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还有神迹和使徒吗?(史普罗,小草译)

作者:史普罗 ( R C Sproul ) 译者:小草

所以我们当越发郑重所听见的道理,恐怕我们随流失去。
那借着天使所传的话,既是确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该受的报应。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了。
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
(希2:1-4)

经常有人问我:”史普罗,你相信当今有神迹吗?” 如果你想叫我给出简单的答案,那么答案是否定的。当今,你可以走进一个牧师的办公室,看到一个写着 “期待神迹”的标志。但是,如果你期待神迹,如果神迹是可以期待的,那么它们就没有什么神奇的。如果它们是普通的,那么它们就不具有证明性的份量。正是由于它们不寻常的特性,它们才具有标志性的能力和意义。

当然,当人们问我,我是否相信神迹时,他们问的是一个问题,而我则是在回答另一个问题。如果他们对我说,”你相信上帝仍然在这个世界上超自然地工作吗?” 我当然相信。”你相信上帝应允祷告吗?” 我当然相信。”你相信上帝会应允祷告使人得医治吗?” 我当然相信。

所有的神迹都是超自然的,但不是所有超自然的作为都是神迹。神学家在进行区分时是很严谨的,当我说我不相信当今的神迹,这是在非常狭窄的意义上而言的,也就是说,我不相信狭义的神迹,这样的神迹是被定义为发生在外在的可感知的世界上,是在这个外在的可感知的世界上违背自然规则的作为,是由上帝直接的大能所做成的,是只有神才能做的工作,就如,使死人活过来,被切掉的肢体得复原,行走在水面上,将水变成酒。

为什么这是重要的

即使是新约中一些神奇的迹象,按照这个狭义的定义也不能算为神迹。那么,为什么我们要为这个狭义的定义如此费劲呢?原因在于: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行神迹,如果一个人并不是神的启示的领受者,但他却可以行神迹,那么,显然的神迹就不能证明他是神的启示的领受者。让我再说一遍。如果不是启示的领受者可以行神迹的话,那么神迹就不能作为真正的启示领受者的证明。而这就意味着,新约宣称拥有上帝自己的权威性,因为上帝通过神迹奇事为基督和使徒作见证,这样的宣称和争辩就不正确了。

所以这里的关键之处是圣经本身的权威性、真实性、和真理性。这就是为什么我有这个狭义的定义,也是为什么我并不期待神迹,因为我不期待当今会看到东奔西跑的使徒。所以狭义的神迹,在使徒时代结束时就停止了。

上帝仍然活着并且还在做工

现在,上帝仍然活着,祂仍然在作工,他仍然在以奇妙的方式应允祷告。我见过对祷告的奇妙答应,我见过人们从被称之为绝症的病中得医治,我只是从未见过有人从坟墓中复活,或者是被切断的手臂长回来,也没见过有传道人行走在水面上,或者把水变成酒。

但无论如何,主耶稣所行的这些神迹不仅是广义的,也是狭义的。对我们来说,新约中的神迹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们是上帝对耶稣和使徒所作的见证,他们的权柄是我们所顺服的。

— 译自《Does R.C. Sproul Believe in Miracle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