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没有基督的基督教》的前言来自假师傅魏利蒙

作者:小草

麦克.霍顿(Michael Horton)2008年出版的《没有基督的基督教》在2014年(还是 2015年?)被译成中文版,声称这是一本旨在指出美国教会究竟是在哪里出了问题。他认为问题是,教会所传讲的信息不是以基督和以基督为中心的福音。当然,美国教会有很多问题,岂止是美国,当今全球各地的有形教会都是问题重重,异端和假师傅泛滥。很多著名的牧师和神学家是自由派和异端人士,平时站教会讲台的很多也是一些假师傅或妥协分子,还能指望这些人传讲纯正的真道吗?所以,根本的问题乃是假师傅在传假福音。

圣经教导我们要分辩真假师傅,远离假师傅,而不是去纠正假师傅的信息。最为讽刺的是,给霍顿这本书写前言的威廉.魏利蒙(William Willimon)是卫理公会里的自由派人士。这本书要是纯正的、传统的改革宗的立场的话,那最为欣赏和乐于大力推荐的人也应该是改革宗的人士,而不该是卫理公会的人,更不该是自由派的人士。

在我的《麦克.霍顿的神学立场:改革宗?路德宗?反律主义?》一文里,已经论证了霍顿的《没有基督的基督教》一书里的一些言论是背离圣经真理的。此文并不打算再谈论他的这本书,而是要说说,这位威廉.魏利蒙究竟是位什么样的人?霍顿请他写前言说明了什么?

下图是截自麦种对《没有基督的基督教》的介绍里的魏利蒙所写的前言的一小部分:

魏利蒙是美国杜克大学的神学院的教授,美国大学里自由派是占主流,世俗大学里的神学院就更是自由派的神学。魏利蒙在他个人的网站上称赞和转发了卫理公会的主教 Ken Carder 2018年发表的《Why I changed my mind about homosexuality and the church》(为什么我改变了对同性恋和教会的看法),Ken Carder曾是杜克大学的神学院的教授。Ken Carder 在这篇文章里要表示的意思是,一个人可以同时是敬虔的基督徒也可以是LGBTQ。Ken Carder 说,“Some are people in same-sex marriages who are committed Christians and faithful to the church, faithful to one another, and faithful to Christ, and who possess “the gifts of the Spirit.” (意思是:有些在同性婚姻里的人,他们是委身的基督徒,忠心于教会,彼此相互忠心,并对基督忠心,他们拥有圣灵的恩赐。)

魏利蒙也是赞同和欣赏这种立场和观点的,所以他们都是属于卫理公会里的自由派。下图截自魏利蒙的个人网站,是他对Ken Carder 的LGBTQ立场的赞同和推荐语:

其实,在自由派的神学院里是自由派,这一点都不奇怪,也没什么特别的。但魏利蒙的特别之处是,他简直就是卡尔.巴特(Karl Barth)在当代的喉舌。2006年,魏利蒙出版了一本书,叫着《Conversations with Barth on Preaching 》(与巴特谈讲道),截图如下:

魏利蒙是位深受巴特影响的多产的作者。他对巴特的评价非常的高,这本书是他多年研究巴特的产物,旨在向读者介绍巴特的思想。2015年,魏利蒙又出版了一本书,叫着《How Odd of God: Chosen for the Curious Vocation of Preaching》(何等奇异的上帝),书介截图如下:

据介绍,《何等奇异的上帝》是魏利蒙阅读巴特的拣选教义(Barth’s doctrine of election)的产物,书里第二章为《Karl Barth and Election》(卡尔.巴特和拣选),是在宣传巴特的拣选论。下面是作者在书里说的一小段话:

魏利蒙在上面这段话的大意是:“现代北美的传道人沉溺于“宗教的主观主义”里,在改革宗的教会里,“上帝的主权”只是在谈论遥远的神的能力。我们备受吹嘘的现代“自由”和人的主自性,让我们在假神的奴役中自我安慰。这是最好的时候来接触巴特的拣选教义。

魏利蒙对美国当代教会的现状不满,无论是阿民念,还是改革宗,他都觉得有主观主义的问题。他在书里对改革宗的拣选教义给予了批判。但他是站在巴特的立场和观点上来批判改革宗和路德宗的拣选教义。巴特的拣选论与教会传统所说的神对选民的拣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巴特的拣选论里,基督既是拣选的主体也是被拣选的客体。这样的拣选论就回避了有人会被遗弃以致灭亡,也就导致了普救论的结果。

巴特是普救论主义者,具体的论证可参阅《评析卡尔.巴特的《与祂同在的罪犯》:明确的普救论异端》,接受和推崇巴特的拣选论的魏利蒙也是普救论主义者。魏利蒙在他2021年出版的《God Turned Toward Us》一书里明确地表明了他的普救论观点。他说,“一旦耶稣能呼召像你这样的罪人,那就很难不是个普救论者。” 是否所有的人都得救?他认为我们不该去猜测这个问题。他的这段话截图如下:

虽然巴特和魏利蒙也引用圣经来谈论拣选,但他们的拣选论根本就不是圣经所说的神对选民的拣选,而是巴特自己辩证神学的产物而已,是与圣经真理不相符合的,而副产品就是普救论异端。

现在来看霍顿与魏利蒙的一些相似之处。霍顿对福音的定义也是不包含主观的部分,只是强调神所做成的客观的事实,这不仅不符合圣经,也不符合正统的改革宗对福音的定义。霍顿坚持认为,传福音就是传讲神所成就的救恩的客观事实,与个人是没有关系的,以致“活出福音”这种完全符合圣经的教导,都遭到霍顿的批判和拒绝,具体的可参阅《麦克.霍顿的神学立场:改革宗?路德宗?反律主义?

霍顿对巴特的拣选论也是极其的赞同和欣赏,甚至认为巴特的拣选论是改革宗的神恩独作的捍卫者,霍顿说,

无论我们如何看待巴特朝向普救论的 ‘乐观’ 倾向,这种倾向都是基于他对上帝拣选和恩典的认识,并且以基督为唯一基础。换言之,与美国福音派中一直蓬勃发展的神人合作(synergistic)的救赎论相比,宗教改革的神恩独作(monergism)有巴特作为其勇敢的捍卫者。”(引自《为何改革宗的麦克.霍顿欣赏和感激新正统异端卡尔.巴特?》)

接受和宣扬巴特的拣选论的魏利蒙捍卫了改革宗的拣选论和救恩论了吗?根本就没有!他还反过来批判改革宗的拣选教义,他不只是普救论主义者,还是个自由主义者,这就是继承巴特的神学和拣选论的结果。

魏利蒙是长期的、大张旗鼓地四处宣扬巴特神学的自由派人士,身在改革宗神学院的霍顿,虽然也不掩饰他对巴特的欣赏和赞同,但谁又知道他已被巴特的异端学说影响到了什么程度呢?多年前他的《没有基督的基督教》就获得魏利蒙的赞赏和推荐,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首先,正统信仰的作者是绝对不会去找个自由派的人士来推荐自己的书。其次,除非是搞不清状况或者本身就是自由派人士,否则自由派人士推荐的书,基督徒最好就不要看了。因为,一般来说,自由派人士推荐的书,也就是合符自由派的立场和喜好,相当于是在向自己阵营里的人推荐。

无论如何,自由派本质上是不信派,根本就不是基督教。经上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 (林后6:14 – 15)谁能解释,霍顿写的书怎么就能和自由派的人士有相通之处了呢?信仰纯正的作者会去找假师傅来推荐自己的书吗?

总之,霍顿是利用假师傅来推荐和推销他的《没有基督的基督教》这本书,以其说他这本书是在指出基督教的问题,还不如说他这本书本身就是基督教里假师傅泛滥的证明,而且假的还装得好像比别人还真和正确似的。

霍顿《没有基督的基督教》的前言来自假师傅魏利蒙”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