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的律法与福音的区分范式是反律主义滋生的温床

作者:小草

youtube上有个麦克.霍顿在2011年发表的视频:《What is the Gospel?》(什么是福音?),视频截图如下:

在霍顿的这个视频里,他给出了律法和福音的定义和区别,他说,

从创世纪到启示录,福音是上帝应许一位儿子,祂将伤蛇的头,赦免祂的百姓的罪,使他们从死里复活,并赐给他们永生,这完全是因着基督的缘故和祂的恩典。

福音从来不是告诉我们要做的,福音是告诉我们已经做成的。。。实际上,我们需要做的是对律法而言,但对福音,我们不能做什么。。。律法是好的,遵行神的命令绝对是重要的。但这不是好消息,不是福音。如果我们混淆了这两者,我们会使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自己的救主。

从霍顿所说的,不只是看到他对福音的定义,也看到他是把律法和福音绝对的对立起来,他这是完全采用了路德宗的做法,也可以说,他这种律法和福音截然的对立是源自路德,这也导致了路德把雅各书当作是“稻草书信”,可参阅《律法与福音:为何路德把雅各书当“稻草书信”?(FOORD,小草译)

霍顿这样的定义福音,是完全不符合圣经的,这已被美国长老会牧师 Ramsey 撰文指证了(具体的可参阅《律法与福音:为何霍顿对福音的定义不符合圣经?(RAMSEY, 小草译)》)

霍顿和路德宗这种严格对立律法和福音的范式,在改革宗里是被批判和不被接受的,可参阅《律法与福音:路德宗与改革宗的差别(桌边谈月刊)》。按照改革宗的传统,只是在关乎称义的问题上必须严格区分律法和福音,而不是在所有的方面都能做或该做这样的区分,特别是在成圣的问题上,律法和福音已不再是对立的了。

圣经里有很多的经文,既不是命令我们要做什么,也不属于神的应许或神已做成的,那么对于这类经文,硬要归于律法或福音,就成了个没有共识的难题。在 Phil Johnson 牧师的博客上,2011年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是Frank Turk,文章题目为《Open Letter to Michael Horton 》(给麦克.霍顿的公开信)。Frank 是霍顿的白马客栈(White Horse Inn)节目的收听者。在这篇文章里,作者Frank指出,霍顿把律法和福音的区别搞过头了,把人类与神之间的互动都归于要么是命令性的,要么是陈述性的,而忽略了信徒生命里有些是属于主观情感方面的,是人心甘情愿顺服神的命令,而不是对外来的命令和权威的屈服。

实际上,既使是在旧约时代,律法与福音的区别也并不总是对立的。比如,神给以色列人设立的礼仪律,从表面上看,当然可以说是律法,是神命令以色列人要做的事。但这些律法却是在预表和指向基督,是在应许那将要来的神的羔羊,这对于旧约的人来说,这也是福音。所以,旧约的礼仪律里包含了福音,根本就无法把礼仪律和福音对立起来。

在新约时代,也有很多神的命令,但这些命令却难以归为律法。比如,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太7:21)主耶稣说的这句话,究竟是福音还是律法呢?耶稣命令人要遵行天父的旨意,表面看起来,这是律法。但是,如果把这当作律法,那主耶稣岂不是在教导靠行律法得救了吗?岂不成了律法主义了吗?所以,把这归于律法是行不通的。但如果要归于福音,那岂不是把神的命令归于福音了吗?这又不符合律法/福音区分的定义。

经上说,“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罗3:20)“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罗3:28)“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2:8)所以,在罪人称义的问题上,律法与恩典是有区别的,是不能混淆的。罪人得救完全是因着神的恩典藉着人的信,而不是因行律法。

但是,律法和福音,或律法和恩典,在称义问题上的绝对区分,并不能就推广到所有的经文,也不能推广到基督徒属灵生命成长过程的方方面面。当一个人重生得救后,神把律法写在人的心里。“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希8:10)这是神的应许和所成就的,是福音,但这个福音里包含了律法,也就是,把神的律法放在了神的百姓的心上。这样,律法和福音就不再对立,既是神做成的,也是要人遵行神的律法。

美国费城西敏神学院的老教授伽芬(Gaffin Jr, Richard B)在他的《By Faith, Not by Sight: Paul and the Order of Salvation》一书里谈到律法与福音的对立问题,他说,

福音最终是在信徒的生活中消除律法与福音的绝对的对立。怎么会呢?简而言之,在福音和基督的外面,律法是我的敌人,并定我的罪。为什么?因为上帝是我的敌人,并定我的罪。但因着福音,在基督里,因信与祂联合,律法就不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朋友。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上帝不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朋友。道德核心里的律法是祂的旨意,反映了祂的位格属性和祂所永远关切的,以及祂所喜悦的,如今在我与上帝的团契中,律法成了我生命里友善的引导。”(引译自《Law and Gospel》)

改革宗神学家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也有很类似的观点,在他的《Devoted To God:Blueprints For Santification》一书里,在谈到律法在信徒的成圣时的功用时,他说,

圣灵把神的律法写在那些属于神的人的心上,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与神的话和谐地在我们里面共存。我们对神的命令的回应揭示了我们对神的儿子的回应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律法和爱常常被假定是对立的,爱的使徒约翰却一再地提到主所教导的,’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14:15)” (引译自第183页 – 184页)

霍顿把律法与福音的区分推行到了一个很极端的地步,认为圣经里神的话就只有两类,要么律法,要么福音,而且这两者还是完全对立的,律法里没有福音,福音里没有律法。但神学家伯克富(Louis Berkhof)说,

“连摩西的律法也不缺乏应许,而福音也包含了某些要求。他们清楚地看到,当人被引入恩典之约时,人不是完全被动的,而是蒙召要主动地接受圣约和圣约的一切特权,尽管是神在人心里动工,赐给人满足这些要求的能力。人所支取的应许,必然会将一些责任强加在人身上,而在这些责任中,包括人有顺服神的律法作为生命原则的义务。” (引自《神的圣言中的律法与福音(伯克富)》)

所以,霍顿这种全面强调和主张律法与福音的严格区分和尖锐的对立是极其错误的,忽视了在旧约的律法里也有福音,也无视在福音里也有命令,更是没看到在信徒的心里,律法与福音根本就不再对立,律法成了信徒所喜爱和乐于遵从的。所以诗人说,“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119:97)“我要在你的命令中自乐,这命令素来是我所爱的。我又要遵行你的命令,这命令素来是我所爱的,我也要思想你的律例。” (诗119:47-48)“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诗1:2)

霍顿这种把律法和福音完全对立起来的主张,为当今的反律主义异端提供了一个滋生的温床。而且霍顿本人不仅推荐和支持反律主义者图连.查維金(Tullian Tchividjian )(详见《麦克.霍顿是反律主义者的拥护者、推荐者、和首席师傅!》),他自己也有反律主义的倾向(详见《麦克.霍顿的神学立场:改革宗?路德宗?反律主义?》)

霍顿是改革宗人士吗?至少他对福音的定义,以及他对律法和福音的区分方式,根本就不是改革宗的立场,而是路德宗的。事实上,他是改革宗和路德宗的混杂,同时他还很欣赏和推崇巴特这位新正统的异端,可参阅《错谬和危险的麦克.霍顿:竟然赞赏和推崇不信圣经的异端卡尔.巴特》。据于上面这些事实,当今那些吹捧霍顿是正统的改革宗神学家的,纯属就是在撒谎,或者是自欺欺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