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坛呼召是错误和危险的做法(钟马田,小草译)

作者: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 译者:小草

20世纪70年代初,钟马田博士是在美国举办的一个牧师大会的讲员,在问答时段,他被问到以下问题:

问:近年来,特别是在英国,在新教的福音派中,对葛培理(Billy Graham)等人所使用的邀请方式的批评越来越多。圣经有没证明,这种公开邀请的做法是正确的,还是错的?

答:好吧,要简短的来回答这个问题,就很难不会被误解。让我这样答吧:这种邀请方式的历史,你们应该比其他人更熟悉的,因为它是在19世纪20年代从美国开始的;它的真正发起人是查尔斯.芬尼(Charles G. Finney)。它带来了一场巨大的争论。著名的加尔文主义者和成功的传道人Asahel Nettleton 从未发出 “讲坛呼召”(Altar Call),也没有要求人们到 “焦急座位 “(Anxious Seat)上来。19世纪20年代的这些新方法,被改革宗立场的人所谴责,这是出于许多的原因。

原因之一,没有证据表明在新约时代有这种做法,因为那时他们相信圣灵的大能。例如,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讲道,在圣灵的大能之下,没有必要叫人们到前面来决志,人们被神的道和圣灵的大能所感动和影响,以致他们打断讲道人,喊道:”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这一直是传统改革宗对这一特定问题的态度。

当你开始引入这个其他因素的时候,你就带来了一个心理因素。邀请应该是在传讲的信息当中。我们相信圣灵会使用信息,所以我们相信圣灵的大能。我个人同意问题中所说的,我从来没有在最后,为了这个原因而呼召人们走到前面来。在人们还没准备好走到前面来时,他们就到前面来,这是有很大的危害。我们相信圣灵的工作,祂使人信服,使人归正,祂会做祂的工作。在人们还没有准备好时,就把他们带到“重生”,这是具有危害性的。

清教徒尤其害怕 “暂时的信心 “或 “虚假的认信”。有一位伟大的清教徒,Thomas Shepard,他出版了一个著名的系列讲道,是关于十个童女。那本书的重点就是在讨论虚假的认信这个问题。那些愚拙的童女们以为她们是对的。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

总结起来:我觉得,做决志时走到前面来,是放在人身上的压力,这种压力归根结底是由于对圣灵的工作缺乏信心。我们传道,如果我们传讲得合适,传讲的信息中就会有对决志的呼召,然后我们交给圣灵来使用信息,在人身上作工。当然,祂会这样做。

有些人可能会在礼拜结束后立即来见牧师。我认为应该始终表明,牧师会很高兴见到任何人来向他提出问题,或想得到进一步的帮助。但是,这与向人们施加压力让他们走到前面来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直接对人的意志施加压力是错误的。圣经中的顺序似乎是这样的:真理被呈现在心里,从而感动人心,这又反过来感动意志。

— 译自《Dr. Lloyd-Jones on the Altar Call

讲坛呼召是错误和危险的做法(钟马田,小草译)”的一个响应

  1. gwp2030说道:

    曾经被地方召会硬拉去受洗,说洗了就有圣灵。那时没受到圣灵的感动,真觉得被迫 很勉强。20多年麻木不仁以后才蒙主怜悯被光照,继续追求主恩。
    感谢您的文字耕耘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