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真理都是上帝的真理(史普罗,小草译)

作者:史普罗(R C Sproul) 译者:小草

我读过的书中,只有很少的几本书在我的心里和思想上产生了持久的印象。其中一本是我50多年前读的。这本书的书名是《现代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The Metaphysic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Science),它给我留下了持久的印象。所有的科学理论都假定了某些哲学前提,这本书明确地阐述了理解这一点的重要性。哲学上的假定是科学探索的基础,但这些假定往往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从没有给予一个粗略的探讨。但是,在科学和神学之间发生激烈争论的时候,重要的是,我们得退一步,然后对整个知识事业的前科学理论基础提出质问。

科学这个词的意思是”知识”。我们往往对这个词有一个限制的看法,好像知识只适用于用经验探索的领域。除了有关物质的知识,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形式真理(Formal Truth)。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将数学视为一门真正的科学,因为数学在其形式维度上会产生真实的知识。事实上,如果我们看一下科学进步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推动新的突破和带来新的学科靠的主要是形式数学(Formal Mathematics)的手段。但令人惊讶的是,从事物质科学研究的人经常轻率地忽略他们自己工作的哲学预设。

在Carl Sagan 的著名的书籍《宇宙》(Cosmos)中,根据他的同名电视系列片,他做了如下的陈述:”Cosmos是一个表示宇宙秩序的希腊词语。从某点上来说,它是混乱的反义词。它意味着万物之间深刻的相互联系。”

在这个看似对Carl Sagan 作品的整个结构的温和的定义里,他假设科学所探索的宇宙是有序而不是混乱的。他说到宇宙 “意味着所有事物的深刻的相互联系”。这就是科学探索的宏大预设,即我们所要了解的宇宙是有条理的,万物之间隐含着深刻的相互联系。正如 Sagan 所指出的,宇宙的另一种可能就是混乱。如果宇宙在根本上是混乱的,那么整个科学事业就会崩溃。如果宇宙是混乱的和不相关联的,那么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知识。即使是最简单的原子数据也无法在完全混乱的框架内被理解,所以假定所有事物的条理性和合理的秩序,是科学家们很明显的预设。

这种假定的条理性的想法起源于古代的哲学探索。例如,古希腊人寻求终极的真相。他们寻求一个统一的基本原则,使多样性变得有意义。这种终极统一性正是神学的学科所提供的。神学的学科为现代科学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正是这点导致著名的哲学家 Antony Flew 从无神论转向自然神论,这点就是,使任何知识成为可能的条理性基础是必要的条件。这种终极的条理性是不能由这个世界的偶然性来提供。它需要一个超然的秩序。

在中世纪,随着穆斯林思想家提出的所谓的 “完整的亚里士多德主义 “(integral Aristotelianism)的复兴,哲学领域出现了危机。在试图实现亚里士多德哲学和穆斯林神学之间的综合时,这些思想家提出了一个被称为 “双重真理理论 “(double-truth theory)的概念。

双重真理理论认为,在宗教中是真的在科学中可能是假的,而在科学中是真的在宗教中也可能是假的。用当代的话来说,将会是这样的:作为一个基督徒,可以相信宇宙是通过造物主有目的的作为而产生的,同时也可以相信宇宙是因为一场意外而无缘无故地出现。如果用逻辑来检验这两个真理,就会出现相互矛盾。然而,双重真理理论会说,真理是矛盾的,人们可以同时持有这些矛盾的想法。这种智力上的精神分裂症在我们这个时代占了上风,从周一到周六人们认为上帝与宇宙的形成毫无关系,只有到了周日却成了创造论者,人们看不到这两个概念是完全不可调和的。

在这一点上,人们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在我们试图理解现实时,逻辑真的重要吗?” 再者,如果我们要假设条理性和秩序性,逻辑不仅只对一些事而是对所有的事都是重要的。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对中世纪穆斯林哲学家的亚里士多德主义做出了回应,他用混合条文的概念取代了双重真理,区分了自然和恩典(而不是像他的许多批评者指责的那样将它们分开)。阿奎那说,有一些真理可以通过特殊的启示来获知,对这些真理的领悟不是来自对自然界的探索,同时,也有一些从对自然界的探索中得到的真理是无法在圣经中找到的。人们在圣经中找不到关于人体循环系统的阐述。阿奎那说的是,有些真理是混合性的,这些真理既可以从圣经里获知,也可以通过对自然的研究获知。他把造物主存在的知识包括在那些混合的条文里。

当然,阿奎那与他著名的前辈奥古斯丁一致,他所论证的基本观点是:所有的真理都是上帝的真理,所有的真理都在顶端相遇。如果科学与宗教矛盾,或者宗教与科学矛盾,那么其中至少有一个是错误的。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情况,科学界所纠正的并不是圣经,而是对圣经的低劣的解释,正如我们在伽利略的丑闻中所看到的。另一方面,圣经的启示可以对毫无根据的科学理论起到理智的阻止作用。

在任何情况下,如果知识是可能的,那么 Sagan 所假设的就必须继续被假设,也就是,要想知道真相,要想让科学成为可能,我们所寻求知道的现实就必须是有条理的。

— 译自《All Truth Is God’s Truth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