟长期发表一些激烈攻击和抹黑浸信会的言论,他把浸信会当做是重洗派和异端,以致浸信会的司布真、麦克阿瑟牧师(John MacArthur)这样的神的忠仆都遭到他的辱骂和毁谤,可参阅我的旧文:《与撒谎和满嘴污言秽语的何奇伟为伍是无视和违背圣经的教导

虽然,何奇伟的恶言恶行是赤裸裸的,也是很多人都明明知道和亲自目睹的,但他还是吸引了好些人追捧他,把他当老师。当然,这是个黑白颠倒,真假不分的乱世,有些人是糊涂,有些人本性就是喜爱谎言。就如神对以赛亚先知所说的,“因为他们是悖逆的百姓,说谎的儿女,不肯听从耶和华训诲的儿女。他们对先见说,不要望见不吉利的事,对先知说,不要向我们讲正直的话,要向我们说柔和的话,言虚幻的事。” (赛30:9-10) 说谎的儿女其本性就是不喜爱听正直的话,而是要听虚幻的事。

本文就以简单直白的事实指证何奇伟是何等的虚谎和恶劣,而那些听从他谎言的人,甚至还袒护他,追捧他,与他为伍的,也只能是显露出他们喜爱虚谎罢了!否则为什么不指责?为什么不远离?为什么还要以他为师为友?

首先,麦克.霍顿(Mike Horton)是何奇伟最为认同的改革宗神学家,称他是现当代最权威的,见下面来自他曾经的公号(被释放的乌戈利诺)的截图:

王一是霍顿的学生,基本上和霍顿的观点和立场没什么大的不同。何奇伟是霍顿的粉丝和吹捧者,王一能有何奇伟这样一位极力吹捧霍顿的粉丝,很容易就会让何奇伟在王一的眼里显得特别。下面是他们两位在2022年7月1日的对话(这是谁发给我的,我已记不清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样的对话是怎么流露出来的):

从他们的对话可知,是王一主动要求加到何奇伟的群里,何奇伟觉得荣幸,毕竟王一是霍顿的学生,与王一拉近关系可以感觉与霍顿更靠近了。

现在来看何奇伟是如何定义他认为的正统宗派,见下面他曾发在他的公号的言论。何奇伟说,正统宗派无法接纳浸派:

按照何奇伟的这种定义,霍顿就不是正统宗派的了,因为他长期与浸信会的牧师 Ken Jones 合办白马客栈电台节目(White Horse Inn)。1990年,霍顿和另外三个人创办了White Horse Inn(白马客栈) ,除了霍顿声称是改革宗外,还有一位(Kim Riddlebarger )也称是改革宗的,另外两位有一位( Ken Jones)是浸信会的牧师,还有一位(Rod Rosenbladt)是路德宗的。见下面White Horse Inn(白马客栈)网站里的消息截图:

2021年,这四位白马客栈的主持人又相聚在一起,看下图,中间的黑人就是浸信会的牧师 Ken Jones, 最右边的就是麦克.霍顿(Mike Horton)。

Ken Jones 牧师也有参与史普罗牧师的林格尼尔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下面就是林格尼尔事工网站对他的介绍,他是美国迈阿密(Miami)一浸信会的牧师:

事实是,霍顿可是长期与浸信会的牧师 Ken Jones 合作同工,不是偶尔合作几次就没了。按照何奇伟的立场,霍顿根本就不属正统宗派的了。那么何奇伟自己就只是在充当“非正统宗派”的霍顿的粉丝,而王一也只不过是“非正统宗派”的霍顿的学生而已。王一要加到何奇伟的群里,何奇伟又有啥好值得荣幸的呢?王一不就是一位“非正统宗派”人士的学生吗?这就是何奇伟的谎言和恶行所产生的逻辑结论,真有够讽刺和可笑!

如果何奇伟真有原则的话,那他就应该定霍顿为非正统宗派人士,而不该自相矛盾,不该吹嘘霍顿是现当代最权威的改革宗神学家,否则听从他的人就只能是和他一样的分裂和虚谎!

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王一还能继续纵容何奇伟的种种恶言恶行并与他连手吗?经上说,“作假见证的必不免受罚,吐出谎言的终不能逃脱。”(箴19:5)何奇伟只是一位打着改革宗的旗号,赤裸裸地撒谎、造假、辱骂、毁谤的不良人士!

“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说谎话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诗101: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