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有预言及方言吗?(葛富恩, 周子坚译)

作者:葛富恩Richard B Gaffin译者:周子坚

译注:葛富恩(Richard B Gaffin, 1936年 — )是费城西敏神学院系统神学和圣经神学的荣休教授。

坚持圣经在今天也是全足全备的威斯敏斯特信条,主张「神在以前的世代用来启示祂旨意的方法已经停止了。」(1.1)。 我们这些接受这教义的人常常被称为 「终止论者」。 这个标签带有很多的包袱。按字面看,它是消极的。在现今关于圣灵恩赐的辩论中,终止论者给人的印象是反对圣灵的恩赐。所以在开始时,我们须要澄清一些对于终止论者的误解。

我们没有主张神的灵不再主动地及大能地作工。我们恳切地相信他仍会这样作。举例说,有甚么比圣灵使一个死在罪里的人重生及热心为善这一百八十度改变更有能力,更神奇及更令人惊讶及呢?这牵涉到复活及再造的大能大力。这是何等令人敬畏的事!

另外,我们亦不是认为所有的属灵恩赐都已停止不再在教会出现了。我们只认为某些恩赐已经停止了,这点才是问题的核心。大部分的恩赐仍然继续,这个是没有人有异议的。

有些人告诉我:「你将圣灵规限在箱子里了。」我心里生起了起码两个回应。第一,我认真关注这个指控。我们的确有可能让我们的神学观念不正确地限制圣灵的工作。我们要时常谨记耶稣在约3:8所说那个不能测度的因素(圣灵像不能预测的风),圣灵正统的教义应该在圣灵那些奥秘及不可预测的工作上留有空间。

然而,第二,我会尝试指出,圣灵「在圣经中说话」(威斯敏斯特信条1.10)是圣灵主动地将自己放在箱子里。圣经里的圣灵绝不是反覆无常的。不错,圣灵是「焚烧的灵」,但圣灵也是有次序的,不叫人混乱的(林前14:33,40)。圣经在讨论属灵恩赐的时候特別强调规矩及次序,这是何等令人惊奇的事!神给教会一个不断重复的挑战,就是要我们追求这个有规矩和次序的火热,或用另一句话说,追求被火热之灵充满的规矩及次序。

首先是根基,然后是上面的建造

根据尼西亚信经,「圣而公之教会」也是「使徒性」的。这是甚么意思呢?甚么构成使徒性的教会呢?根据圣经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们解答是否有些圣灵的恩赐已经达到其目的而停止这问题重要的第一步。

以弗所书2:11-22保罗向我们展示了在他所有书信中(甚至整本圣经中)最全面关于新约教会模式的经文。以一个常用的圣经隐喻(参彼后2:4-8),保罗说到由犹太人及外邦人组成的教会,是神在基督升天及再来之前要建造的伟大工程,神自己是那位主建筑师及工头。教会是神的家,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弗2:19-20)。

上述的形容有两个很有关连的思想值得我们注意。第一,就是教会的根基已经立好了。它是一个在历史上完成的史实。一个知道怎样建筑的工头,一定在工程开始时一次立好根基。根基不须重复地被立。当祂立好根基之后,祂便在根基上兴建工程了。以我们的处境来说,我们是在上面的兴建工程中。基督已经立好了教会的根基。现今祂正在根基上建造。

第二,当我们思想使徒及先知如何与主同为教会的根基的时候,这个结论就更明显及有力了。在基督方面,祂所立的根基就是因祂受死及复活而作成的救赎工作:「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別的根基。」(林前3:11)。但使徒也是属于根基的一部分,不是因为基督救赎的工作不完全,而是因为使徒所作的见证(一个完全启示性的见证),是升天的基督亲自授权的(徒1:22;加1:1;帖前2:13)。

在神揭示祂救赎计划的历史里,使徒特殊的角色可以在以弗所书2:20的亮光中显明出来。我们在整个救赎历史中找到一条连线, 直至所有的应许都应验在基督身上为止(来1:1-2)。神将基督「一次」完成的根基及使徒「一次」完成的见证,「一次」联结在一起。新约书信就是向我们说明这件事。

以弗所书2:20指出,使徒在教会的成长中只有一个短暂及不持续的角色。他们的位置只是在建立教会根基的重要时期。他们的功用是为基督的救赎工作历史提供启示性的,无谬误的,及权威性的见证。这个功用已经完成了,它不属于以后在上面的建筑阶段。它只提供一个已完成的根基,让基督继续在上面建造教会。

新约圣经中有数处的教导印证使徒的职任是暂时性的。若有人要成为使徒,他必须是基督未升天前亲眼见过主及亲耳听过祂的见证人(徒1:21-26)。保罗在林前15-7-9暗示自己是唯一的例外。除此之外,他似乎很清楚地表明他是最后的一个使徒。

教牧书信的内容主要是说,使徒为教会在他们离世之后的世代所作出的準备。其中有两封信是写给提摩太的—一个被保罗视为比任何人更为适合作他继承者的人选。然而,保罗从来没有称他为使徒。在我们提及过的救赎历史之亮光中,个人性的「使徒承继」是自相矛盾的。教会的「使徒承继」不是指在教会有职任的人从使徒一直无间断地承继下去,乃是指信徒一代一代坚定忠诚地守着在新约圣经记下来的使徒的教训或传统。

许多灵恩派的信徒都同意,使徒(像林前12:28;弗4:11所提及的首个恩赐及十二门徒及保罗所有的恩赐)已经不存于教会了。在这方面(不论他们觉察与否),大部分的灵恩派信徒实际上都是「终止论者」。所有认同使徒职份及恩赐的暂时性的人,须要在新约的亮光下,进一步思想终止论这个基本立场引申出来的意义。

先知预言又怎样?

以弗所书2:20指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意涵。它印证了先知与使徒都有一个作为根基的角色。这些先知是谁?非常明显地,他们不是旧约先知。首先,注意词句的次序:「使徒和先知」,不是「先知和使徒」。更重要的,数节经文之后,保罗用差不多的句语,称那些先知乃属于「如今」的新约,比对那「以前的世代」的旧约历史(弗3:5)。近年有些人辩称这些先知与使徒是相同的人(那些同有使徒及先知身份的人)。但这说法是不合理的,因为保罗在论及使徒及先知时,是明明将他们分开(弗4:11:「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弗2:20清楚意味着先知预言是一种暂时的恩赐,只为建立教会根基的阶段而设。所以,如使徒一般,新约先知不再是现今教会建造工桯的一部分。

方言又如何?

哥林多前书14章讨论预言及方言比其新约经文更详细。整章圣经的骨干就是把预言及方言两者作一个对比(由第2-3节开始,一直到第39节)。使徒最大的关注是要表明预言比方言相对地优越及可取。先知讲道是「更大」的恩赐因为它能造就教会(別人能够明白),但方言则不能(別人不能明白)。说方言有一个限制,就是只有当它被翻译出来的时候,才能像预言一样能造就別人(4-5节)。方言若不翻出来,就比预言失色了。但翻出来的方言之功用相等于预言。所以神的话将预言与方言紧密地连起来。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翻出来的方言是预言其中一种模式。

这两种恩赐相同之处及它们能以对比的原因,就是它们同是言语的恩赐。更加準确地说,它们都是启示。它们将神的话首先地,原本的,直接的,给予教会。

第30节清楚说明预言是启示。其他新约圣经提到有关预言的事例如亚家布(参徒11:27-28; 21:10-11)及启示录(参启1:1-3)都说明这一点。

从第14节至19节我们清楚看见方言就是启示。它是一种最直接默示出来,不经別的媒介的话语。当它活动的时候,方言的恩赐完全越过「悟性」,即是说方言的人说出的东西不是从他理智出来的。圣灵控制了人说话的功能及器官,使所说的话不是说话者自己的话。还有,保罗形容这些内容为「奥秘」(第2节),进一步印证方言启示性的特质(加上它与预言的关联,参13:2)。在整本的新约圣经看不到有没有明显的例外,就是这些话都是指著启示说的,更明确地,它们都是指著关于救赎历史的启示(太13:11;罗16:25-26;提前3:16)说的。

从这些最有关及决定性的经文,我们可以看出预言及方言停止了的解释。在神智慧及恩慈的计划,使徒及先知在教会的历史中扮演了一个暂时的角色。当根基立好了之后,他们已经没有再继续了。在神教会的救赎历史「计划书」里,使徒及先知都不是固定的装置配件(弗2:20)。方言也不是,因为方言与先知预言是连在一起的(林前14),如我们所说过的。它们已经在教会成长历程中与使徒及先知预言的恩赐(并其他带出神话语的方法)一同退下去了。

林前13:8-13又怎样?

许多人认为林前13:8-13清楚教导先知预言及方言在主再来之前是不会停止。无需多说,对于非终止者来说,这是他们的「王牌」经文,但这段经文真的支持他们的结论吗?

留心读林前13:8-13。这段经文主要的比较信徒现在的知识及将来的知识。现在的知识是片面及模糊的,将来的是一个全面及「面对面」的认识,就是当我们达「完全」的时候神要给我们的(第10节)。这个「完全」一定会在基督带着权能及荣耀再来的时候发生的。这里有表示这些恩赐在基督回来之前不会停止的意思吗?

这个结论逾越了经文的主旨。经文所强调的是现今知识的特质,也就是它的暂时性。那个知识的媒介并不是重点。保罗用一个牧者的心去教导哥林多教会处理预言及方言的活动(林前12-14)。所以,保罗在这里提及它们是可以理解的。他根本不是讨论它们何时会停止的问题。他只是强调在基督再来之前,我们知识的不全面及模糊不清。这对于任何启示的方式(甚至包括圣经默示)及它们何时停止等事上都是真实的。

以弗所书4:11-13印证了这个解释。升天的基督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我们可以肯定第13节所说的「同归于一」及「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就是林前13:10的「完全」。或许弗4:13的「完全」或「长大成人」也是响应林前13:10所说的。正因这缘故,若我们坚持以非终止者论的观点去读林前13章,我们就无可避免地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在基督再来之前一直都有使徒,预言及方言的恩赐。这结论连许多非终止论者都表示反对的。

但他们如何协调呢?从恩赐及其最终目标方面来看,这段经文与林前13:8-13有何不同呢?那些正确地认为以弗所书2:20及4:11所说的使徒今天已经不再存在的非终止论者不能模棱两可的。若这些经文教导先知预言及方言会在主再来之前继续存在,那么使徒恩赐也继续存在。但更正确的理解该是,这些经文根本不是讨论预言或方言(或其他恩赐)会否在主再来前停止。它们没有回应这个问题,须用其他经文来解答。

非终止论者面对一个矛盾。若预言及方言(新约所记载的)继续存在,那非终止论者就要面对一个实际的困局,就是他们要承认圣经作为神的启示是不足够的。若他们坚持「预言」及「方言」不是启示性或不全是启示性(大部分非终止论者都 属这一类),那么这些现今的现象就被误称了。它们根本不是我们在新约中找到的预言及方言。非终止论者落在一个救赎历史的时代错误中。他们在建造工程的教会时代中寻找立根基时代的东西。他们牵涉一个矛盾的苦差,一方面坚持新约正典已经完成及关闭了,但同时又认为那些在正典未完成之前,当新约书卷还在写作中出现的启示性恩赐,现今还在继续。

但神的话拯救我们脱离矛盾。它向我们显示神智慧及恩慈的设计,预言及方言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任务而终止了。留下来的直到耶稣回来的,就是那至高无上,唯一全足及全备的权威,「圣灵在圣经所说的话」。(威斯敏斯特信条1.10)

译者按:上文透过神的话语及严谨的释经法,清楚有力地证明预言及方言的恩赐已经停止了。若有人认为预言及方言的恩赐未停止,为甚么使徒的恩赐又停止了?使徒与先知同是作教会的根基,为甚么使徒恩赐停止,预言恩赐还要继续?难道 教会根基到今时今日还未建立完?预言及方言是同一类的启示性恩赐,预言已经停止了,因为圣经正典已经完成了,为甚么同为启示性的方言需要继续?若是这样,圣经的启示就未正式完结。但谁会接受圣经的启示并未完成?只有异端邪说才会说在圣经以外还有別的启示。若有人认为今天的方言不是启示性的,那么今天的所谓方言就不是圣经中所说的方言。 没有圣经根据的方言就不是出于神的。不是出于神又是出于甚么?必定是出于邪灵。邪灵极有可能在信徒竭力倒空思想、让情绪盖过理智的歇斯底里状况下「局部」附著人体,影响他们某些身体机能,叫他们身体不由自主的震动及说 出自己完全不明白的言语。这明显是仇敌混乱及破坏教会的工作,我们一定要小心防备。

— 转自《基要书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