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改革宗牧师”的罪恶:以做假见证和毁谤维护“绝对真理”的胡才飞、吴卫真

作者:小草

前不久,发现林格尼尔公号从我的博客里转发了一些我翻译的史普罗(R C Sproul)的文章,这完全是他们自己的行为,我没有任何的参与,我也不反对他们的转发,能让更多人读到自己所翻译的,是我觉得高兴的事。2022年6月30日,发现他们转发了我2020年5月翻译的这篇文章:《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当时我还转到我的微信朋友圈,同时写到,“不知道那些把婴儿洗礼当绝对真理的人会有什么感受?”见下面截图:

那时我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以为最多就是让他们看了心里感觉不舒服而已,还能怎么样?没想到很快的就因此引发了一些人对我的诬蔑和毁谤,特别是“改革宗牧师”的胡才飞(微信名:胡牧)和吴卫真,他们用文字对我进行攻击和毁谤,这些文字传到了我的手上,让我再次见证了他们这些人赤裸裸的罪恶和丑陋!

下面就是胡才飞(胡牧)和吴卫真攻击和毁谤我的文字截图,这些文字正是他们的罪证:

吴卫真先是引了胡才飞(胡牧)评论我这篇译文的一段文字,胡才飞说我,“扭曲了史普罗的意思和立场,是一种做假见证陷害人的诡诈。” 首先,我文章的标题采用的是史普罗自己的话,这叫什么迷惑人?其次,凭什么说我扭曲史普罗的意思和立场?证据呢?史普罗的原文标题和链接我清清楚楚地附在译文之后,任谁都可以自己去查证的。

要指控我歪曲原文的话,那就得给出具体的证据出来,可给得出来吗?如此无凭无据地诬蔑我歪曲作者的原意,这是赤裸裸的毁谤罪!更为恶劣的是,胡才飞还进一步说我是 “做假见证陷害人的诡诈” 。请问,我假在哪里?我又陷害了谁?我诚诚实实地照原文翻译,这叫什么诡诈?凭空给我定下如此的罪名,真正做假见证、陷害人、和诡诈的不正是胡才飞吗?如此恶劣的人,还好意思带个牧衔在网上招摇!

事实上,胡才飞、吴卫真、何奇伟他们这些极端分子与史普罗本来就不是一个立场的,史普罗一直是反对婴儿洗礼的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亲密的盟友,这都是关注他们的基督徒所众所周知的事。既然与史普罗不一致,还怕人家知道,真是虚谎得可笑!他们怕人家知道真相,怕人家知道史普罗真实的立场和观点,就靠毁谤和诬蔑我,靠去林格尼尔公号里闹,以致公号把文章删掉。以如此恶劣的手段来掩盖真相和做假见证陷害我,这还像是基督徒吗?还像是在乎真理的人吗?

吴卫真在转发胡才飞的恶言恶语之上,再添油加醋,说我,“在翻译的时候,故意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请问吴卫真,你自己看得懂英文原文吗?你要是看得懂的话,请出示下你“准确的翻译”,然后对比下,证明我在哪里断章取义?哪里歪曲事实?只要你证明得了,我一定公开道歉和纠正错误,这是我的承诺!如果你自己根本就看不懂原文,你对我的这一番论断,不正是赤裸裸的恶言恶行吗?你这还像个牧师吗?简直是比有点良知和有些学识修养的外邦人还不如!

至今我已翻译了上百篇神学文章,我不敢保证处处都准确,因为我并不是专业翻译人士,但我是尽自己的所能,认真地翻译,尽量贴近原意,基本上都是直译。任何人发现我翻得不准确,或翻错了的话,只要具体、清楚地指出,我一定修改。如果是严重的错误,以致误导了别人或产生不良的后果,我可以公开道歉和纠正。我翻译的文章当然是经过我的挑选,是我认为好的,值得分享的,我不赞同的,我就不去翻译了。我有何必要在翻译时去歪曲原文呢?我何必费劲去做不诚实的事以致得罪神呢?我不喜欢的、不同意的文章,我根本就不会想去翻译出来。

一篇我翻译的史普罗的文章被林格尼尔公号转发,让我再次见证了华人“改革宗牧师”赤裸裸的罪恶:以做假见证和毁谤来维护他们的“婴儿洗礼是绝对真理”。他们的“绝对真理”竟然需要用如此罪恶的方式来维护,这是何等的讽刺和可笑!

经上说,“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的家里;说谎话的,必不能在我眼前坚立。”(诗101:7)“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 (约一2:4)

后注:吴卫真和胡才飞都是与何奇伟混在一起的改革宗极端分子,他们才不是真的会在乎做假见证和撒谎,而是他们自己这一伙就是惯于撒谎和毁谤。何奇伟公然赤裸裸撒谎的罪恶可参看这篇文章:《美国改革宗与浸信会的密切合作证明何奇伟是赤裸裸的撒谎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