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采用假使徒彼得.魏格纳的转化策略追求属世的梦想

作者:小草

在中国大陆,最欣赏和赞同彼得.魏格纳(Peter Wagner, 1930 – 2016)的知名人士当数赵晓了。所以,只要对魏格纳所主张的“职场型使徒”,“转化社会的使徒”,“转化七大山头:宗教、媒体、政府、家庭、教育、艺术、经济 ” 这些名堂有所了解的话,就比较容易了解和看清赵晓究竟在华人基督教界里搞什么。

彼得.魏格纳是21世纪初在美国灵恩派教会里出现的“新使徒改革”(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 NAR)运动的开拓者,彼得.魏格纳声称现代是”第二个使徒时代“(The Second Apostolic Age),使徒的职份至今还继续存在(参彼得.魏格纳 2012年出版的《Apostles Today 》)。NAR里云集了一些灵恩派的假先知和假师傅在充当当代的“使徒”。

赵晓与魏格纳的关系应该是开始于2012年初,据报道,2012年3月中旬国际全福会在塞班岛有个特会,参会人士主要是基督徒企业家,主题是“贏在職場,得地為業。” 美国灵恩派的爱修园院长陈仲辉,彼得.魏格纳,和赵晓都是特会的重量极讲员。下面是当时的报道截图:

这个特会讲的就是如何利用职场的影响力来转化社会和国家,本质上就是魏格纳的转化社会策略。这个特会之后,魏格纳就由国际全福会安排去了一趟中国,回美后于2012年4月1日写了一篇文章《China Update: April 1, 2012 By Peter Wagner》(中国的最新消息),文章截图附在文后附图3。魏格纳在文章里说了下面几件事:

1。认识了一位特殊的中国领导人,他已升到对政府这个山头有相当影响力的位置上,他也是个党员。

2。我已经知道有些职位比较低的信徒,他们感觉被呼召到政府山头里和入党。

3。每个山头都有自己的文化,只有了解和遵从山头的文化,才能为神的国获得对山头的影响,如果这涉及到入党(没被强迫放弃信仰),那就入吧。

4。在讲座上,一位中国领导人提出了30-30异象,他推测到2030年,不少于30%的中国人将成为基督徒,他的分析是基于大量的历史和社会学的数据。有这样的领导,谁会怀疑30-30异象?

5。他相信大约2年后(那就是2014年),中国将会正式宣告结束对基督徒的迫害。他感觉,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国际上知名的基督教国家。他相信中国的转化,他一再强调,中国的转化是有十字架的

魏格纳没有说出他所说的这位“中国领导人”的名字。现在来看,很显然的,这位“领导人”说2014年后,中国就会正式结束对基督徒的迫害。看看目前的状况,就知道他的这个预言错得有多离谱了,就他这种水平,还怎么可能相信他的30-30异象呢?但这位号称是使徒和先知的魏格纳,却不怀疑他的30-30异象,真是太讽刺了!

据赵晓自己说,“基督化的福音突破点是30% ”,所以为了转化中国成为一个基督教国家,就需要有30%的人口是基督徒。但是,转化中国成为一个基督教,而且是在2030年,这样的异象从何而来?符合圣经吗?圣经哪里有教导说要转化地上的国度成为基督教化的国家呢?根本就没有!更没有量化为要有30%的基督徒。

2016年12月,赵晓发表了一篇文章《赵晓专文:川普、彼得·魏格纳及世界的ICU》,此文已不存在了,只能在搜索时看到曾经发表过的痕迹,如下:

在这篇文章里,赵晓说,2012年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时,曾专程去找魏格纳。他对魏格纳的评价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象彼得.魏格纳这样在属灵上既敏锐,在品格上有谦卑的领袖,我被魏格纳的文章、观点和人格所折服。。。这次的访问让我对职场、教会观、转化神学等有了许多新的认识。此后,我们在加勒比海共同发起、组织了首届云集中美两国属灵灵袖的‘中美属灵G2的会议’ 。。。”

下面是几年前我对此文做的部分截图:

从赵晓这篇2016年的文章可见,赵晓是极其赞同和接纳魏格纳的观点的,特别是对职场和转化神学。所以,在赵晓的观点和做法里看到出自魏格纳的东西也就是自然的了。或者说,了解魏格纳,就能比较清楚赵晓的究竟在传播和主张什么,以及他的目的是什么。

赵晓说后来和魏格纳在加勒比海共同发起、组织了首届云集中美两国属灵领袖的‘中美属灵G2的会议’ 。但是截图下方显示的是“G2 使徒领袖研讨会”,G2 代表中美两国,美国的使徒领袖有魏格纳或NAR的使徒,不知中方的使徒领袖是谁?就算没有正式公开地说出有谁,默认的大概至少有赵晓吧,没人比他更有资格被NAR收纳和接受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2013年,赵晓和魏格纳合作在中国开办“香柏-魏格纳领袖学院”,消息公布在香柏(香柏领导力机构)网站上,数年前被我复制下来,现在已找不到“香柏-魏格纳领袖学院”的消息了,估计已关闭或者根本就没办成。当时公布的消息如下:

“魏格纳领袖学院”是由Peter Wagner(彼得.魏格纳)博士在1998年创立的,旨在培养一代有国度视野,国度胸怀和国度能力的领袖,把使徒传下来的耶稣基督的国度使命更好的在这个时代传承、传扬,扩展基督的国度。目前是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应用事工类的领袖学院,学生已遍及全球 24个国家和地区。2013年12月,两个机构的创始人,赵晓博士,和魏格纳博士决定将“香柏领袖学院”和“魏格纳领袖学院”在中国合并成“香柏-魏格纳领袖学院”。把“魏格纳领袖学院”全球最前端的属灵培训资源,和香柏在中国本土化的优势结合在一起,在中国培养国度型领袖,提高教牧领袖和职场领袖的国度视野、胸怀和能力,实现中国的复兴,完成中国的命定,实现 30/30和回归耶路撒冷的异象使命

从上面这段话可见,赵晓所追求的目标是“实现中国的复兴”。而他所采用的就是假使徒魏格纳的转化策略,通过职场的影响力来转化社会和国家。早在2010年8月,赵晓在美国的一个高峰会议上演讲时就说道,“從教會走向社會,推進中國和諧社會構建。” 这话说得和宗教局干部有什么不同吗?他还说,“上帝给全世界的基督徒一个机会,去影响今天的中国,祝福今天的中国。” (见附图1)这难道不是赵晓假冒上帝之名,号召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得为中国效力,祝福中国吗?

在赵晓的眼里,中国在全球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万国万民都当来为中国效力。难怪赵晓在亚太地区的一个会议上还曾声称,国度决战时刻就在2030年,而决胜的关键就在中国(见附图2)。这是何等的荒唐!神的国度一定是得胜的,决胜的关键并不在中国,而在于基督。经上说,“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启17:14)

综上,简要地说,赵晓的目标和策略都不符合圣经真理,而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企图利用基督教,甚至是全球基督教的一些资源来为中国效力,为的是属世的梦想。最后推荐参阅崔以撒所写的《赵晓的“香柏-魏格纳领袖学院”究竟致力于什么?(崔以撒)

附图1:报道截图

附图2:报道截图

附图3:彼得.魏格纳写于2012年4月的《中国的最新消息》截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