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对经文做政治性利用之实例:《何时反抗?何时顺服?》

作者:小草

读到王怡2017年5月的证道文字稿《何时反抗?何时顺服?》,所用的相关经文是耶稣交殿税的记载,如下:

到了迦百农,有收丁税的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彼得说,纳。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但恐怕触犯他们,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太17:24-27)

王怡从彼得对收丁税的人的回答,“纳”,就断定彼得是出于对世上权势的惧怕。王怡说,

耶稣说:彼得,你什么意思啊?你为什么说要纳呢?彼得认为要纳,是出于对世上权势的惧怕。耶稣反对的不是要纳这个最后的决定,因为后来耶稣也纳了。耶稣反对的是彼得纳税的动机。为什么人家要你纳,你就纳呢?因为人家是王啊,因为这个世上君王的权势在彼得的心里面。” (原文截图如下)

但是,在圣经里完全看不到当时的彼得有任何害怕的迹象。实际上,彼得回答“纳”,只是在陈述耶稣会纳税的事实,而不是在替耶稣做出要纳税的决定,所以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惧怕的原因或动机在背后。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对此的解释是,“彼得说,’是的’。是的,耶稣总是纳丁税。可以从中得出,祂总是纳税,总是如此,耶稣不是一个逃税者。” (引译自麦克阿瑟的讲道《The Believer as a Citizen》)

解经家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对彼得的回答的解释是,“是的,当然,我的先生交税,这是祂的原则和作法。” (引译自 《Matthew Henry Bible Commentary》 )

麦克阿瑟和亨利的解释是一致的,都认为彼得只是在陈述耶稣总是纳税的事实。就算王怡理解为彼得是在答应要纳税,也没必要进一步毫无根据地论定彼得是出于害怕,甚至还要扯上是因为有“世上君王的权势在彼得的心里面。” 不得不问,究竟是谁的心里总是在纠结和放不下世上君王的权势呢?

而且耶稣问彼得的问题是,“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 而不是王怡所说的,“耶稣说:彼得,你什么意思啊?你为什么说要纳呢?” 耶稣根本就不是在质问彼得为什么说要纳税,而是要借此机会向彼得重申祂是神的儿子。虽然祂纳税,但只是为了免于触犯他们。

王怡接着说,“当一个小小的税吏,公务员里面最小的那一个,级别最低的那一个,来到他的面前,问他:你们夫子纳不纳呀?”

事实上,收殿税的并不是税吏,不是给当时的罗马政府收税的,而是给以色列的圣殿收税。交纳殿税的条律是在先知尼西米时代以色列人自己定下来的,看经文:

我们又为自己定例,每年各人捐银一舍客勒三分之一,为我们神殿的使用,就是为陈设饼,常献的素祭,和燔祭,安息日,月朔,节期所献的与圣物,并以色列人的赎罪祭,以及我们神殿里一切的费用。”(尼10:32-33)

所以殿税与罗马政府无关,收殿税的人也不是税吏,用现在的话说,他并不是公务员。彼得当然很清楚殿税并不是要交给凯撒的,从这也证明,王怡论定彼得是因为世上君王的权势在他的心里面,是因为害怕,无非是借题乱发挥,硬是把彼得塞到他所要抨击的角色里,就是那种害怕世上君王权势的人。这不仅冤枉了彼得,更是在肆意歪曲和谬用圣经!

王怡还说,彼得这样的反应是和世人的反应一样。难道基督徒在纳税的事上还要与世人有什么不一样吗?难道基督徒就不该老老实实地纳税吗?面对世上的权势和法规就不该老老实实地遵从吗?基督徒争战的对象并不是世上的政权或大小公务员,因经上说,“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弗6:12)

下面再来看王怡是如何处理这位收税人的,王怡说,

他的教训传遍了这个地区,包括这些收税的人都应该知道。但是,他们却来问:你们的拉比要交税吗?你注意他的那个口气,他不是带着一个疑问,或者他搞不太清楚,说你们的拉比到底是可以交,还是不可以交?他并不是谦虚地来求问:是不是要交啊?他实际上那个口气是很清楚的——就是要交。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件事情,在所有的殿税里,祭司和拉比是不需要纳税的!因为祭司和拉比就是侍奉圣殿,侍奉圣殿的这一位神和他赐下来的妥拉的。所以,祭司和拉比不需要交税。因此,这些人来问彼得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跟着的那一位拿撒勒人耶稣,是拉比吗?当然,他们听过他的教训,他们也见过他行的神迹,“我知道你跟随的这一位啊,是很厉害的,不过,宗教局没有批呀!”耶稣毕竟不是一个有执照的拉比,所以,到底应该不应该交呢?还是应该交。所以,你知道吗,这些人还是按着以色列人的宗教制度来办事?我听过他行的神迹,我听过他的教训,我也可以称他是拉比,不过,公事公办——毕竟宗教局那个地方没有发执照、毕竟是个野传道、毕竟是一个没有执照的遊方布道,也没有正规院校发的执照、没有宗教局盖章的。所以,你们夫子还是得交税!他们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这对耶稣来讲,是不是一个羞辱呢?是不是一个不尊重呢?” (此段原文截图附在文后)

首先,王怡引收税人的问话已不准确了,经文所记的是,“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 而不是王怡所引的,“你们的拉比要交税吗?” 其次,王怡说,“在所有的殿税里,祭司和拉比是不需要纳税的!” 但这不是真的,在上面提到的经文(尼10:32-33)里,并没有说祭司和拉比不用交殿税,而是“我们”每年都要交,那里的“我们”就是指当时签了条律的人,“我们的首领,利未人,和祭司都签了名。”(尼9:38)所以,连祭司都没有免殿税。王怡根据对殿税的错误理解,就推断收税人的意思就是要耶稣交,甚至还更进一步认为这是对耶稣的不尊重和羞辱。当然,如果王怡老老实实地解经的话,也就难以从这位收税人扯到现在的宗教局来做更进一步的发挥了。

看到这些,不得不说,王怡的解经很不忠实,很荒唐,所以也错得很离谱,但他借题发挥的本事还是相当厉害的,以致于借着经上讲论耶稣交殿税这件事,竟然能把君王、公务员、宗教局都扯出来含沙射影地抨击一番,这就是他对经文做政治性利用的实例。为了达到这种目的,他甚至把当时的彼得说成是,害怕丧失自我利益,怕死,和不自由的灵魂。王怡说,

彼得认为耶稣应该纳税,是出于内心对权势的惧怕,是出于对内心自我利益丧失的惧怕。耶稣宣告,作为神的儿子,不需要纳税。但是,耶稣又表示,作为人子,作为一位降卑的人子,他愿意纳税。所以前面一个故事中彼得说要纳,跟后面一个故事中耶稣说要纳,虽然看起来都是要纳,但是你能够看见本质上的不同吗?彼得认为纳,是出于内心的惧怕,是出于一个一生因怕死而做奴仆的人,是出于一个不自由的灵魂。”(原文截图如下)

在后来主耶稣被抓时,彼得确实害怕和跌倒过,那只是他一时的软弱。但在交殿税之前,看看圣经对彼得的一些记载:“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路5:10-11) “西门彼得回答说,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太16:16-17)

彼得是蒙主耶稣亲自所召,他当即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这样的彼得,还有什么自我利益会害怕丧失呢?彼得认定耶稣有永生之道,也宣告耶稣就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耶稣也对彼得说,他是有福的。可见,彼得的生命是已被主耶稣彻底翻转过来了,是属耶稣的忠心仆人。还怎么会是 “一个一生因怕死而做奴仆的人” 呢?又怎么会是“一个不自由的灵魂 ” 呢?难道只有敢于反抗君王或不做公务员才是自由的灵魂吗?王怡对自由的定义还是在基督里的真自由吗?!

心里老是放不下地上的这些政治,甚至对最小的公务员,都充满了敌意,都要捏造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出来,这样的心灵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可言?这样的心态岂不正是被世上的政治所捆绑得紧紧的吗?连讲解经文都没有了按正意、诚诚实实地讲解的自由。连彼得都会被硬生生地摸得一团黑,以便拿来充当被攻击的角色。如此的谬解谬用经文,还像是位忠于牧职的讲道人吗?!

附图:王怡的《何时反抗?何时顺服?》原文截图

王怡对经文做政治性利用之实例:《何时反抗?何时顺服?》”的一个响应

  1. lyh说道:

    分解地很到位。至于谁的讲道能听,其实如果一个人不熟读圣经,慎思明辨,恐怕谁的讲道都不能听——听了也很容易积累误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