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救恩抵挡简信主义这类假福音(周子坚)

作者:周子坚

「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3-24)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10:9)

「主权救恩」(Lordship Salvation)这个词对于我们华人的信徒来说可能比较陌生,圣经亦没有直接采用「主权救恩」这个词。然而,圣经中确有清楚说明这方面的道理。甚么是「主权救恩」呢?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人要承认耶稣基督的主权,接受耶稣为主,才能得救。事实上,关于「主权救恩」的神学争论,是在近几十年才出现的。

坦白说,在以往的世代,有哪个基督徒会辩称信耶稣可以不承认祂的主权?以前的人信主大都会承认耶稣为主的。可是到了现今的世代,有人因为过分强调神的恩典,就发明出一个理论,说人只要愿意信耶稣,肯认祂为救主,他便立即得救了,无须认祂为主。交出主权是在日后追求长进时才要学习的功课。他们将信主的人分了起码两个等级,就是信徒及门徒。当人一信主时,他便称为信徒或基督徒,这人已经是得救了。然而,信徒进一步追求长进,便要学习作门徒了。神对门徒的要求就不同于信徒。作信徒不须付出甚么代价,单单信就够了。作门徒就要付出代价了。这是他们基本的理论。我想弟兄姊妹在基督教圈子中多多少少也听到这些言论。然而,这些主张是否有圣经根据?让我们从圣经中仔细的探讨一下。

首先,圣经有没有将信主的人分为信徒、基督徒、门徒的等级?绝对没有。不错,圣经确是用信徒、基督徒、门徒、圣徒来形容信主的人,但这只是着重点有所不同而已,不是等级的不同。「信徒」着重点是信、「门徒」着重点是跟随及学习、「圣徒」着重点是成圣、「基督徒」着重点是与基督联合 (「基督徒」一字直译是「基督人」)。圣经绝对没有说圣徒比基督徒长进,门徒比信徒高级的道理。举一个例,十二使徒一开首跟随主便称为「门徒」,不是刚信主时称「信徒」,信了主若干时日就改称「门徒」,没有这回事。再举一例,太8:21记载一事:「又有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阿,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这人还未正式跟从,但圣经已经说他是门徒,可见「门徒」不是比「信徒」更高一级。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徒11:26:「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这些安提阿的信徒一早已经是门徒,然后才称为基督徒。那么「基督徒」是否比「门徒」高一等呢?当然不是。「基督徒」就是「门徒」,「门徒」就是「基督徒」,两者没有等级的分別。由此可见,「信徒」、「门徒」、「基督徒」、「圣徒」没有等级之分別,只是着重点有不同而已。

明白了这一点后,让我们再看主要求我们作门徒的代价:「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3-24)。这是非常清楚的。我们要「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才可作主的门徒。这里不是说从信徒变为门徒要付出的代价(我们已经解过门徒及信徒是同义词),这里明明是说「得着生命」与「失丧生命」的问题,换句话说,主是说到救恩的问题。

有人认为主没有可能将福音说得这么难,要求这么高。真的不可能吗?主岂不是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主在马太福音第7章说得更加详细:「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有一位主日学同学曾问过我这个问题:究竟我们是先进窄门,然后走窄路,还是先走窄路,最后才进窄门?若我们进了窄门,不走窄路,会否得救?我的答覆是:窄门与窄路根本是同一件事,都是指著救恩说的,因为是关乎永生永死的问题。你选择进窄门,就一定要走窄路。你拒绝走窄路,神不会容让你只进窄门而得救。窄门及窄路是一个整体,断没有进窄门之后却走阔路的道理,圣经明明说阔路是引到灭亡的。我们不要替圣经制造矛盾。这里主耶稣给我们一个传福音的好榜样。主不是单单说到信福音的好处,信福音的容易,待人信了之后,才告诉原来还要走窄路。主不会这样误导人。主一开始就说得清清楚楚,信主前后都要付代价。所以,祂要求人在信之前好好计算一下:

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8-33)

主在地上传福音时从来不会叫人先相信,然后才计算代价及交出主权。圣经记载了一件事:

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门徒希奇他的话。耶稣又对他们说:小子,倚靠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门徒就分外希奇,对他说:这样谁能得救呢﹖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可10:17-27)

这个少年富官在许多方面实在是值得嘉许的。第一,他很谦卑,肯跪在主前求问。第二,他道德高尚,圣经没有说他犯过甚么明显的罪。第三,他热心及认真的守诫命律法:「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第四,他渴慕永恒的事。这么「有心」的人,在我们今天的教会圈子里,应该很容易便信到主。请问你会怎样向这位慕道者传福音?会否叫他单单接受耶稣作救主就可以了?然而,主没有直接叫他信祂是救主 (当然他要认耶稣为救主),主也不是叫他认罪 (当然他要承认自己有罪),主乃是叫他变卖一切跟从祂。为甚么?因为察看人心的主知道他真正的问题。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不愿信及不认罪,乃是不肯交出他钱财,即是他对钱财的主权:「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太6:24)。他爱钱财,过於爱神,神就拒绝这个人。这是一个悲痛的故事,发人深省。有人说主从来不拒绝到祂跟前来的人,这人就是一个例外。主拒绝了这个不肯交出主权的人。(主今日不是要每一个信主的人变卖所有钱财,祂乃是要考验我们是否爱钱财过於爱祂!)

若是这样,谁人能得救?相信彼得的问题也是我们各人心里的疑问。「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就是主的答覆。人得救永远是一件神迹,只有神能够做,人是不能的。既是这样,我们又何必自作聪明将福音的要求降到低无可低的地步,以为这样做是帮了神一把呢?人信主本来是一件神迹,是神改变人心的奇妙工作,却给现今的人弄到毫无惊喜可言,出发点完全是为了迁就人的心理,不是为着神的荣耀。你以为按圣经的标准及主的榜样传福音就没有人信了吗?在过往的世代,千千万万的人已经信了,为主殉道的人前仆后继。这都是神伟大的作为,是祂感动人甘心献上生命而信的神迹。我们今天的信徒不再信这神迹吗?

初期使徒及教会的榜样亦清楚表明他们传福音是传「耶稣是主」。保罗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10:9)。这节圣经明明的说,我们要认耶稣为「主」,才能得救。保罗在腓立比监牢向狱卒传福音,说:「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彼得传福音时也是这样:「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6);「神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徒5:31)。其他的门徒也是这样传耶稣为主:「但内中有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们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传讲主耶稣」(徒11:20)

有人认为哥林多教会确实有些不长进的基督徒。这些信徒可能是信主而没有交出主权的例子吧。然而,我却认为不然。那些软弱的哥林多信徒的确是不长进,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信之时没有交出主权。交出主权是指让耶稣作主的心志而已。我们都承认,我们信主前要先悔改,但这个悔改不是指我们要将一切不好的行为全改好了才信,乃是指当你信主时必须有一愿意悔改的心,有了这个心志(不是行为),我们便可以信主了。

照样,我们信主之时,我们也必须将主权交出,让耶稣掌权,不是将每一件事实际具体地交出才能信主。最主要乃是那个交出主权的「心志」。我们承认我们都是软弱的人,信主之后一样会犯罪,所以我们要不断地悔改。但这个持续不断的悔改不表示我们当初信主的悔改不是真正的悔改。照样,我们在信主时交出主权,信主之后还会发现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己」。所以我们要天天学习舍己及背十字架,但这并不表示当初信主时的交出主权不是真实的。

从哥林多后书看,我们知道那些软弱的哥林多信徒是愿意悔改的,这就证明他们确实有尊重主话及让主掌权的心。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信主之后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己要对付,要交出。这的确是事实。最大的问题乃是,在今天的基督教中,有许多人在表示信主之时根本没有计算代价,根本没有打算将自己的主权交出来。他们只要耶稣作救主,而不要耶稣作他们的主人。他们故意拒绝交出主权,不让主为主为王,恕我这样说,他们就像那少年富官一样,并没有真正重生得救。被誉为二十世纪先知的陶恕先生说:

罪的根源就是反叛律法及反叛神。罪人岂不是说:我属于我自己。我不会向任何人归降,除非是我自己选择。这就是罪的本质了。所以在悔改时,我们要扭转这个关系,并全然降服於主的话及主的旨意之下,作顺命的儿女。我们没有根据相信我们能轻率及随便地到主跟前,说:我来是得着帮助的,主耶稣。我知道你是救主,所以我打算相信而被拯救,然后我会转身而去,待将来有时间才去想想关于主权、归降及顺服的事吧。

我警告你,你不能这样就得着主的帮助,因为主不会拯救那些不受祂命令的人。祂不能把祂的职任分割。你不能相信一半的基督。我们要照祂的所是接受祂—受膏的救主及主宰,就是那位万王之王,万主之主。(A. W. Tozer, I Call It Heresy (Camp Hill: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74), pp. 9, 14-16. 18-20).

最后,请容我向那些自以为「信主」,但其实从未正式交出主权的人说几句话。我以上这番话,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更加不是叫你灰心离开。我乃是想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悅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将自己生命及主权归给神,绝对是合情合理的事。祂本来就是主,就是君王,是祂创造天地万物,并且统管万有的大能者。你是祂造的,为甚么祂不能作你的主人呢?然而,祂不单是造你出来,祂更是用自己的血将你买赎回来:「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著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著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林前6:20)。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统管万有的主为你流血,用无尽的爱召你来归祂,你为甚么不肯让祂作心中的王?祂对你的爱毫无保留,舍弃性命来救你,你却对主事事保留,不肯将主权交出,这是甚么理?

我曾舍命为你,我血为你流出,救你从死复起,使你罪过得赎。为你为你我命曾舍,你舍何事为我?我离父家天庭,撇下荣耀宝座,来此暗世尘瀛,饱尝孤单漂泊。为你为你天家曾舍,你舍何福为我?为你饱尝苦痛,口舌难以形容,忍受枪刺鞭伤,救你脱离死亡。为你为你忍受一切,你受何苦为我?我从天庭父家,谦卑屈尊降下,带来完备救恩,并我宽容怜悯。向你向你厚恩曾施,你将何物献我?

「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5:14-15)。难道基督为你舍身的爱对你一点激励都没有?你以为我们的主是严苛及忍心的主人,没有种的要我们去收,见我们愁苦祂就快乐?你看错了。我愿意为祂作见证:我的主是好主人,一生一世作祂的仆人是我最大的福气。给我一千万个世界来换祂,我也不舍不得离开祂的轭。祂对我这么好,祂从来不亏负我,我何忍心负祂?

我主耶稣是我万有,我要忠诚随祂,祂之于我何等信实,我何忍心负祂;步祂后尘,我才安心,思念十架事事殷勤;跟随祂行,不计富贫,祂是良友

我的主不勉强你一定要跟随祂,事实上主耶稣传道的初期有成千上万的人跟随祂,但当祂向他们说了一些难于接受的话,所有人差不多走光了,只剩下十二个门徒。然而,主没有半点强留他们的意思,只是轻轻的问:「你们也要去吗﹖」今天主也是照样的问你,「你们也要去吗﹖」主没有降低福音的要求,没有隐瞒跟从主的难处,祂更加没有强逼你。祂只要求你好好的思想及计算。你的答覆如何?千千万万的人已经义无反顾地作出了决定,亦有许多人「忧忧愁愁的走了」。你的选择如何?甚愿你的答覆,如彼得的答覆一様:「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转注:作者原文的标题是《主权救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