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沙光(朱雅楠)对话实录:画皮之下的卑劣、虚谎、和丑恶(附读者评论)

作者:小草

前两天,龚燕君(微信名:慎思明辨)伙同沙光,还有几个龚拉进来的人,在一个微信群抵毁和辱骂我。真是不息地吵了两天两夜,群里不少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这也是第一次沙光和我直接对话,其间发生的一些事,我想写下来,或许对别人没多大意义,那就算是为我自己写的一篇纪实文吧。

因为和群里某人随便说到了我博客的浏览量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分布,沙光也在这个群里,她看到后,就以我博客的浏览量来挖苦和辱骂我,下面是她对我说的一些话的记录截图:

沙光说她有篇文章的阅读量达到了4万,而我的文章的阅读量跟她相比少得可怜,按她的逻辑,我只是个烂文专业户,甚至还是鬼魔的差役。

我就“尊重”她的逻辑,出示了几张截图,一张龚燕君攻击我的文章,阅读量不到100,一张孙宏广的文章,阅读量也就一千多,还有几张我的文章的阅读量截图,有6千多的阅读量,也有2,3千的阅读量。虽然都没有上万,但也比龚和孙的文章阅读量还高,按她的逻辑,龚的文章才真叫是没什么人看的烂文。孙宏广虽有众多的粉丝,但文章的阅读量按沙光的逻辑,也是属于可怜的烂文专业户了。

下面是截自龚攻击我的烂文的阅读量,就38。所以,“尊重”沙光的逻辑的结果是挺有娱乐性的。

被我如此“尊重”后,沙光那丑恶的面孔就暴露无余了,辱骂我是鬼魔家的小丑,甚至叫嚣会让我付出法律的代价。下面就截几句她的叫骂之语:

2020年初,沙光就因为我揭露她的种种谎言,就叫嚣着要起诉我,但两年过去了,毫无动静。这次又在叫,不知还要这样干吼几次?是不是也挺搞笑的?

事实上,我每篇文章准确的阅读量有多少,我也没去特别统计,也没必要费这种时间。因为,我的文章又不是为了吸引读者而写的,更不是为了打赏,我从没设过任何打赏。我的很多文章是为了回答一些基督徒的问题,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些参考的答案和资料,有神学方面的,也有很多是防备异端和假师傅的。这样的文章究竟会有多少人看,写的时候我根本无法预估,只是因为有人问到了,我就尽量去了解,如觉得查找到的资料有一定的价值,我就会整编出来。既使一时没有多少人看,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人需要了解同样的问题。

为了举个实例,今天我特别去查了我的一篇文章的阅读量。2020年11月份,因为有人想了解《把握时机》这门课究竟如何?要不要去上?当时,我还没听说过有这种课。所以,我就得花相当的时间上网去搜查和阅读相关的资料,最后整编出了这篇文章:《‘把握时机‘’课程竟然采用假使徒彼得.魏格纳的错谬言论》,然后发到我的博客和微信朋友圈里,也发到一些微信群里。

一年多了,至今还有人来问我知不知道这门课,我就把文章发给他们。今天我查了下这篇文章到今天的总阅读量,在一个博客有7211,在另一个博客 5700(截图在下面),所以这篇文章在两个博客的总阅读数有12911。

从这篇文章的阅读量的分析图可见,最近这几个月阅读量又多起来了,可见还是有人一直在搜读。这篇文章也发在我的谷歌网站上,那里的阅读量我就不去查了。

我如此写文章,必然的,阅读量是差别很大的,就在于有多少人兴趣或关心我文章所针对的问题。但阅读量不是我写文章所要关心的,我也就不需要去在乎阅读量。只是这次沙光如此拿阅读量来挖苦、嘲讽、和侮辱我,我才就此说说这件事。

我的写作,被沙光定论为是在做恶事,是鬼魔的小丑和差役。她这样的言论,不正是证明了她自己的邪恶吗?

沙光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这意味着她必须赞成作协的章程。下图截自中国作家协会网站:

作协的章程里要求:

中国作家协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策,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组织作家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树立科学发展观,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努力反映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反映人民群众建设新生活的伟大实践。。。

无法理解,一个人的精神和人格得有多分裂,才会既要以无神论思想为指导,还要号称是基督徒作家?但是,沙光做到了!她甚至颇为鄙视地对我说,“您要是想加入作协,作品资格不够格吧。” 当然的,我所写的文章要是够格让我加入作协,那我的文章就一定不是基督教信仰的文章了。更何况,我写文章并不是在做文学创作,我和作协完全就不在一个路子上,拿这种我毫不羡慕也从没想要的东西来鄙视我,这是不是很可笑?

沙光自称是握于神手中的一支笔,见下面她的文章《我与耶稣有约:祂慈手中的一只笔》截图:

神慈手中的笔会是沙光这种以无神论思想为指导的作协会员吗?会写出对我的那些又卑劣又可笑的言语吗?我深信不会!反而她如此的自诩,只证明了她是在妄称神的名来神化她自己和为她的谎言背书。所以,沙光本质上是邪恶的撒谎者。

就是在上面沙光的这篇文章的截图里,说她有北大宗教学硕士也是个谎言。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硕士学位,她在北大上的是1993年 – 1995 年 2年的作家班。沙光在作协里的资料显示她199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这也是个谎言。沙光只是复旦大学1991年 – 1993 年 2年的作家班的学员,她根本就不是复旦的毕业生。

附:选自我微信朋友圈里的数位读者就这篇文章所写的评论

与沙光(朱雅楠)对话实录:画皮之下的卑劣、虚谎、和丑恶(附读者评论)”的一个响应

  1. 曹方说道:

    自媒体时代,各种骗子里戴着好看的面具蜂拥而出。复旦进修班出来两位名骗,一位在美国倡导灵性文学,把“地摊文学”披上灵性的外衣;一位就是沙文了!

  2. 曹方说道:

    这个进修班冠以“作家”是吸引人,好像复旦办了2-3届就关门了。在美国的“灵性文学”的倡导者,就从这样的进修班出来的。她写的“叛教者”和许梅骊的“难泯岁月”放在一起看看,“叛教者”的作者说她是原创,我更相信是许某人才是原创。许某人在上海肃反运动时出卖了很多兄弟姐妹;“灵性文学”的倡导者还要以“难泯岁月”为蓝本,可见“神本主义和“灵性文学”都是“地摊货”的化妆术!

  3. 曹方说道:

    骗子身上有很多标签,如沙文夸她是中国作协的,岂不知加入作协的门槛是很底的,哪个作家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作协的?那个施玮身上的标签更多,甚至称自己是思想家、学者等等,一个在国内技工学校出来的,在美国一个没有被注册的远程教育学校获得学士、硕士学位,你信吗?她们的作品就是东抄西抄拼合成的,沒有人真正喜欢看的,浪费时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