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的邪灵附体和赶鬼究竟是怎么回事?(周必克)

作者:周必克(Joel Beeke)

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异教化的社会,人们随波逐流,陷于各种嗜好中不能自拔。怪异的举止已经成为司空见惯之事,许多人都明显经历到邪恶的存在。传教士和人类学家警告我们要警惕泛灵论文化和魔鬼附体。撒但教在西方国家四处蔓延。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许多灵恩派人士和所谓的“圣灵第三波”神学家一直在教导和操练各种形式的“赶鬼服事”,赶出附体的邪灵。弗兰克·佩雷蒂(Frank Peretti)的书更是增加了人们的困惑,让成千上万人认为邪灵无处不在。

基督藉着他的生命、死亡、复活和升天,独自击败了压迫者的权势。撒但丧失了对世上各民族的令人窒息的统治。权势的天平扭转了。在旧约时代,光明的闪电偶尔划破黑暗。但现在,在基督里面并藉着基督,破晓的光明已经出现。基督的永恒之光已经胜过了撒但残存的邪恶和黑暗。

基督复活和升天之后,邪灵附体的现象已经大为减少。《使徒行传》中记载了几个这样的例子,那些例子一般都发生在福音第一次传到的地方。彼得和腓利都曾经至少在一个场合赶出恶鬼(徒 5:16;8:7)。保罗在腓立比解救了一个被算命的污鬼附体的女人,在以弗所也赶出了一些邪灵(徒 16:16-18;19:11-12)。但新约使徒书信中——虽然经常谈到撒但对教会的搅扰(罗 8:38-39;林前 2:8;15:24-26;弗 1:20-22;3:10;6:12;西 1:16;2:15)——却很少提到魔鬼附体的现象,也没有关于赶鬼的教导。在已经建立的新约教会中,邪灵附体似乎并不是一个重要问题。

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界于否认撒但和敬拜撒但之间,越来越强调撒但的真实存在和属灵争战的重要性。他们经常会错误地鼓励对邪灵的不健康的兴趣。他们认为在所面临的每个问题背后都有一个邪灵;个人的责任让位于邪灵的影响。肉体的行为成了当驱赶的邪灵。这一切都越来越助长了民间神秘主义灵修的盛行。各种迷信的应对办法,比如测绘灵界地图,举行赶鬼仪式,变得比认罪、悔改和重新顺服基督这些合乎圣经的解决方法更盛行。

耶稣和使徒赶鬼与当今盛行的赶鬼有天壤之别,当今很多人的赶鬼源于异教的作法。莱西写道:“异教的赶鬼只不过是撒但使人越来越深地处于他的权势之下的诡计。巫师里面更强大的鬼,当然能够赶出被鬼附体的人里面的鬼,但那个人并没有得医治。他并没有被从仇敌的权势之下救拔出来。被赶出去的鬼还可能回来”。

现在的牧师和普通信徒都不应当充当赶鬼者的脚色。轻率赶鬼会导致极大的危险。其中一个危险是有可能使人进入幻境,导致精神错乱。

丹·范德卢格特写道:“作为堕落之人,我们每个人都深深地、不自觉地害怕正视自己的罪。就连信主多年的成熟基督徒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没有开始认识自己究竟堕落到何等程度。因此,如果提醒一个人,说他败坏的思想和行为是因为邪灵的影响,是很危险的。这样的提醒(能够)导致被搅扰的人被邪灵附体。” 范德卢格特继续说,被邪灵迷惑的受害人于是“展现出虚假的被鬼附体的症状,不自觉地模仿真正被鬼附体的症状(包括声音的改变和明显的个性改变,撒但在做什么?撒但在附体)”

莱西总结说,“在永久性的逐出邪灵之前,受害人必须先要有属灵的重新占领”。然后他继续阐述这种属灵的重新占领是藉着圣道和圣灵的工作产生的(路 10:1 及以下经文)。被基督的圣灵充满,传讲基督的圣言,比撒但的一切权势都更有能力(路 4:36)。这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 1:16)。耶稣用上帝的圣言迎击撒但;我们也必须这样做。

— 节录自 周必克的《与撒但争战 — 认识敌人的弱点、策略和失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