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大会并没定阿民念为异端,华人改革宗不要再造谣了!

作者:小草

从好几年前开始,我就一再地看到和听到华人里一些所谓的加尔文主义者或改革宗人士说,多特会议定阿民念主义是异端。但这并不是事实,我亲自查看过多特信经的中英文全文,并没有看到有把阿民念主义判定为异端的内容在其中。而是看到在中文版的《多特信经》的前言部分说到,“这次会议持守加尔文主义(Calvinism)的传统,判定阿民念主义所提的上述五点是错误的看法,并完成《多特信经》” (见文后附图 1)。

我有一本英文版的《The Canons of Dort 》(多特信经),书的目录就是把阿民念的五点当作错误(Errors)加以拒绝的(见文后附图 2)。我在这整本的英文《The Canons of Dort 》里,也没看到有把阿民念五点说成是异端,而是判定为错误。

既然多特信经已经清楚地判定阿民念主义是错误的看法,并没有判定为异端,为什么总有些人一再地宣称多特会议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呢?这岂不是在造谣吗?这个谣言究竟从何而起?为何华人改革宗里的一些牧师也在造这种谣言?是不认真看《多特信经》?还是夸大其词,随意歪曲事实?

至今我已经看到有四位改革宗牧师说多特会议定阿民念主义是异端,他们是,台湾的钱曜诚,吕沛渊,林慈信,王志勇:

钱曜诚在他教会网站上的《多特信經簡介》一文里说,“參與會議的人一致譴責了阿民念派的觀點,並且將阿民念派的觀點視為異端。”

吕沛渊则是在他写的《教会被掳于阿米念》一文里说,“多特大会判定阿米念派为异端,阿米念派人士遭到暂时放逐。

王志勇在他的《阿米念派自由意志神学的荒谬和危害》一文里说,“阿米念派在多特会议时就已经定为异端,为什么仍然在今日的教会中如此猖獗呢?

林慈信在他的《自由意志面面观》里说,“1610年荷兰的改革宗教会邀请国外的牧师一同到荷兰,和荷兰的牧师一起在多特开会Synodof Dort去判断。结果呢,这个会议呢,定了阿米念主义的五项抗议为异端。” (见下面截图)

除了这四位华人改革宗的牧师钱曜诚,吕沛渊,林慈信,王志勇之外,在华人里还有很多的所谓加尔文主义者或改革宗人士,也常常在四处声称多特会议定阿民念主义是异端。这其中究竟有多少人自己好好去看过《多特信经》?又有多少人只是人云亦云地跟着传谣呢?作为牧师和神学老师的,后面跟着一堆的学生,老师造谣,学生就很容易相信,也很容易就成了传谣者。

有人说,巴刻也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证据是,在巴刻的《阿民念主义》一文里,有这么一段话:“阿民念主义产生于十七世纪初的荷兰,在1619年的多特会议上被整个改革宗世界用会议的形式定为异端。” 但是,巴刻的这段话的英文是:

“Arminianism was born in Holland at the turn of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and synodically condemned by the whole Reformed world at Dort in 1618。” 这段话直译的意思是:

阿民念主义产生于十七世纪初的荷兰,1618年在多特被整个改革宗界以会议的方式所谴责。

所以,翻译巴刻的《阿民念主义》的人(是“诚之”/骆鸿铭,见下面截图),对巴刻的这段话的翻译是不准确的,把阿民念主义的被谴责,翻译成被定为异端。以致,让华人里那些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的人士,拿这种不准确的翻译当作证据,造出了更多的谣言和混乱。

作为我个人,我是完全接受加尔文主义五点,所以我不会为阿民念主义五点辩护。但是,我也拒绝为不符合事实的谣言和谎言辩护。我会把那些说“多特会议定阿民念主义是异端”的人,当作是造谣者或散布谣言者。如果这些人真的很尊重《多特信经》的话,那就别歪曲《多特信经》,就不要打着《多特信经》的旗号造谣!更何况,基督徒本当遵从神的话,不可做假见证,不可撒谎造谣。

我认为阿民念主义是错误的神学观念,是不符合圣经的教导,但我并不认为阿民念主义和加尔文主义是判断真假基督徒的准则。现实中,会有几个真基督徒是从一开始信主就是清楚的加尔文主义者?就搞清楚了加尔文主义五要点是在说什么?甚至就能完全接受?我相信是少之又少的。

史普罗牧师说他刚信主时也是阿民念主义者 (见《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Phil Johnson 牧师也说他信主后,有很多年都是阿民念主义者(见《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我自己信主后也是很多年都是阿民念主义者,但我真正重生信主的时刻并不是在变成加尔文主义者时。如果阿民念主义是异端的话,难道我们这些刚信主时是阿民念主义者的就不是基督徒,而是异端?我才不会接受这种观点和判断的。所以,我不认为持阿民念主义观点的就不是真基督徒,就是异端。

当然,是不是异端不可以根据任何个人的主观偏好来判定,权威的准则是圣经。那么,如何根据圣经来判断错误?以及如何分辨错误的教导与异端之间的区别?对于这个问题可参见《偏离圣经真理多严重才成为异端?(MICHAEL RICCARDI,小草译) 》,也可多参考历代教会那些属灵伟人的观点。据 Phil Johnson 牧师说,“阅读主流的加尔文主义作者,你很难找出将阿民念主义本身视为可憎的异端的人。” 我个人也确实没看到有著名的加尔文主义者把阿民念主义当作异端的。

加州西敏神学院的前院长W. Robert Godfrey(罗伯特·葛福雷)说,

威廉·艾姆斯 在17世纪初期担任多特会议主席的私人秘书,有人来找他说:‘阿民念主义是异端吗?’ 这在旧的异端意义上是指,‘阿民念主义是不是一种严重的神学错误,以至于它将使人不得救?’ 艾姆斯,这位坚定的加尔文主义者和坚定的清教徒回答说:‘不,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但它是倾向异端的严重错误。’ ”(引自《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小草译)》)

我很赞同Phil Johnson 牧师所指出的:

在我们周围也有很多无知的和不一致的加尔文主义者。网络也方便了那些无知的但却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他们无休止地增强着彼此的无知。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似乎特别容易受到这种倾向的影响,四处都有他们的巢穴,特别是在互联网上。当今,我越来越频繁地遇到一些人,他们受到互联网上极端主义的影响,推销极端加尔文主义思想,并坚持认为如果有人是阿民念主义者,这个人就根本不是真基督徒。这真是荒唐的言辞,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是源于对历史的无知。” (引自《我是加尔文主义者,但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Phil Johnson, 小草译)》)

在华人改革宗里,极端的,不诚实的,撒谎造谣的,无知的,狂妄的,不讲理的人士在网上到处都是,这些人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最正统,他们给华人教会造成了很多负面的作用。说华人改革宗里乱象丛生一点都不过份!

附图1:中文版《多特信经》前言

附图2:英文版的《多特信经》《The Cannons of Dort》目录

多特大会并没定阿民念为异端,华人改革宗不要再造谣了!”的一个响应

  1. 雅各说道:

    肢体你好,我认为肢体有句话说的很对,不能根据个人主观偏好判断。不过,同时我也要加上一句,也不能根据个人的主观经历来判断。一个教义,一个思想是否构成异端要根据圣经并参考大公教会的规范来定性。不应该以个人喜好,主观经历,理性认知来判断。另外,我们应该把有阿敏念思想的人与阿敏念主义者分开。

  2. 陈鸽说道:

    异端不是“神学家”定的,也不是大公会定的,更不是个人定的;基督徒最高的权威是圣经。我们尊重信经信条,但唯独圣经捆绑良心。陈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