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小草译) 

作者:罗伯特·葛福雷(W. Robert Godfrey) 译者:小草

译序:W. Robert Godfrey(罗伯特·葛福雷)博士是史普罗牧师所创办的利戈尼尔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的神学教师,是加州西敏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的第三任院长( 1993 – 2017)和教会历史教授 (从1981年开始)。葛福雷是改革宗牧师,加尔文主义者。此译文是Godfrey回答阿民念是不是异端的视频翻译而来的。

在多特会议(Synod of Dort)上,有人问威廉·艾姆斯(William Ames,1576-1633年)这个问题。 我写了一本关于多特会议的书,其中谈到了威廉·艾姆斯。 他是一位伟大的英国清教徒,因为他不愿服从英格兰公理会,他就逃离英格兰,到荷兰定居。

威廉·艾姆斯 在17世纪初期担任多特会议主席的私人秘书,有人来找他说:“阿民念主义是异端吗?” 这在旧的异端意义上是指,“阿民念主义是不是一种严重的神学错误,以至于它将使人不得救?” 艾姆斯,这位坚定的加尔文主义者和坚定的清教徒回答说:“不,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但它是倾向异端的严重错误。”(英文原话:No, Arminianism is not a heresy, but it is a serious error tending to heresy)

从1609年雅各·阿民念( Jacob Arminius,阿民念主义之父)逝世到1618年多特会议,在这9年间,阿民念主义己激进化,变得越来越接近伯拉纠。 因此,艾姆斯感到阿民念主义是一个不稳定的神学立场。 它可能是一个试图强调恩典的立场,但通常最终会越来越强调自由意志。 它倾向于专注在人的回应上,而不是专注在神上。 越专注人的回应,就越容易陷入人本的宗教的异端里。

几年前,巴刻(J. I. Packer) 撰写了一篇非常有帮助且有洞见的论文,名为“ Arminianisms”(阿民念主义)。 他谈到了他称为的“rational Arminianism”(理性的阿民念主义),这种理性的阿民念主义越来越趋向伯拉纠主义(Pelagianism )和其他的错误,例如Socinianism(索齐尼主义),这是一种理性主义。 然后,巴刻将“理性的阿民念主义”与他称为的“evangelical Arminianism”(福音派的阿民念主义)进行了对比,特别是与约翰·卫斯理有关。 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始终强调恩典为首,他想给自由意志留些余地,但他也教导基督的恩典和工作。巴刻说得对,这两种阿民念主义差别很大。

因此,必须看你所面对的是哪种阿民念主义。 最激进的阿民念主义可能成为异端,但强调恩典和责任的阿民念主义则可能是福音派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