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霍费尔(潘霍华)是不信神也不信圣经的“神学家”(哈隆文)

原文标题:朋霍费尔神学思想的改变
作者:哈隆文

朋 霍 费 尔 ( Dietrich Bonhoeffer, 1906- 1945. 另 译 为 潘 霍 华 ) , 德 国 神 学 家 , 教 会 领 袖 。 如 果 你 读 过 他 的 著 作 《 门 徒 的 身 分 》 ( Discipleship , 1937 ) , 你 会 知 道 他 在 年 纪 较 轻 的 时 候 很 注 意 持 守 纯 正 的 信 仰 。 在 德 国 法 西 斯 统 治 德 国 之 後 , 他 和 巴 特 一 样 反 对 把 希 特 勒 看 成 是 所 谓 ” 新 启 示 ” , 因 此 导 致 他 和 一 些 持 有 错 误 主 张 的 教 会 领 袖 分 离 。 在 1943 年 , 他 曾 因 两 次 试 图 刺 杀 希 特 勒 而 被 捕 入 狱 , 後 被 定 罪 为 ” 武 力 颠 覆 ” 罪 , 1945 年 4 月 9 日 , 朋 霍 费 尔 和 其 他 6 人 一 起 被 杀 , 他 离 世 时 还 不 到 40 岁 。

( 一 ) 朋 霍 费 尔 ” 新 神 学 ” 的 形 成

朋 霍 费 尔 曾 在 德 国 著 名 的 大 学 受 过 神 学 教 育 , 也 曾 在 美 国 纽 约 协 和 神 学 院 进 修 过 。 他 和 神 学 家 巴 特 会 过 面 , 并 且 和 巴 特 讨 论 过 新 正 统 神 学 中 的 一 些 问 题 , 朋 霍 费 尔 认 为 巴 特 提 倡 一 种 ” 启 示 的 实 证 主 义 ” , 是 不 符 合 神 学 上 ” 启 示 ” 的 原 则 和 定 义 的 , 因 为 ” 启 示 ” 是 来 自 神 的 , 既 然 是 神 的 自 启 , 难 道 还 要 靠 人 去 证 实 吗 ? 巴 特 启 示 观 所 出 现 的 这 种 矛 盾 , 只 有 朋 霍 费 尔 提 出 来 过 。 但 是 , 朋 霍 费 尔 也 受 到 巴 特 神 学 思 想 一 些 负 面 的 影 响 , 这 些 影 响 从 他 後 期 的 思 想 中 表 现 了 出 来 。

朋 霍 费 尔 後 期 的 思 想 , 具 体 地 说 , 是 在 他 服 刑 的 1943-1944 年 间 形 成 的 , 别 人 称 它 为 朋 霍 费 尔 的 ” 新 神 学 思 想 ” , 这 种 神 学 思 想 是 以 ” 世 俗 神 学 ” 为 特 徵 的 。 朋 霍 费 尔 这 种 神 学 思 想 的 改 变 是 怎 么 产 生 的 呢 ? 我 们 从 他 的 《 狱 中 书 简 》 中 可 以 摸 到 他 的 一 些 思 想 脉 搏 。

特 别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从 1944 年 4 月 到 1944 年 7 月 , 有 一 个 新 的 冲 动 来 到 他 监 狱 的 生 活 中 , 因 为 朋 霍 费 尔 已 经 得 出 了 ” 新 神 学 思 想 ” 的 结 论 。 表 明 他 神 学 思 想 改 变 的 第 一 封 信 是 写 於 1944 年 4 月 30 日 , 他 在 信 中 写 道 ∶ ” 经 过 一 段 相 当 长 时 间 停 止 写 作 之 後 , 我 觉 得 有 一 种 较 好 的 工 作 模 式 已 经 形 成 。 ” 他 觉 得 非 常 快 乐 , 因 为 他 的 神 学 思 想 已 经 导 出 结 论 , 这 结 论 是 ∶ 基 督 教 应 当 ” 关 切 世 俗 的 事 ” , 应 当 是 ” 反 教 权 的 世 俗 主 义 ” ( the worldliness of anticlerical secularism ) 。 这 就 表 明 , 他 已 经 较 少 地 关 心 神 的 事 , 神 在 他 心 中 的 地 位 已 经 退 到 後 边 去 。 朋 霍 费 尔 神 学 思 想 的 改 变 并 非 偶 然 的 , 其 原 因 之 一 是 ∶ 在 他 狱 中 生 活 的 最 後 阶 段 , 他 读 过 大 量 的 社 会 经 济 政 治 著 作 , 这 些 著 作 对 他 有 巨 大 的 影 响 , 他 变 成 用 社 会 经 济 政 治 观 点 来 看 世 界 , 不 再 持 守 圣 经 上 关 於 末 世 的 真 理 。 他 又 从 自 由 神 学 家 如 哈 那 克 ( Harnack ) 和 宗 教 哲 学 家 奥 托 (Otto) 的 著 作 中 吸 收 了 很 多 不 符 合 圣 经 真 理 的 理 论 。

对 他 更 直 接 的 影 响 , 是 由 於 战 争 的 苦 难 , 使 他 对 基 督 教 的 根 基 产 生 了 与 以 往 不 同 的 认 识 。 他 在 1944 年 夏 季 的 一 篇 文 章 中 说 ∶ ” 我 们 这 一 代 的 任 务 , 不 是 去 ‘ 寻 求 大 事 ‘ , 而 是 去 拯 救 和 保 守 我 们 的 灵 魂 出 离 混 乱 , 并 且 要 认 识 ∶ 只 有 上 面 这 一 件 事 是 我 们 面 对 燃 烧 的 建 筑 物 时 可 能 承 诺 的 。 我 们 应 当 去 保 持 我 们 的 生 命 而 不 是 去 塑 造 它 们 , 带 著 希 望 而 不 要 计 划 , 不 要 退 步 但 不 是 前 进 , 放 弃 我 们 的 特 权 并 承 认 历 史 的 公 正 , 这 对 我 们 来 说 一 定 是 困 难 的 。 ”

我 们 从 这 段 话 里 , 看 不 到 任 何 盼 望 , 看 不 到 对 神 忠 贞 的 信 仰 , 看 到 的 是 苦 难 对 他 的 压 力 和 对 世 俗 潮 流 的 迁 就 和 退 让 , 他 的 灵 魂 是 在 ” 混 乱 ” 之 中 。 至 於 ” 放 弃 我 们 的 特 权 ” 是 什 么 意 思 呢 ? 是 不 是 说 我 们 不 应 当 再 去 追 求 神 所 赏 赐 的 各 样 属 天 的 福 气 ? 还 是 在 世 上 不 再 作 光 作 盐 ? 还 是 要 放 弃 我 们 得 永 生 的 应 许 ? 还 是 要 放 弃 做 ” 被 拣 选 的 族 类 ” 和 ” 君 尊 的 祭 司 ” ( 彼 ⒉ ∶ ⒐ ) ? 或 著 停 止 去 传 基 督 福 音 ? 朋 霍 费 尔 以 前 说 ∶ ” 基 督 教 由 这 样 的 事 实 构 成 , 即 ∶ 一 个 人 可 能 并 且 应 当 是 活 在 神 面 前 的 人 。 ” 到 了 ⒈ ⒐ ⒋ ⒋ 年 , 他 却 说 ∶ ” 我 们 是 活 在 没 有 神 的 神 面 前 并 与 神 在 一 起 。 ” 既 然 他 已 经 接 受 ” 没 有 神 ” , 又 怎 么 能 ” 活 在 神 面 前 并 与 神 同 在 ” 呢 ? 他 的 ” 没 有 神 ” 其 含 义 与 德 国 诗 人 尼 采 ( Nietzsche ) 的 ” 神 死 ” 观 念 十 分 相 近 , 主 要 意 思 是 指 在 现 今 的 世 上 人 不 再 信 神 , 不 再 需 要 神 。 对 朋 霍 费 尔 来 说 , 他 觉 得 他 是 活 在 一 个 极 难 保 守 自 己 与 神 同 在 的 世 代 , 他 已 经 不 再 承 认 是 ” 神 在 人 的 国 中 掌 权 ” ( 但 ⒌ ∶ ⒉ ⒈ ) , 是 主 ” 常 用 祂 权 能 的 命 令 托 住 万 有 ” ( 来 ⒈ ∶ ⒊ ) , 却 要 ” 承 认 ” 世 俗 的 ” 没 有 神 ” , 又 要 ” 放 弃 我 们 的 特 权 ” , 还 要 承 受 他 所 面 对 的 死 刑 。 他 确 实 正 是 处 在 他 所 说 的 ” 灵 魂 ” 的 ” 混 乱 ” ( Chaos ) 之 中 。 这 种 ” 灵 魂 ” 的 ” 混 乱 ” , 是 由 於 他 神 学 思 想 的 混 乱 和 信 仰 的 流 失 。 尽 管 如 此 , 他 仍 然 相 信 他 的 ” 新 神 学 ” 是 可 靠 的 , 却 没 有 让 自 己 重 新 回 到 ” 神 的 面 前 ” 。

( 二 ) 朋 霍 费 尔 的 ” 成 年 世 界 ” 观 念

世 界 已 经 ” 成 年 ” , 是 朋 霍 费 尔 ” 新 神 学 ” 理 论 的 核 心 , 并 且 他 认 为 ” 成 年 世 界 ” 的 标 识 是 世 人 可 以 ” 自 治 ” 了 , ” 不 再 需 要 神 ” 了 。 他 第 一 次 提 出 ” 成 年 世 界 ” 的 观 点 , 是 出 现 在 1944 年 6 月 8 日 他 写 给 亲 属 的 信 中 。 他 从 两 方 面 来 证 明 他 的 观 点 ∶ 第 一 , 他 认 为 ” 开 始 於 ⒈ ⒊ 世 纪 的 人 自 治 的 运 动 , 在 我 们 时 代 已 经 完 成 ” , ” 包 括 法 律 的 建 立 , 世 界 靠 著 法 律 生 存 著 , 并 藉 以 处 理 科 学 、 社 会 和 政 治 方 面 的 问 题 , 也 包 括 艺 术 、 道 德 、 宗 教 方 面 的 问 题 ” 。 简 言 之 , 他 认 为 人 靠 著 法 律 已 经 能 治 理 世 界 了 。 第 二 , 他 认 为 世 界 已 经 ” 成 年 ” , 是 因 为 人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了 。 他 说 ∶ ” 人 总 是 在 学 习 自 己 解 决 一 切 重 要 的 问 题 , 而 不 去 求 助 於 神 工 作 的 假 设 。 ━ ━ ━ 所 有 的 事 已 证 实 不 再 和 ‘ 神 ‘ 联 系 在 一 起 。 事 实 上 , 恰 恰 像 以 前 一 样 , 无 论 是 在 科 学 领 域 , 还 是 在 人 间 事 物 当 中 , ‘ 神 ‘ 越 来 越 多 地 从 生 活 中 被 人 推 出 去 , 失 去 了 越 来 越 多 的 地 盘 。 ”

在 朋 霍 费 尔 思 想 上 , 这 两 个 理 由 是 不 可 分 开 的 。 他 认 为 人 能 够 靠 法 律 ” 自 治 ” 和 ”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 是 相 辅 相 成 的 两 方 面 。 换 句 话 说 , ”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 是 表 现 为 人 能 靠 法 律 ” 自 治 ” ; 而 人 能 靠 法 律 ” 自 治 ” , 也 正 是 人 ”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 的 结 果 。 我 们 说 , 人 间 立 法 与 ” 求 助 於 神 ” 这 两 种 情 况 并 不 是 对 立 的 , 也 并 不 是 不 相 容 的 。 例 如 ∶ 神 并 不 反 对 在 人 间 立 法 , 旧 约 时 神 通 过 摩 西 制 定 了 律 法 , 旧 约 的 ” 律 法 是 圣 洁 的 , 诫 命 也 是 圣 洁 、 公 义 、 善 良 的 ” 。 ( 罗 ⒎ ∶ ⒈ ⒉ ) 人 立 法 并 不 排 除 依 靠 和 仰 望 神 , 如 美 国 当 初 宪 法 的 制 定 就 是 以 圣 经 为 基 础 的 ; 当 然 , 也 可 以 是 另 一 种 情 况 , 因 为 人 的 立 法 也 可 以 不 依 靠 仰 望 神 , 现 在 世 界 上 很 多 法 律 就 是 这 样 , 很 多 法 律 虽 然 含 有 惩 罚 罪 恶 的 条 文 , 但 那 是 凭 人 意 制 定 的 , 是 为 了 维 护 一 种 特 定 的 社 会 制 度 制 定 的 , 与 旧 约 的 律 法 不 同 , 并 不 含 有 神 的 公 义 和 圣 洁 。 如 果 像 他 说 的 , 人 立 法 来 治 理 国 家 表 明 了 世 界 已 经 ” 成 年 ” , 那 么 人 ”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 不 但 不 能 表 明 世 界 的 ” 成 年 ” , 而 且 这 恰 恰 是 世 界 走 向 末 日 的 标 识 。

人 ” 不 再 求 助 於 神 ” , 这 绝 不 能 代 表 世 界 已 经 成 熟 , 而 是 代 表 著 末 世 的 潮 流 , 这 种 潮 流 的 特 点 是 神 要 被 人 ” 从 生 活 中 推 出 去 ” 。 如 果 我 们 仍 然 相 信 世 人 是 罪 人 这 个 圣 经 的 基 本 原 则 , 相 信 魔 鬼 现 在 是 ” 世 界 的 王 ” ( 约 ⒈ ⒋ ∶ ⒊ 0 ) , 那 么 , 我 们 就 会 相 信 , 这 种 抵 挡 神 的 潮 流 是 与 撒 但 的 诡 计 以 及 世 人 的 罪 性 分 不 开 的 。 但 是 , 朋 霍 费 尔 对 原 罪 的 真 理 已 经 产 生 了 怀 疑 , 他 认 为 持 守 ” 罪 和 死 ” 的 圣 经 原 则 是 ” 无 意 义 ” 的 事 , 并 且 在 他 看 来 , 如 果 相 信 ” 罪 和 死 ” , ” 那 是 想 把 一 个 成 年 人 推 回 到 青 少 年 时 期 , 使 他 依 赖 那 些 他 已 经 不 再 依 赖 的 , 并 且 把 一 些 实 际 上 已 不 再 是 属 於 他 的 问 题 强 加 给 他 ”

朋 霍 费 尔 在 1944 年 4 月 30 日 的 信 中 早 已 经 表 明 了 他 对 人 的 罪 和 死 问 题 的 态 度 , 他 说 ∶ ” 我 对 谈 论 人 的 局 限 是 有 怀 疑 的 , 即 使 是 死 , 人 们 现 在 也 很 难 害 怕 ; 对 於 罪 , 人 们 现 在 很 难 明 白 ; 这 些 现 在 还 真 的 是 人 的 局 限 吗 ? 在 我 看 来 , 我 们 总 是 想 在 这 些 方 面 为 神 保 留 一 些 空 间 ; 但 我 会 喜 欢 讲 到 神 , 不 是 在 局 限 上 , 而 是 在 中 心 上 , 不 是 在 软 弱 上 而 是 在 力 量 上 , 所 以 , 不 是 在 罪 和 死 上 , 而 是 在 人 的 生 命 和 良 善 上 , 至 於 局 限 , 我 想 最 好 是 保 持 沈 默 和 留 下 这 个 不 能 解 决 的 疑 难 。 ”

对 照 朋 霍 费 尔 这 段 话 , 我 们 可 以 重 读 一 遍 圣 经 在 论 到 人 的 罪 时 所 说 的 震 撼 人 心 的 话 ∶ ” 没 有 义 人 , 连 一 个 也 没 有 。 没 有 明 白 的 , 没 有 寻 求 神 的 ; 都 是 偏 离 正 路 , 一 同 变 为 无 用 ; 没 有 行 善 的 , 连 一 个 也 没 有 。 他 们 的 喉 咙 是 敞 开 的 坟 墓 , 他 们 用 舌 头 弄 诡 诈 , 嘴 唇 里 有 虺 蛇 的 毒 气 ; 满 口 是 咒 骂 苦 毒 ; 杀 人 流 血 , 他 们 的 脚 飞 跑 , 所 经 过 的 路 便 行 残 害 暴 虐 的 事 。 平 安 的 路 , 他 们 未 曾 知 道 ; 他 们 眼 中 不 怕 神 。 ” ( 罗 ⒊ ∶ ⒈ 0 - ⒈ ⒏ )

我 们 相 信 , 世 界 上 社 会 经 济 政 治 情 况 在 不 断 改 变 , 但 人 的 罪 不 会 自 动 除 掉 。 人 ” 眼 中 不 怕 神 ” , 所 以 人 会 越 来 越 远 离 神 , 甚 至 ” 神 越 来 越 多 地 从 生 活 中 被 人 推 出 去 ” 。 这 种 可 怒 又 可 悲 的 邪 恶 世 代 , 在 朋 霍 费 尔 眼 中 居 然 只 有 ” 人 的 生 命 和 良 善 ” , 成 了 使 他 喜 出 望 外 的 ” 成 年 世 界 ” ! 这 实 在 是 令 人 惊 讶 的 。

但 是 , 朋 霍 费 尔 又 在 为 自 己 的 错 误 观 点 寻 找 根 据 , 他 认 为 人 的 罪 已 不 存 在 的 原 因 是 ∶ 由 於 基 督 的 被 钉 , 这 个 世 界 ” 已 被 审 判 , 已 被 更 新 ” 。 这 难 道 是 圣 经 上 所 说 的 吗 ? 主 耶 稣 曾 亲 口 说 ∶ ” 我 到 世 上 来 , 乃 是 光 , 叫 凡 信 我 的 , 不 住 在 黑 暗 里 。 若 有 人 听 见 我 的 话 不 遵 守 , 我 不 审 判 他 。 我 本 来 不 是 要 审 判 世 界 , 乃 是 要 拯 救 世 界 。 弃 绝 我 , 不 领 受 我 话 的 人 , 有 审 判 他 的 ; 就 是 我 所 讲 的 道 , 在 末 日 要 审 判 他 。 ” ( 约 ⒈ ⒉ ∶ ⒋ ⒍ - ⒋ ⒏ ) 世 界 ” 已 被 更 新 ” 的 说 法 不 是 从 圣 经 来 的 , 它 抹 煞 了 信 和 不 信 的 区 别 , 取 消 了 属 神 和 属 世 的 界 限 , 朋 霍 费 尔 又 把 主 耶 稣 第 一 次 来 到 世 上 所 作 成 的 拯 救 和 祂 再 来 时 要 实 行 的 审 判 混 淆 在 一 起 。

朋 霍 费 尔 ” 成 年 世 界 ” 观 念 的 产 生 , 也 是 由 於 他 接 受 了 很 多 错 误 的 学 说 。 例 如 ∶ 英 国 的 赫 伯 特 ( Lord Herbert, 1582-1648 ) , 他 是 自 然 神 论 者 , 他 认 为 所 有 人 对 於 永 恒 的 真 理 都 有 ” 共 同 的 概 念 ” 。 但 是 , 圣 经 告 诉 我 们 ∶ ” 除 了 神 的 灵 , 也 没 有 人 知 道 神 的 事 。 ” ( 林 前 ⒉ ∶ ⒈ ⒈ ) 那 么 , 受 神 的 灵 启 示 而 明 白 真 理 的 人 , 与 从 来 没 有 领 受 神 启 示 的 人 , 怎 么 会 在 永 恒 的 真 理 上 有 ” 共 同 概 念 ” 呢 ?

朋 霍 费 尔 所 崇 拜 的 另 一 个 人 是 法 国 作 家 蒙 太 尼 ( Montaigne, 1533-1592 ) , 他 主 张 用 生 活 的 规 条 取 代 神 的 诫 命 ” 十 诫 ” , 他 认 为 这 样 做 是 为 了 使 人 的 道 德 向 更 高 层 次 发 展 。 但 是 , 历 史 告 诉 我 们 ∶ 国 家 制 定 的 法 律 和 世 上 制 定 的 道 德 规 条 都 解 决 不 了 道 德 问 题 , 除 非 人 靠 主 耶 稣 的 救 恩 从 罪 中 蒙 拯 救 , 而 旧 约 的 律 法 和 诫 命 是 要 使 人 知 罪 , 并 把 人 引 向 基 督 。

朋 霍 费 尔 还 很 欣 赏 义 大 利 历 史 家 麦 奇 维 里 ( 编 者 按 : 另 译 为 马 基 雅 维 里 , Machiavelli, 1469-1527 ) , 认 为 他 找 到 了 治 理 国 家 的 原 则 。 其 实 , 麦 奇 维 里 在 他 的 著 作 《 王 者 论 》 ( The Prince ) 中 , 提 出 了 专 制 独 裁 的 主 张 , 他 认 为 只 有 独 裁 统 治 才 是 推 动 历 史 前 进 的 车 轮 。 所 以 他 的 著 作 被 希 特 勒 视 为 至 宝 。 令 人 费 解 的 是 , 为 什 么 强 烈 反 对 希 特 勒 法 西 斯 政 权 的 朋 霍 费 尔 , 却 找 出 一 个 独 裁 统 治 的 倡 导 者 作 为 ” 成 年 世 界 ” 的 证 据 呢 ?

朋 霍 费 尔 还 欣 赏 荷 兰 的 国 际 法 专 家 格 若 提 斯 ( Hugo Grotius, 1583-1645 ) , 说 ∶ ” 虽 然 这 个 国 际 法 没 有 神 , 但 它 是 正 确 的 。 ” 朋 霍 费 尔 在 研 究 了 众 多 的 名 著 以 後 得 出 结 论 说 ∶ ” 神 在 道 德 、 政 治 、 科 学 各 方 面 工 作 的 假 设 , 已 被 超 过 和 废 除 。 ” 他 甚 至 采 纳 了 德 国 唯 物 主 义 哲 学 家 费 尔 巴 哈 ( Feuerbach ) 的 观 点 , 说 ∶ ” 为 了 知 识 上 的 诚 实 起 见 , 神 工 作 的 假 设 应 当 被 放 弃 , 并 尽 可 能 地 消 除 。 ”

朋 霍 费 尔 的 神 学 思 想 改 变 的 经 历 , 证 明 圣 经 真 理 的 绝 对 正 确 ∶ ” 你 们 要 谨 慎 , 恐 怕 有 人 用 他 的 理 学 和 虚 空 的 妄 言 , 不 照 著 基 督 , 乃 照 人 间 的 遗 传 , 和 世 上 的 小 学 , 就 把 你 们 掳 去 。 ” ( 歌 罗 西 ⒉ ∶ ⒏ ) 人 离 开 和 背 离 了 创 造 宇 宙 万 有 的 全 能 真 神 , 这 绝 不 能 证 明 世 界 已 经 ” 成 年 ” , 而 是 恰 恰 相 反 地 证 明 ” 现 今 的 世 代 邪 恶 ” ( 弗 ⒌ ∶ ⒈ ⒍ ) 。

转自:《真理报 2010年9月号》(小草注:《真理报》为吴主光牧师生前在加拿大所创办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