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派(Neo-Liberal)的隐形攻势(Phil Johnson,小草译)

作者: Phil Johnson 译者: 小草

福音在地上最危险的对手,并不是那些站在门外的疯狂的无神论者,虽然他们喊叫着威胁和辱骂的话语,而是那些教会领袖,他们培养出了温和、友好、虔诚的举止,但却在与时俱进的幌子下,除掉信仰的根基。

任何基督徒都不应该想象异端总是显而易见的,也不该想象每一个散布有害神学的人士都会以明白和诚实的方式阐述他的目标。敌人更喜欢悄悄地播撒稗子,原因是显然的。因此,圣经明确警告我们,要防备那些偷偷潜入教会的假教师(犹4),和那些披着羊皮混进羊群的狼(太7:15),以及装成光明天使的撒旦的差役(林后11:13-15)。

神学自由主义特别依赖于隐秘的攻势。一个灵性健康的教会一般不容易受到傲慢的怀疑主义的影响,这种怀疑主义正是自由派拒绝圣经的权威性的基础。因此,自由主义必须隐蔽地扎根,逐渐地获得力量和影响。整个自由派目标的成败取决于耐心的公关活动 ( public-relations cam­paign )。

这正是新自由派如何在当代福音派运动中获得立足点。考虑一下福音派在短短几十年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传统的福音派

历史上的福音派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对圣经的启示和权威的忠诚。另一个是坚信福音信息是清楚的和不可妥协的。

具体而言,福音派对福音的理解是宣告基督为拯救罪人、救赎在亚当里堕落的人所成就的工作,并将信徒带入祂永恒的国度。福音并不是命令罪人拯救自己、救赎人类、恢复人的尊严、维护文化的多元性、保护环境、消除贫困、为自己建立一个王国,或捍卫任何当下可能流行的 “救赎 “的社会性的概念。事实上,福音明确教导我们,罪人唯独因信基督才能被称义,而且唯独藉着祂恩典的工作,而不是靠他们为自己赚取任何的功德。

新教改革澄清并阐明了这两项原则: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和唯独信心(sola fide)。事实上,它们有时被称为宗教改革的正式原则( formal principles)和实质原则( material principles)。但它们并不是某个人在十六世纪凭空想象出来的新奇说法。它们是而且一直是符合圣经的基督教的基本原则。在教会历史的长河中,这些真理经常被蒙蔽和混淆,或与不良的教导混杂在一起(有时甚至被淹没)。然而,自基督和使徒的时代以来,这些真理从未被彻底消声灭迹。事实上,它们是新约教义的支柱。

历史上的福音派强调和看重这一事实。从宗教改革的黎明到二十世纪中期,很少有福音派人士想要质疑圣经或修改福音。

当代的福音派

然而,随着“体贴寻找者运动”(seeker-sensitive movement)的出现,福音派开始受到一种新的企业家领袖的影响,他们出于忽视而把这些核心教义边缘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公然否认基本的圣经真理;但除了他们自己的方法之外,他们也没有大力地强调或捍卫其他的东西。

其结果是可以预见的:教会现在充满了以前没来教会的人,但他们仍然没有被教导,甚至可能还没归信。大量的在“体贴寻找者”的宗教的甜食中长大的孩子,现在已经成年,他们把福音派的标签与肤浅联系在一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无法告诉你福音派这个词的原意,而且他们拒绝接受任何残存的福音派界限或教义特征,这些是他们的父母可能还持守的。但当有用时,他们仍然称自己为福音派,而且许多人一直处于引人注目的运动的边缘,他们谴责教会与他们这一代人的步伐不一致。毕竟,这正是他们从父母那里学到的东西。

这是自由主义盛开的肥沃土壤,而这已经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福音派正在无所顾虑地追随一些推进新自由主义目标的潮流。除非剩余的、忠心的人开始认识并抵制新自由主义的策略,否则福音派教会和机构最终会屈从于蔓延的自由主义,就像一个世纪前大多数主流宗派那样。

福音派必须抵制的四大自由主义潮流

为了帮助你抵挡这种潮流,以下是当今新自由主义领导人正在培养和利用的四大潮流:

1. 他们热衷地追随世俗的思潮

神学自由主义者一直都是时代精神的勤奋学生。一个世纪前,他们被称为 “现代主义者”,因为后启蒙的价值观是他们用来推进自由主义目标的借口。他们坚持认为,如果教会拒绝与时俱进,基督教本身就会变得无关紧要。

自然地,”随着时代而改变 “意味着删减福音信息。有教养的现代思想不会接受圣经中的神迹和其他超自然元素。现代派坚持认为这没什么,因为无论如何,圣经信息的真正核心是道德和伦理内容。此外,他们说,实际的美德才是教会应该关注的东西。他们认为,传道人强调那些难懂的教义是全然愚蠢的,如上帝的愤怒、流血赎罪,特别是永远的惩罚,这些在现代的耳朵听起来是原始的、得罪人的。他们郑重地警告说,坚持这种信仰并拒绝适应现代的思想,教会将会失去下面的几代人,情况很紧急。

当然,他们是大错特错。接纳现代主义思想的教会和宗派严重衰落,有些甚至消失。而忠于福音派信仰的教会则充满活力。

如今,新自由派认为,基于后现代主义的挑战,教会需要进行彻底的革新。世界再次改变了它的观点,而自由派仍然抱怨教会落后,不协调,越来越无关紧要。然而,请注意:尽管新自由主义者的借口偏离了他们19世纪的同行所青睐的现代主义,但他们使用的论点和神学目标还是完全相同。后现代自由派不断挑战的教义正是现代派所拒绝的教义,尤其是上帝对罪恶的恨恶、惩罚、替代性赎罪、以及有关地狱的教义。

世界总是鄙视圣经真理的某些方面,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教会与世界保持协调是一个合理的目标,那么不时地审查和修改信息还可能是有意义的。但教会被禁止去迎合时代的精神,而福音之所以成为绊脚石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不能为了适应文化偏好或其他的世界观而被修改。相反,福音与它们对抗。

小心那些教会领袖,他们更担心的是时代性而不是教义的纯正性,更关心的是他们的方法而不是他们的信息,他们更多地被政治正确性所迷惑而不是被真理所吸引。教会被呼召不是去仿效世界,也不是要让基督教看起来很酷很讨人喜欢,而是要忠心地传扬福音,包括世界通常嘲笑的部分:罪、公义、和审判(参约16:8)。耶稣明确教导我们,如果我们对此项任务忠心,圣灵会使人心认罪,把信徒引向基督。

对时髦和时尚的渴望导致了目前新自由派另一种潮流的前进:

2. 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世人的赞赏

当然,有魅力并没有错。作为神的恩典和圣灵的果子的受益人,我们顾名思义应该有个人的魅力(参加5:19-23)。我们还应该在世界面前保持良好的见证。事实上,为了有资格成为长老, “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 “(提前3:7)

这当然是指一个人的品格:和蔼可亲,富有同情心,以及正直的声誉。这并不是为了讨好世俗的口味或赞同每一种世俗的时尚的对策。当我们为了得到世界的友情,需要削减真理的一角或在公义上妥协时,选择为基督受凌辱则是好得无比。没有一位神的真正的朋友会故意去寻求世界的友情(雅4:4)。

但自由派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不惜代价地执着于获得世界的认可和赞赏。

至少在四十年前,我们就见证了这种态度在福音派运动中的萌芽,尤其是在当代教会领袖中,他们根据周围居民的调查和民意测验来决定教会的风格和议程。

当教会为了被世俗认可而让步时,他们不可避免地让福音屈从于更流行的信息。起初,他们不一定会否认(或者甚至挑战)福音的核心真理,如哥林多前书15:3-4中概述的历史事实。但他们会缩减、修改、或增加信息的内容。这些增减通常会回应当下政治正确的东西,比如气候变化、世界饥饿、艾滋病危机,或其他什么。这些东西会被反复强调和谈论,而基督的死亡和复活的历史事实、福音教义的伟大主题、以及圣经本身的实际文本在很大程度上就会被忽视,或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任何教会如果在几年里不断地喂食这种食物,那么当有人更直接地攻击信仰时,他们将没有任何防御手段。这正是当今,替代性赎罪、唯独基督、圣经的权威性和无误性、以及其他基督教基要真理,在遭受到各种攻击时正在发生的情形。所有这些东西最初都被淡化了,为的是使教会的信息听起来更 “积极”些。现在,它们正受到全面的攻击。

这样的问题在恶化,在学术界里自由派渴望得到世俗的赞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带来了新自由派目标的另一个需要注意的特点:

3. 他们的 “信心 “带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

自由派把信心本身当作一个学术问题。他们的整个体系本质上是对单纯的、孩童般的信心的全盘否定。他们的世界观助长了学术上的傲慢,将人类的理性置于最高权威的位置,以藐视的姿态对待圣经,并对基督所祝福的那种信心表现出完全的轻视。

因此,自由派现在和将来都会着迷于学术界的名声。他们想要世界把他们当作学者和知识分子来尊重,无论他们得做出什么妥协,他们都想得到这样的尊重。他们有时为这一动机辩护,声称得到世俗学术界的认可对基督徒的见证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这是个不切实际的追求。这也是对圣经的清楚的教导的否定。信徒不可能既忠于圣经,又能获得这个时代的聪明人、文士、和辩论家的普遍赞扬。世人恨恶耶稣,祂清楚地说,祂忠心的门徒不要指望或寻求世人的称赞(约15:18;路6:22;参雅4:4)。保罗本人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他把这个世界的智慧写为是全然愚拙的:”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林前3:18-19)。

真正的基督教学术成就是关于诚信,而不是荣誉。自由派贪图后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自由派总是被那些时尚的、政治正确的观点所吸引,但他们却对基督教所有的难以理解的真理都有抵抗,首先是对圣经为自身所宣称的权威性的抵抗。

要防备这种倾向。这里还有一个:

4. 他们藐视教义和圣经的准确性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悖论,但自由派在把信心当作一个学术问题的同时,更喜欢用一种几乎反智的、不可知论的方法来处理圣经中宣称的具体的真理。他们喜欢他们的教义朦胧和模糊。

在这个后现代时代,新自由派有一种娴熟的策略 ,那就是,当他们不喜欢某个特定的教义,但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否认的时候,他们就会巧妙地躲避。他们会声称,”圣经在这一点上太不明确。我们实在无法确定。顶级的学者对这一点有争议,我们有什么资格说得太肯定呢?”

因此,在不否认(或肯定)任何具体事情的情况下,甚至没有在学术上把正在讨论的问题当作不重要的问题而加以撇除,这个诡计就有效地把真理放在一边。这样,怀疑主义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而且不会招致怀疑主义者的任何恶评。

大量的后现代、新自由派的这种回避方式,培养了众多的教会成员把谨慎和准确地处理教义看为是不重要和可能造成分裂。如今,在福音派中,那些表露出对教义有所疑虑的人比新自由派更容易受到怀疑或藐视,因为自由派故意使圣经教义的研究看起来是如此的模糊、混乱、和有争议。

实际上,教会应该从圣经和教会历史中吸取教训,如果没有对纯正教义的共同认信,教会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合一与和睦。

结论

只要这四种潮流和其他类似的潮流继续在福音派运动中蓬勃发展,新自由主义逼近所带来的威胁就会很大。保守的福音派不应该变得麻木不仁,也不应该从新兴村(Emergent Village) 和后现代基督教自由派的明显崩溃得到太多安慰。即使新兴村最终完全放弃了那个幽灵,该运动中的许多领军人物和流行思想也会简单地融入到主流福音派里,而主流福音派正变得越来越不像主流,也越来越不像福音派。

我们必须注意历史的教训,坚守圣经的真理,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需要去积极地反对这些新自由派的影响。

— 译自《The Neo-Liberal Stealth Offensive》,原文发表在9标志网站,如下图所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